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平面媒體大限倒數計時

2013-08-22
作者: 黃哲斌

《華盛頓郵報》和《波士頓環球報》最近都易主。它們都指向一件事,紙張媒體的生命時鐘滴答計時,悲壯地表演數位時代的胡迪尼逃脫術,萬一無法逃脫,只能賣掉或關門。

好,大家都知道,他不只是書店老闆,而是「地球表面最大書店」亞馬遜的老闆,也是身價新台幣八千四百億元的科技富豪貝佐斯,他花了不到百分之一的財產,買下一份一三六年歷史,具有高度聲望的紙本媒體《華盛頓郵報》。

 

幾乎同一時間,《紐約時報》賣掉比《華盛頓郵報》老五歲的《波士頓環球報》,買家是波士頓紅襪隊老闆。一九九三年,用十一億美元買下,如今以七千萬美元賠售,僅是購入價的六.四%,可見脫手心切。

 

美國《新聞周刊》在三年前遭《華盛頓郵報》出售、停印紙本後,最近再度易主,賣給財經網路新聞集團《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將進一步網路化並整合。

 

它們都指向一件事,紙張媒體的生命時鐘滴答計時,悲壯地表演數位時代的胡迪尼逃脫術,萬一無法逃脫,只能賣掉或關門。值得注意的是,貝佐斯之前曾受訪表示,「報紙二十年後會消失」,他若非刻意高估,就是誤解情勢。作為主流市場商品,平面報紙大約還有五年到十年的光景,之後若非完全數位化,就是脫手整併。

 

廣告急遽萎縮 閱讀市場位移

 

原因之一,正如我在元月專欄提到的,報紙廣告的急遽萎縮,二○○五年至今,美國從每年五百億美元,直線下降到去年不足兩百億美元,蒸發逾六成,速度驚人。

 

作為美國龍頭報之一,《華盛頓郵報》仍不得不易主求生。據報導,《華郵》發行量從○二年的七六.九萬份,一二年剩下四七.二萬份,同期營收下滑三一%,僅餘五.八二億美元,年盈餘逾一億美元,紅翻黑變成虧損五千三百萬美元,裁員、更換編輯高層,都無法踩住煞車。

 

第二個原因是新聞閱讀市場的位移。美國調研機構eMarketer剛發布的調查,一○年,全美閱聽人平均每天花半小時看報紙,今年只剩下十八分鐘;三年前,人均花在電腦、手機、平板等數位媒體是三小時十四分,今年攀升為五小時九分鐘,甚至超過電視。值得注意的是,光是數位行動裝置,三年前,美國人每天只花二十四分鐘,今天預估成長五倍,每人每天花二小時二十四分鐘充當「低頭族」。無論是廣告市場或閱聽習慣,板塊位移來得又急又猛。

 

當然,報業仍有零星好消息,《紐約時報》財報八月初出爐,過去一整年度,該報營收約二十億美元,其中數位廣告占兩億美元,數位發行占一.六億美元。Business Insider樂觀預估,《紐時》明年度的數位營收可達四億美元,對照該報編輯室開支一.三億元、技術及經管部門預算約兩億元,假設完全不印紙本,仍有約七千萬美元盈餘,《紐時》或許能成為一家「光靠網路營收,就能支持高品質新聞」的轉型媒體。

 

報紙電視失寵 網路漸成主流

 

若以此印證未來媒體的趨勢,那就是:

 

一、新聞圈的「適者生存」法則,未來五年將愈來愈劇烈,愈來愈赤裸,少數像《紐約時報》的積極布局者,或許能存活下來,並順利轉型;但大多數大型報紙,無法捱過冰河期,不只易主,而是倒閉。

 

二、同樣的板塊位移,也在台灣發生,五年後,目前四家主要報紙,只會剩下兩到三家,淘汰者若非完全消失,就是變得無足輕重。電視新聞面對的數位閱聽挑戰,也已逐漸浮現,現有七家有線新聞頻道(含已上架的壹電視),至少有兩到三家退出市場,但可能有新競爭者加入。

 

三、網路的媒體生態圈將在三到五年內重新搶位。報紙或電視轉型的網路媒體,營收壓力最大、競爭最激烈。雜誌規模的網路媒體會是主流,加上分眾化性格,較接近網路社群媒體的經營特性,較能健康存活。

 

四、強調個人品牌的獨立媒體或獨立記者,將填補大型綜合性媒體消亡後,遺留的議題空缺;新聞機構與獨立工作者合作採訪報導,會愈來愈普遍,新聞不再以每天或每小時為單位,而是以「每一則」為單位。

 

五、由於媒體規模普遍輕薄扁平化,傳統機構型的採訪組織,日顯沉重落伍,未來媒體組織將走向議題式、跨界式分工,具備跨議題整合及多媒體作業能力的報導者,將具有生存優勢。

 

昔日榮光的老牌報紙,成為電子商務大亨購物車裡的新品項,沒有任何媒體交易,比這起更具有象徵性,以及反諷性。貝佐斯面對的挑戰,不是東岸到西岸的物理距離,而是類比到數位的閱讀鴻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