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何魯斯

《財訊》專欄作家

投資人必看!氣候高峰會對金融市場的四大衝擊

2021-05-11
作者: 何魯斯

▲國際氣候高峰會準備在2021年11月再度召開,檢討2016年由全球171個國家簽訂的巴黎氣候公約,世界各國執行的成果究竟如何。(圖/達志)

國際氣候高峰會準備在2021年11月再度召開,檢討2016年由全球171個國家簽訂的巴黎氣候公約,世界各國執行的成果究竟如何。在追究排碳對市場的衝擊前,有三個名詞要先熟悉:碳達峰(peak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以及碳揭露(carbon disclosure)。

碳達峰,指的是一個國家排碳量到頂的時間;目前中國排碳量世界最多,2019年達101.7億噸,承諾2030年會達到頂峰,目前持續成長中。相對而言,俄羅斯在1990年排碳25.3億噸就已達到頂峰,此後只有當年的六成多;英國1991年排碳6.09噸,此後也降了四成多;歐盟27國在2006年排碳27.7億噸見頂,此後下滑,美國則在2007年排碳量見頂,此後下滑至中國的一半水準,2019年排碳52.8億噸。印度仍在上升中,2019年排碳26.2億噸,大約是中國的四分之一。合計中國、美國、歐盟與印度的排碳量佔全球的六成,中國獨佔一半。

碳中和,一個國家所排出的二氧化碳,將由各種節能減碳的方式來吸收或抵消;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多設定在2050年達到碳中和的目標,少數的國家如:奧地利、芬蘭、冰島、烏拉圭達到碳中和的目標時間提早到2040年左右,中國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排碳國則決定延至2060年達到碳中和,是主要經濟體以及全球倒數。光光這點,2021年的氣候高峰會的審判焦點,除了中國,應該沒有其他人。

節能減碳無法回頭 拜登加大力道

每個國家排碳量的如何計算?是否涉及到造假與虛報?這牽涉到碳揭露的機制。首先,成立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工作小組(TCFD, 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這個工作組在2015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期間成立,它的任務是擬定自願性且一致的氣候相關財務資訊揭露建議,以幫助利害關係人瞭解重大風險。那時的氣候任務負責人是當時的國務卿、現在的美國總統氣候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

再來,成立前面所說碳揭露專案的非營利機構,以監督所有金融機構,並以問卷的方式促使各大企業進行節能減碳的計劃,利用多個機制追蹤企業節能減碳計劃的進度,各個企業的節能減碳成效現在被資本市場的投資准入機制綁在一起,各企業如果造假虛報,可能會被金融市場全面抵制。

在節能減碳確定無法走回頭路後,我們又確定一件事,美國拜登政府準備實施大規模基礎建設計劃,它的規模可能高達三兆美元,希望藉此加碼美國節能減碳的幅度;華爾街日報報導,拜登政府準備大規模補助電動車、推動聯邦政府採用清潔能源,要讓2030年排碳量較2005年的水準降低一半,這個目標是歐巴馬時代的兩倍。

不過,絕大多數國家的節能減碳進度是落後的,如果不增加進度,2050年大部分的國家是沒有辦法達到碳中和的目標,若要達到目標,美國必須在2030年提高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目標為57%至63%,光光目前減半的做法其實還敢不上進度。這意謂著2021年底的氣候高峰會,在道德正確的氣候政治運作下,很多國家節能減碳的幅度勢必被迫加碼。這至少有四個嚴重影響。

節能減碳加碼下的四個影響

首先,石化能源的開採投資可能被迫進一步下降,因為這會增加排碳;如果全體人類下半年從疫情走出來,石化能源的新投資卻因為排碳量的增加而被壓制,那麼油價的持續上漲可能會是結果,在這之中,石油公司的生產成本可能會上升的比油價上漲的速度快,換言之,同樣的資金拿去投資石油的回報,可能好於投資石油股。

第二,多個新興市場很可能因為排碳量無法快速下降,而遭到已開發國家的金融制裁,或者被迫買入高昂的排碳許可權作為排碳許可,這很可能打擊新興市場的經濟以及金融市場。過往油價上漲帶動新興市場的歷史現象,這次也許會不一樣。

第三,排碳權交易對於第三級產業(服務業)為主的已開發國家影響有限,但是對於急需發展第一級產業(農業)與第二級產業(工業)的新興市場國家非常不利。隨之引發的通貨膨脹可能促使資金全面從新興市場回流美國,在這之中,多次拒絕調高排碳額度的中國,四月中給美國氣候特使在上海吃了排頭後,年底的高峰會很可能是已開發國家聯合抵制中國的審判台,屆時中國的經濟與金融市場應該都會有很大的壓力,由於碳揭露的機制,中國可能被迫擴大對綠色能源的補貼以回應全球的要求,這對債務負擔極高的中國是另一波巨大的壓力。

最後,排碳權的交易需求,可能會在高峰會後被進一步凸顯,如果減碳目標高於市場預期,那麼透過金融市場的機制,買賣排碳權,市場規模很可能快速增加。在此同時,區塊鏈的發展,又能促使排碳權縮短被認定的程序,並且更容易交易,多家金融機構已經緊急成立排碳權的交易室,如果真的往這個方向發展,那麼每單位排碳權的價格將可能因為排碳總量的被縮減而水漲船高,到時候資產規模還不大的各檔排碳權ETF,像是KraneShares Global Carbon ETF(KRBN US),很可能會有超乎預期的發展。

回頭整理結論,限制排碳對於國際金融市場的影響是:看好油價但不看好石油股;看好已開發國家勝於新興市場;中國市場需要更保守;排碳權價格則有大幅上漲的可能,這些都值得進一步留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