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廖康樾

歷任金融與電商業界高階主管,大學講師,藝術產業顧問,收藏資歷超過20年。

廖康樾:怎樣看待NFT創作

2021-05-11
作者: 廖康樾

▲今年佳士得拍出6935萬美元的NFT創作,圖為Beeple的最新作品《Everydays - The First 5000 Days》。(圖/取自佳士得官網)

自從今年佳士得拍出6935萬美元的NFT創作在市場炸鍋以來,業界相關的討論大抵可分為三種方向:

1 視NFT創作僅是虛擬貨幣玩家的戰場

這種論點偏向把NFT看做金錢遊戲的時髦標的,斷言NFT創作是稚嫩拙劣的。只要虛擬貨幣炒作退燒,或者政府介入規範,則NFT市場將歸於沉寂。

這種論調犯了兩個基本謬誤:有炒作就可以否定整個市場,工具,以及參與者嗎?炒房眾多,你會因而否定營建業,銀行,購屋族的存在價值嗎?其次,嘲笑NFT藝術大多是拙劣的類動漫風與電玩風,這幾年關注收藏網路與數位藝術的我只能說:“你實在看太少了!“況且,近期多名天王級藝術家(如Damien Hirst)投入NFT創作,NFT藝術的深度怎會不進一步提升呢?

2 視NFT為創作的工具

美國名藝評家Jerry Saltz與重量級藝術家Kenny Scharf合作把自己的Instagram改製成NFT藝術作品公開拍賣時就聲明:“NFT是工具,藝術家不會拒絕利用工具;NFT是材料,藝術家會使用材料“事實證明:NFT不只是數位藝術的一種工具,也的確能據以開發無限可能的動態創作以外,其應用已經超出視覺藝術,向音樂,電影,文學等領域延伸--周興哲不就即將推出NFT音樂專輯嗎?

作為創作工具,NFT的一大優勢,就在其結合區塊鏈的足跡不可磨滅性。當今挪用,引用,繼而改造,再製,反諷(Parody)已不限於高端視覺藝術界,舉凡音樂界,設計界,學術界,乃至於網紅群都是家常便飯了。但也因此稍不慎就誤觸地雷,難以收拾。NFT的這種特點反倒提供了迅速的解決方案。

NFT在網際網路“去中心化“的全球脈絡下出生,相當有可能長成顛覆現行體制的虛實結合樣態。這就誕生出第三種探討方向。

3 NFT是重組19世紀以降藝術市場乃至智財權運行的先鋒旗手

數位藝術與網路藝術發展到現在都超過了30年,在主流藝壇眼裡始終是冷宮冷灶。忽然市場大熱,好似“抬入上三旗,移居儲秀宮“創作與收藏領域欣欣向榮理所當然。NFT的“非同質性“特點,使得創作者掌握訂價權以外,現行交易實務通常設計成“原始創作者可以自每次的次級市場成交金額分潤“因為區塊鏈交易流程的可溯源與不可竄改性,NFT原創者除了能自“周轉價格“與“流量“同時獲益,也能突破串流下載受制於平台的困擾。而現行的NFT平台也儘量淡化傳統畫廊或拍賣公司的角色,給予創作者最大的自由來呈現,拆分作品,而刊布時不需要一個中心化機構的賦權,僅依賴網路區塊鏈即可生成一個智慧型合約,供人依需要選購取用,進而提高創作與鑒藏的開放性。網路的去中心化以及數位編碼的無差別性,使得任何形式的創作更容易問世和傳播,其原創性與稀有性也獲得保障。我認為這可以解決班雅明(Walter Benjamin)在“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裡提出的兩難:在利用機械大量(被)再現時,保持了原作的稀有性與靈光(Aura)這個特權。作品的創作,完成,推廣,傳播,流通,鑒藏的分工與流程都可能改寫。這對19世紀開始建立的創作的初級與次級市場結構與運作典範(Paradigm)將帶來怎樣的革命啊?這道曙光,非僅在歐洲開始被察覺探索,即如倡導“藝術戰鬥論“的村上隆,也在率領團隊進行全面的檢視。

一位投身網路藝術超過25年的法國學者Gregory Chatonsky與我討論NFT發展的前景時表示:儘管NFT可能帶來的經濟上或者市場性與產業鏈的變化仍然難以逆料,而諸如碳排,政府法規等帶來的挑戰也更不能迴避。但我們都同意:NFT這星星之火的潛在關鍵詞是“創作及其環境的自主性(Autonomy)與民主化”。它揭示的不受任何政治或市場權威操控的創作境界,甚至超越班雅明的想像。正如19世紀的歷史。藝術將再成為文明演化的象徵(Art is the symbol of this evolution)

(本文由「Kang-Ywe Lyau」授權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