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人物專訪》金仁寶集團創辦人長子 許介立蹲點20年 低調踏上接班路

2021-04-28
作者: 林苑卿

▲台灣區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副理事長許介立。(圖/潘重安攝)

4月20日,金仁寶集團旗下電源供應器子公司康舒科技公告,2021年股東會將進行董事改選;令外界好奇的是,任職董事長25年的許勝雄,並未列入董事候選人名單,而許勝雄長子許介立接掌康舒總經理已屆滿1年,因此康舒將邁入世代接班的風聲甚囂塵上。

隔日,面對外界詢問「若許介立順利接下康舒董座之後,下一步是否有機會在金仁寶集團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出席三三交流會的許勝雄首度鬆口:「許介立若真獲得支持當選康舒董事長,就要先把這個角色做好,成為值得信賴的領導人物,被肯定之後就有機會。」

世代交替 許勝雄首度鬆口

也在4月20日這天,行事風格低調的許介立,首次以台灣區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副理事長的身分接受《財訊》雙週刊專訪,暢談他對台灣製造業從南向製造到5G、低軌衛星等熱門應用的龐大商機。

這些議題,其實也與金仁寶集團今後的營運重心息息相關,從訪談中,身兼金仁寶集團旗下金寶、仁寶、康舒三大核心上市公司董事與總座的許介立,面對這些緊扣集團與台灣製造業生存的議題沉著應對,也讓外界看見這位話題人物的接班格局與視野。

「我們希望是母雞帶小雞,就是大型的OEM(原始設備製造商)與ODM(原始設計製造商),可以順勢帶著這些產業鏈,一起到東南亞去拓展;因為只有產業鏈整個起來,才有辦法在當地深耕。」這是許介立對電電公會會員廠商的喊話,但其實也是金仁寶集團的發展方向。

▲金寶前進泰國深耕長達32年,享有「東南亞王」的稱號。(圖/陳俊松攝)

金仁寶集團旗下東南亞製造代工龍頭金寶電子,早已以母雞帶小雞的模式,帶著台灣供應鏈廠商南向深耕,成就現今「東南亞王」的稱號。之前,新金寶集團營運長鄒孔訓帶著《財訊》採訪團隊參觀泰金寶位於泰國帕布裏廠時就說,這裡面積高達10萬坪,是台商在東南亞最大的廠。

1989年,金寶赴泰國設廠,成為台灣製造最早南向布局的廠商;此後並陸續在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設廠。如今,金寶已是泰國、菲律賓最大的EMS(電子專業製造服務)廠。2021年,仁寶也將借重泰金寶在東南亞的產能資源,替客戶代工製造汽車電子產品。

3月31日,電電公會成立「台灣ICT(資訊及通訊技術)產業新南向鏈結與聚落推動工作委員會」,並由許介立擔任召集人。許介立身兼金寶、仁寶董事,接下召集人的角色別具意義。「我認為東南亞在下一個10年、20年,有機會成為台商發展的基地。」許介立說。

東南亞設廠 金寶動作最快

不過,他也以印度為例,點出東南亞發展的局限性。「我認為印度是很大的市場,不過內部還是有很多問題要解決,所以要變成像過去中國的世界工廠,現在還沒有這樣的條件。」儘管印度政府一直在宣傳印度製造,並利用關稅讓製造商前往印度設廠;然而,印度各省在語言、稅法、交通都很獨立,「你在這省設工廠,不代表到另一省不用被課稅」,再加上印度基礎建設不足,中央政府的力量與執行力薄弱,造成印度的不確定性很大。

去年5月,許介立又多了一個身分—5G產業創新發展聯盟會長。「5G會是未來台灣ICT產業在轉型重要的轉折點。」許介立很肯定地說,未來所有的終端都會跟5G連結,等於是一個基礎建設,電動車、自駕車、遠距醫療、智慧工廠都要架構在5G上;再加上5G提供一個開放網路架構,讓台灣廠商更有機會切入到終端的交換機、基地台、伺服器還有邊緣運算,如廣達、緯創提供的伺服器與邊緣運算,讓台廠有更大的機會發展。

▲許勝雄(中)要許介立(右)從基層做起,讓他蹲馬步逾20年,才有機會進入集團核心。(圖/攝影組)

面對特斯拉、亞馬遜、谷歌、蘋果群雄競逐的低軌衛星市場,許介立認為,這些國際科技大廠過去都跟台灣廠商有密切合作,對台灣供應鏈也十分了解,這是台灣廠商未來的機會,特別是在地面的應用,台廠可以接到訂單的機會就很多。「低軌衛星對於國防而言很重要,所以可能不會在中國,雖然是台廠接單,也要部分轉向東南亞,這會讓台廠在東南亞生產的可能性增加。」

至於電動車,甚至未來的自駕車,都跟電腦控制比較相關,車廠的思維跟傳統燃油車廠不同,比較類似電子產品的思維,讓台灣廠商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切入到這個領域。許介立也透露:「金仁寶會以電子產品的定位進入電動車領域,電控與電源是主要的發展方向。」

這次專訪中,許介立也首次分享他過去投資創業經驗與心得,以及父親許勝雄在當中扮演的關鍵角色。許介立說,他2000年創業時,想要設計一個電商的搜尋引擎,類似比價王的概念;但是,當時商家在網路投放廣告的概念還不成熟,導致新創公司在2003年結束營運。

創業受挫 了解企業生存術

「我覺得投資創業這件事,也讓我學習很多,就是你有一個好點子,但是你能不能活下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許介立苦笑說,如果兩件事都可以做到,就可以維持企業的永續經營。

在經營上,許勝雄也經常會給許介立一些建議。「我父親常講一步一腳印慢慢地做,然後不要什麼事情都只想到好的地方,對於你的風險到底在哪邊要仔細去思考,最壞的打算是什麼?如果連最壞的打算你都可以承受,你的企業要存活下來的機率就會好一點。」

▲個性沉穩、內斂的許介立,如今在金仁寶3大核心上市公司仁寶、金寶、康舒都有一定的角色。(圖/彭世杰攝)

許勝雄曾說:「我不會讓人覺得他(許介立)是含著金湯匙,也不會讓他承受太多不必要的關愛。」的確,許介立頂著早稻田大學的光環,許勝雄還是讓他從工廠基層做起,20年後,才逐漸進入集團核心。

面對外界好奇的接班計畫,許勝雄也曾直言:「金仁寶集團沒有接班的問題。」因為集團早已安排一批批接班梯隊,言下之意,他沒有非要許介立接班不可的念頭。然而,個性沉穩的許介立近年透過康舒、電電公會、三三青年會的歷練,向外界證明自己的成績單,也就讓他的接班頗有水到渠成的態勢。

4月21日,也許為了避開媒體的追問,許介立缺席了三三交流會例會。例會結束後,人潮散去,他才悄悄現身,這也符合過去至今他一貫不愛出鋒頭的作風。不過,從這次採訪過程中,我們也看見許介立的蛻變,從過去鮮少站在鎂光燈下,到現在經常要站上最前線,的確也讓外界對許介立的接班,有更多的期待。

延伸閱讀:

透視台積電1》四大關鍵看懂台積電前董事長張忠謀演講的弦外之音

透視台積電2》他擁1.2648萬張台積電自家股票!一文看懂,台積電「副總們」為何紛紛買進自家股票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