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何家退出永豐餘》永豐餘新董事會將擦出火花或火藥味?

2021-04-19
作者: 陳雅潔

▲何家第三代的何奕佳、何奕達。(圖/攝影組)

2020年的台股大抵可說是科技股擅場的1年,然而隨著各季財報出爐,紙業大廠永豐餘投控的股價表現在傳產類股中鶴立雞群,自去年第2季起每季漲幅都自2成起跳,直至今年第1季即使基期已高,仍漲了7%。今年第2季的第1天,永豐餘投控發布第28屆董事提名名單之後,股價更是突破1997年32.29元的前波高價,寫下24年新高。

永豐餘董事會這次所提出的董事名單共9位,包括一般董事劉慧瑾、蔡維力、黃鯤雄、王金山及黃俊傑,席次由上屆的5席減為4席;但獨立董事由3席增加為4席,分別為黃迪熹、張懿云、胡均立以及盧希鵬。「何家全面退出永豐餘董事會」的說法一時間蔚為市場話題。

董事會換血 強調三大特色

永豐餘投控則說明,這一屆董事提名名單具有專精、多元、引進女性董事等三大特色,有助於專業經營、深化公司治理及訂立公司未來的策略發展方向。新任董事們在學術及實務上的多元化專業,將更確立永豐餘未來發展能源及能源管理、以工業互聯網科技加強上下游生態鏈的完整成形、循環經濟、材料科技、生態鏈中的新創公司投資與孵化等五大方向。

雖說永豐餘投控是在2012年才轉型成立,永豐餘集團其實即將在2024年歡慶成立100周年,何家在1950年成立了台灣第一家民營造紙廠永豐餘,何壽川就當了50年的公司董事。重點在於這幾年雖然公司獲利不錯,何壽川卻官司纏身,甚至因三寶案,去年一審被判8年6個月徒刑,還在上訴中。他在一審結果出爐後不久接受媒體專訪時即透露,由於三寶案,讓他這幾年把心力從永豐金轉到永豐餘之上,這番說法似已為今年的永豐餘董事會換血埋下伏筆。

永豐餘的老臣則透露,去年的業績大爆發,讓何壽川認為各公司現在體質正好,「一旦要往前進有所變動,也不會傷筋動骨」,正是引進專業經理人經營的最好時機。因此找了兒子何奕達溝通許久,兩人取得共識後,開始找尋適合人選。由於幾位新董事過去與永豐餘並無淵源,從鎖定到邀請、說服,估計就花了幾個月。

▲ 資料來源:永豐餘投控年報、公開資訊觀測站。

據悉,何壽川為新的董事會成員設下幾個條件,包括法律法遵、專利專業、循環經濟及能源再利用、工業電子化平台、材料工程,以及育成新事業的能力,當然也還是要有了解永豐餘體質的老手。何壽川先設定專業再找人,也打探背景,而且最好學理、實務兼具。因此最終出爐的這份名單中,新任董事劉慧瑾、黃俊傑分別專長能源管理和新創育成,新的獨董張懿云是法律背景,專精電子商務、《公平交易法》等領域,再搭配其他上屆董事會老面孔,都是何壽川授意。

有德商背景 劉慧瑾被相中

其中,已內定為新任董事長的劉慧瑾被遴選的過程頗為有趣。據悉,何壽川的父親,即永豐餘集團發跡的何皆來商行創辦人何傳,早年藉著販售肥料,奠下何家雄厚的資產基礎,一直對於發明磷肥、氮肥技術的農化大廠德國巴斯夫(BASF)深感欽佩不已。第2代的何壽川受父親影響,也認同德國的工業技術水準,因此一開始就鎖定新董座最好要能擁有德商背景,尤其是能源管理及自動化相關的公司,因為這是他認為永豐餘未來要走的路。

劉慧瑾為台大化學研究所畢業,又在美國西北大學取得電子電腦工程碩士和化學博士學位,曾在美國工作,返台進入IBM台灣分公司,也曾擔任IBM中國研究院業務發展經理。之後進入台達研究院,負責校際科研計畫。2019年離開台達電後,在德國機電大廠施耐德擔任半導體業務副總經理及國際戰略客戶總監,剛好就進了何壽川尋找人才的雷達範圍。

▲ 資料來源:取自台灣物聯網產業技術協會網站。

由於劉慧瑾的德商台籍高階主管背景,加上業界風評頗佳,據了解,雖為學術派,但態度有禮,解釋問題深入淺出,沒有一般學者常犯的本位主義毛病。老臣透露,「既是理工博士,又做過業務,懂得化學和能源管理,有國際觀,何先生一看就很高興啊!」

雖然何壽川強調未來「沒有專業無法接班」,但是從新的董事名單生成過程,可以明顯看出何家即使沒有進入董事會,卻仍是唯一能影響董事會的勢力。「每一位董事都要經過何家的認可,這怎麼能算全面退出董事會?只不過是法人代表都不姓何而已,」一位法律界人士便如此解讀。

檢視大股東 還是何家掌控

除了永豐餘投控本身的最大單一股東就是何壽川本人,持股逾一成,細究這些被提名的董事,分別為永豐餘紙業及信誼企業兩大法人股東所推派,但這兩家法人全都是由何壽川家族及家族投資公司控制,法人也有隨時更換代表的權利。因此不難想像,何家可以對董事長人選有所屬意,對經營上有任何意見,董事會恐怕也很難不照辦。

另一個問題是,何壽川退出永豐餘集團所有企業,但何家第3代的何奕達、何奕佳,以及何奕佳夫婿李政昊,仍分別擔任永豐餘實業、永豐餘生技、元大科技的董事長,而且並沒有變動的計畫。法人舉例,永豐餘投控對永豐餘生技自2014年改為間接投資後,財報上再也無需揭露這家關聯企業的經營績效,頗堪玩味; 「王子、公主、駙馬各管一個集團公司,控股母公司的經營團隊對資源分配會不會有獨厚或優先的情況?實在很難說。」

歸根究柢,何壽川將何家成員在投控母公司董事會中的位子讓出,可以肯定其改變的用心。但新任董事會正式運作之後,這些各方找來的新好手和另外一半的舊團隊要如何合作前進?大股東和董事會彼此之間會擦出火花或火藥味?才是真正評價這個家族企業是否能成功轉型企業家族的關鍵。

延伸閱讀:

何家退出永豐餘1》何壽川欽點 永豐餘新董座她呼聲最高

何家退出永豐餘2》何家王子、公主、駙馬仍有舞台 永豐餘投控董事會沒人姓何也不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