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多倫多分手谷歌的啟示

2021-04-15
作者: 黃哲斌

▲谷歌Waymo自駕車。(圖/取自Waymo臉書)

自動駕駛的交通工具、演算法精準緩解壅塞路段、兼具綠建築與科技感的木造高樓、大數據分析需求讓市民更宜居⋯這是夢想中的智慧城市,也是谷歌為加拿大多倫多描繪的未來願景。

經過3年熱戀,去年5月,這個人口270萬的加國最大城市,宣布與谷歌分手。最近,美國波特蘭市也放棄與谷歌合作;更早之前,堪薩斯市類似試探同樣無疾而終。接二連三鎩羽而歸,智慧城市的美好藍圖撞上哪些障礙?凸顯科技企業哪些弱點?對於台灣發展智慧城市,又有哪些重要啟示?

谷歌演算法不透明 挨批智慧化監控城市

多倫多無疑是最好示範。2017年,多倫多市政府宣布一項重要開發計畫,將與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人行道實驗室」,共同開發安大略濱湖區約5公頃的土地,預計投入9億美元,建造2500戶住宅,以低於市價出售,解決多倫多住屋短缺與交通問題。

最棒的是,這個形同新市鎮的造鎮計畫,利用濱湖區類似「高雄駁二特區」的廢棄廠房與倉庫,預計全面實現智慧城市的夢想:利用回收木料與模組化設計,建造低廉低碳的環保高樓住宅;自動駕駛的公共載具,依通勤需求自動調整路線軌道;智慧雨水監控系統,讓市府預警水患;道路地熱系統,避免路面結冰⋯。

願景無限美好,隨著計畫推展,作業細節磨合卻處處破綻,2019年中,「人行道實驗室」推出厚達1500頁的主計畫,3級政府組成的專案辦公室外聘專家審核小組,提出99頁的質疑批評,可一窺計畫破局關鍵:

1、資料蒐集與演算法不透明。

2、注重新穎浮華的口號或亮點,並未以市民需求為中心。

3、部分計畫重複,且略顯浮腫笨重。

其中,批評聲浪最大的是「隱私資料的監控疑慮」。該計畫中,整個濱湖區將安裝大量監視器與感測器,詳細記錄車輛與行人的行進動線,經過蒐集及精算,甚至能直接連線各項基礎建設,自動停車付款、控制居家門禁等等。

「人行道實驗室」宣稱將成立一個獨立的數據信託,負責保管所有數據資料,並提供隱私保護。然而,他們無法具體說明如何蒐集數據,又將如何應用,加上臉書等平台不斷爆出個資外流事件,加拿大民間擔憂這些數據外洩或不當利用,甚至被用來監控一般公民。

種種爭議,讓科技圈人士出面指責該計畫淪為「智慧化的監控城市」。

雪上加霜的是,「人行道實驗室」認為原計畫規模的開發效益不足,要求從原有的5公頃面積土地,擴大為77公頃。換算下來,該計畫要求超過4個「高雄駁二特區」的土地開發權利,形同變身為超大型地產商,被當地批評為「監控資本主義的殖民化實驗」。

至於波特蘭與堪薩斯市,也碰到類似障礙,只不過,規模及願景不如多倫多。

「人行道實驗室」展現智慧城市的美麗與哀愁。一方面,他們描繪出一個讓人嚮往的圖像,一個「科技增進便利與幸福」的空間想像;另一方面,該計畫無法緩解當前的科技隱憂:如何應用大數據,作為智慧城市的基礎建設,卻不會引發隱私外洩與監控的疑慮?

無論是台灣的晶片身分證紛擾、臉部辨識的應用爭議,或是中國政府的恐怖示範,都讓人對於智慧城市的未來發展,提出更嚴格的隱私保護門檻;「人行道實驗室」在多倫多的例證,也說明光是科幻電影般的畫面,並不能說服民眾自願放棄個人資料。

多倫多從使用者角度 再開發智慧城市

或許你會問:多倫多市府與谷歌分手,就放棄智慧城市的發展計畫嗎?當然不,根據英國《衛報》3月中旬報導,多倫多持續推動濱湖區的開發計畫,他們除了展開國際競圖,預定納入原計畫部分構想,像是利用回收木料建造合宜住宅等等。

對他們而言,智慧城市是一個不變的目標,與谷歌關係企業解除合作,反而是一個全新契機,讓他們能站在市民使用角度,而不是一味追求酷炫的科技亮點。

換言之,新計畫更注重預算可控性、永續性與環境友好的設計,而非實驗性強,但耗費昂貴資源且未經驗證的技術陷阱。此外、新計畫另一重點是加強公園、娛樂設施等市民可親的公共空間,並高度整合安大略湖的元素。

多倫多的故事告訴我們:以市民生活為核心、科技創新次之,重視隱私與資料透明性,追求社會公平與環境永續,將是未來智慧城市的成敗關鍵。

延伸閱讀:

運輸產業熱門關鍵字:自動駕駛 台灣無人客運夢 悄悄在台中實現

黃哲斌:一場25年的科技賭注

2020智慧城市關鍵報告》「科技防疫」夯!3大關鍵科技 看見台灣防疫成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