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拜登的經濟刺激三板斧

2021-04-15
作者: 陶冬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祭出經濟刺激三板斧。(圖/達志)

《隋唐演義》中的好漢程咬金,夢中得到仙人傳授武藝,但是醒來只記得3招半,每次應敵都是那3招,抵得住3招的沒有幾位。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也準備祭出經濟刺激三板斧。第一板斧已出,總值1.9兆美元的疫情緊急救援計畫,基本上靠發行國債來填補財政窟窿。拜登政府出手迅疾、凶狠,入主白宮不到兩個月,便搞定了上一屆政府半年未能成事的國會審批,贏得了一片喝采聲。

第一板斧紓困案 乍看只有贏家

拜登隨即揮出了第二板斧,在工業重鎮、鐵鏽區匹茲堡宣布了2兆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其中包括6210億美元交通基建與電動車、5610億美元電網/水利和綠色基建、2000億美元統一的互聯網寬頻。這是美國近50年來最大的基建計畫 ,堪比甘迺迪總統的跨州高速公路建設,和太空探索計畫,規模上更大。

拜登還有第三板斧,月內公布,在進步主義理念框架下均貧富。預計1兆到2兆美元用於紓困、教育、醫療、老人/育兒等,關於人的投資。這是對雷根革命的一種清算,意在糾正貧富懸殊日益嚴重的趨勢,通過重新分配資源,惠及弱勢群體。

幾乎所有美國商界領袖都會一致同意,美國擁有世界一流的科技,但卻有著世界三流的基礎設施。改善基礎設施、增加研發投入,已經刻不容緩。然而,共識止於此。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2兆美元的基建計畫,幾乎要完全通過增加公司稅來平衡。拜登計畫將公司所得稅從21%上調到28%,並加大跨國企業海外收入的最低稅率。1兆到2兆美元均貧富計畫,則拿富人的個人所得稅和遺產稅開刀,不僅全面撤銷川普推出的下調所得稅,稅務豁免也可能大幅減少。

他的第一板斧之所以能夠迅速成事,當然仰仗於民主黨在國會的多數席位,更因為資金是聯準會靠QE(貨幣量化寬鬆)印出來的。儘管緊急救援計畫可能觸發通膨,不過靜態地從紙面上看只有贏家,沒有輸家。

第二板斧如此大規模地增加政府開支,則必須通過增稅來解決政府收入來源問題,一定會遭到國會共和黨人的強力反對。這個2兆美元的基建計畫估計還會沿用緊急救援計畫的路數,援引《1974年國會預算法》第304條,啟動和解程式(reconciliation),尋求簡單多數通過。此案可能遭到參議院共和黨人一致反對,但是未必可以得到民主黨籍議員的全員支持。溫和民主黨人中有不少以工會為基本盤,有大量美國企業在疫情之下已經奄奄一息。此時加稅,對於不少企業乃是雪上加霜。美國勞工暨產業工會聯盟(AFL-CIO)等工會第一時間出聲反對加稅。

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希望基建投資方案可以在7月前得以通過,筆者認為這個目標過度樂觀。民主黨在參議院只有一票的領先優勢,所以只有在民主黨議員全體支援的情況下,刺激措施才能被通過。民主黨內激進派與溫和派差距甚大,不同議員也有各自的訴求。一個縮水版的基建計畫和一份相對溫和的加稅計畫(不排除第二板斧和第三板斧合併)在今年年底前得到國會批准,在筆者眼中已經是可觀的成就了。

基建、消弭貧富政策 待國會奧援

白宮和國會山莊的民主黨人,顯然是汲取了歐巴馬政府的教訓。歐巴馬第一次選舉奪下了白宮,民主黨也得到國會兩院的多數黨地位,但是歐巴馬太希望取得國會兩黨的共識,結果幾個大的議題全部拖過了兩年後的中期選舉。在那場選舉中,民主黨丟失了國會的絕對統治權,他的大計也就不了了之了。剛剛經歷過金融危機的歐巴馬和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在經濟顯現復甦勢頭後,很快就退出了財政、貨幣政策支援,這也使得實體經濟的復甦進展緩慢。

這次拜登政府和聯準會主席鮑爾,以史無前例的財政支出和天文數字的貨幣寬鬆,力圖打造出迅速復原的實體經濟,不僅金融資產走強,實體經濟也要持穩。在這種理念驅使下,拜登的三板斧又快又狠,不過第二板斧和第三板斧,必須經過國會批准,成效未可知。

在本世紀最初的15年,美國與中國各斥資約5兆美元,美國用這筆錢打了兩場戰爭,勞民傷財、一無所獲;中國將錢用在基礎建設上,打造出龐大的內需市場,帶起了經濟的騰飛。拜登將施政注意力聚焦到基礎建設上,筆者認為是正確的。但拜登究竟能做多少,卻取決於許多因素,能有多少效果,亦有待觀察。

有趣的是,中國政府的十四五規畫中,對基礎設施建設的表述以及目標設定,比10年前少了很多。中國將目光投向自主科技創新、智慧工業、綠色經濟等新目標,投向內需市場的迴圈、國防技術商業化。兩國的政策聚焦點再次不同,相信會演化出不同的經濟業態、增長熱點。孰勝孰劣,15年後自有歷史學家評論。

延伸閱讀:

拜登新政投資學!3大政策增添台股動能 3項指標左右資金流向

美元指數向93點挺進

【大立光暗藏王牌1】3大逆風當前 股王掌門人林恩平4密謀救霸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