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避免復甦不均的關鍵

2021-04-12
作者: Project Syndicate

▲全球經濟轉型委員會撰寫的報告中指出,全球經濟快速復甦需要所有國家都擺脫新冠病毒危機。(圖/Pexels)

美國期望在今年國慶日(7月4日)之前,慶祝擺脫新冠病毒危機,屆時所有美國成年人都將接種疫苗。但對許多開發中與新興國家,這場危機遠未結束。正如我們在為新經濟思維研究所全球經濟轉型委員會(INET委員會)撰寫的報告中指出,全球經濟快速復甦需要所有國家都擺脫新冠病毒危機。

因為新冠病毒會變種,只要它仍在世上某個地方肆虐,所有人就仍面臨危險。因此,盡快向世界各地分發疫苗、個人防護用品和藥物至為重要。現今的供應限制源自設計不當的國際智慧財產權制度,這些限制基本上是人為的。

防病毒變種 須全球施打疫苗

智慧財產權制度早該改革,但眼下最迫切該做的是暫停或集合抗疫產品涉及的智慧財產權。許多國家已提出呼籲,但先進經濟體的企業說客大力反對,而他們的政府也屈服於這種短視的立場。「瘟疫民族主義」(pandemic nationalism)興起暴露了全球貿易、投資和智慧財產權制度的一些缺陷(INET委員會將在稍後的報告中討論這些問題)。

先進經濟體,尤其是美國,已經採取有力的措施重振經濟,支持脆弱的企業和家庭。它們已經認識到(哪怕可能只是短暫的),緊縮政策在這種危機時期會產生嚴重的反效果。但是,多數開發中國家要獲得資金維持既有的支持措施已經很不容易,還要吸收瘟疫造成的額外成本就更困難。美國已經斥資約25%的GDP支撐該國經濟(因此大大減輕了經濟衰退幅度);開發中國家能投入的,只有美國的零頭。

我們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計算得出,美國重振經濟的支出為人均近17000美元,約為低度開發國家的8000倍。

除了有力的財政措施,已開發國家還可以藉由3項政策幫助自己和全球復甦。首先,應該推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大量發行特別提款權(SDR)。目前IMF不必尋求成員國立法機關批准,就可以立即發行價值約6500億美元的SDR。如果富裕國家將它們可以分配到的不成比例的大量SDR轉移給需要現金的國家,擴張效應將能顯著增強。

SDR分配 將增強擴張效應

第2組行動也涉及IMF,因為它對開發中國家的總體經濟政策有重大影響,尤其是那些因為國際收支問題向IMF求助的國家。令人鼓舞的是,儘管外部條件不利,IMF仍積極支持美國和歐盟推行的財政措施,甚至承認開發中國家需要增加公共支出。

但在為面臨國際收支壓力的國家設定貸款條件時,IMF的行動並非總是符合它聲明的立場。樂施會(Oxfam)分析最近的協議,發現在2020年3月至9月期間,IMF與81個國家談好的91筆貸款中,76筆要求借款國削減公共支出,可能會損害醫療系統和退休金計畫,凍結公共部門員工(包括醫師、護理師和教師)的工資,並削減失業保險給付、病假工資和其他社會福利。在開發中國家執行緊縮政策,尤其是在這些關鍵領域,效果絕不會好過在已開發國家執行。增加援助,包括上述的SDR提議,可以給予這些國家額外的財政操作空間。

最後,已開發國家可以策畫因應許多國家面臨的巨大債務問題。國家花錢償債,對抗疫和重啟經濟沒有幫助。瘟疫爆發初期,人們希望開發中與新興市場國家暫停償債已足以因應危機。但隨著疫情持續超過1年,有些國家如今需要全面的債務重組;如果只維持慣常的小型應急措施,那只是為數年後再爆發危機創造條件。

債權國政府可以利用若干方式促進這種重組,並誘導私營部門積極參與;迄今為止,私營部門一直相對抗拒這種重組。正如INET委員會提出的報告中強調,如果真有應該承認不可抗力和必要性原則的時候,那就是現在。我們不應該強迫無力承擔的國家償債,尤其是如果這麼做會造成大量苦難的話。

這裡所講的政策可以帶給開發中國家巨大的好處,而且已開發國家不必為此付出什麼代價。事實上,為開發中與新興市場國家的人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符合已開發國家的開明自利(enlightened self-interest),尤其是在這些事並不困難和可以造福數十億人的情況下。已開發國家的政治領袖都必須認識到,在人人都安全之前,沒有人是安全的,而若不是所有國家都強勁復甦,就不可能有健康的全球經濟。

(新經濟思維研究所全球經濟轉型委員會其他成員,包括Rob JohnsonRohinton Medhora和Dani Rodrik,也簽名贊同這篇評論。)

延伸閱讀:

破壞式創新當道 散戶必知的買股新顯學!新經濟來臨 投資換腦袋

從言語霸凌、肢體攻擊到槍擊索命  愛在暴力瘟疫蔓延時…

台積電盛世背後的迫切危機 晶圓製造成為全球地緣政治必爭之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