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佳璇

精神科醫師 守備範圍從醫學中心到離島衛生所,兼作歷史人物隔空診斷

吳佳璇:島嶼行旅—工業心臟旁遇見老樹參天

2021-04-04
作者: 吳佳璇

▲向日葵花開。(圖/曾念生繪)

深秋的東北季風,為北台灣帶來綿綿細雨,不知今日起點埔心,會受到多大影響 ?出發前一晚,心惴惴的,特地請在當地等候集合的邱瑞祥學長,一早起床發出即時天氣觀測簡訊,若雨勢明顯,步行順延。

「預報說九點以後降雨機率趨近於零。」南下的區間電聯車啟動前,我和同行的高中同學宋家瑩,幾乎同時收到簡訊。「真要出發了!」「半百老嫗」一同自拍自嗨,心情活像出門遠足的小學生。

一路絮絮叨叨,很快就到埔心,和在地的邱學長會合。今天的徒步3人組雖因臉書成軍,卻是真實世界與我各自相識多年的老友,連職業也很接近,學長與我都是精神科,家瑩是神經科。這兩個專科40多年前才分家,以大腦是否有可見的病變為準,但我深信,隨著腦科學進展,總有一天會「復合」。

在附近開業的學長建議我們拐進車站對面小巷,「和省道平行有一條街,加上周邊延伸巷弄,統稱埔心市場,我和爸媽常來這裡買菜。」

客家聚落的東南亞風情

「天啊,怎麼這麼東南亞!」我逛過雅加達和曼谷的傳統市場,不禁低聲驚呼,路旁連著幾攤菜販,混合陳列著本地及叫不太出名字的青菜出售,空氣中飄浮陌生香氣。「這就是偽出國嘍。」家瑩拿出手機猛拍,而一轉身,市場主要街道卻充滿客家印記。「我是不會講客家話的客家人,」兩位好友同時告白,相識多年,不知他們身上都流著客家血液,其實,從小家父也告訴我,「因為曾祖母,你的身上有1/8客家血統。」於是,這回徒步又瞬間變成3個不會講客語的中年人客庄采風行。

重回省道,學長要我們留心沿途的貨櫃集散場,成千貨櫃如積木堆疊,雖然是突兀的地景,不也反映著南桃園工業發展,才需要這些轉運樞紐?

▲島嶼行旅散步地圖。(圖/吳佳璇提供)

因為在地人同行,我們放心偏離省道,進入楊梅壢的心臟地帶。楊梅壢是舊名,多了個很客家的「壢」字,意思是台地間的河谷低地;清代移民至此,見楊梅樹滿山遍野,便以此為名。只不過,鬧區已經找不到楊梅樹,只有餡滿皮薄的客家大湯圓。客家湯圓以肉餡為主,也有包菜脯米的;湯頭配菜多樣,韭菜和油蔥最得我心。3人在「小阿姨大湯圓」各叫一碗大快朵頤,也順便躲過正午的陣雨。

雨過天青,我們慢慢踅老街,穿過殘存於街市的埤塘、小溪,來到一座叫作伯公山的小丘,有大樹參天。「這些樹至少有百年歷史」,我看到一株株樹幹合抱粗的茄苳、樟樹與老榕不禁驚呼,歆羨小鎮這些寶貝。根據桃園市政府受保護樹木資料,伯公山有5株,而全市不過61株;比對1990年建立的檔案,最初此地高達11株。

富麗宮廟與太陽花海

環顧四周,我不禁好奇,老樹如何逃過開發保存下來,是背後主祀三官大帝的「錫福宮」給它們當靠山?可當我一耙梳資料,才發覺30年前,廟方一度傾向剷平山丘與老廟,開發一座有電梯、供信徒搭乘到地下街用餐的新廟。

1994年6月,幾名來自外地的青年成立自救會,以「保廟、護山、救樹」作訴求,為即將被砍的老樹披上寫有「樹神」的紅衣,並在四周掛起抗議布條。最後因在地聲援與耆老協調,老樹被留下來,不過廟還是在2014年改建成現今富麗堂皇的閩南式宮廟。

3回省道,已從中山北路變成中山南路(經楊梅市區叫中山路)。我發覺台一線一路下來也換了不少名字,從台北市的忠孝西路、新莊的中正路、龜山的萬壽路,到桃園的中正路⋯不也是某種威權遺緒?

市郊人行道時有時無且高高低低,有路跑習慣的家瑩腳踝不慎扭傷,可不到兩公里就是花彩節現場,區公所利用大片閒置農地,撒下向日葵、大波斯菊等一年生草本花卉種子,不僅造景拚觀光,還可以兼作綠肥。

「一期一會,放棄太可惜」,我們仨決定以花田為本日徒步終點。學長通知他在家待命的兒子,開車來省道旁的農場,接駁兩位從台北來的外地人,到省道上的新豐火車站。

延伸閱讀:

吳佳璇:島嶼行旅:從公路原點,出發吧!

島嶼行旅 舊省道的歷史追索

吳佳璇:島嶼行旅—昔日戰友陪走那一段工殤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