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吳念真

知名導演

吳念真:事件之後

2009-11-25
作者: 吳念真

對自己可以用這麼平靜的態度以及還算幽默的語氣去打發這些打擾或糾纏,忽然覺得開心,因為自己好像已經慢慢進入了一個境界:面對現在的媒體,千萬要當作一種修行。

出國六天,外頭沒有任何台灣新聞,電話也都在關機狀態,沒想到出機場開機之後連續三通電話都來自電視台記者,問的都是類似的問題:你是不是拍過一個食用油的廣告?演員是不是孫XX?你認識她嗎?你對這個事件有什麼看法?

 

九巴司機大概聽得出我的不耐煩吧,好心地跟我描述大略的事件輪廓,然後用有點同情的語氣跟我說:爽到伊,艱苦到你。
 

面對媒體 要當作修行

之後幾天類似的電話持續著,只要記者問不出什麼名堂,最後老套地要我說說對這個事件的看法時,我就借用那個司機的話說:爽到他們,艱苦到你們,辛苦哦!

對自己可以用這麼平靜的態度以及還算幽默的語氣去打發這些打擾或糾纏,忽然覺得開心,因為自己好像已經慢慢進入了一個媒體朋友曾經要我學習的境界:面對現在的媒體,千萬要當作一種修行。

幾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母親癌末住院,每天都有突發狀況;我編導的舞台劇又正在上演,從白天到夜晚,身心幾乎都處於極度緊繃的狀態下。

有一天上班前我到醫院探望母親,才剛停好車,電話響了,某電視台記者劈頭就說:導演,有一個台大學生看完你的舞台劇之後跳樓自殺了,請問你有什麼話要說嗎?我問是哪來的消息?她說是某報的頭條。

在詳情不明的狀態下,我唯一能說的只是澄清舞台劇的劇情並沒有任何灰暗到足以讓人厭世的片段,因此如果真的是因為看完這齣戲而讓他做出那麼極端的決定,我有些不解,當然也覺得遺憾等等。

掛電話後我顧不得進病房,先到販賣部找報紙。果然在某暢銷報紙的第一版上我看到斗大的標題寫著:看完吳念真劇,台大學生跳樓自殺!

我快速把相關報導瀏覽了一遍,發現除了標題聳動之外,整個報導其實寫得很客觀;第一版描繪的是事件的細節和狀態,說留下的遺書裡用我舞台劇裡的一句對白祝福他的家人和朋友;第二版的第一則報導寫的是舞台劇的故事大綱,老實說,寫得比我們的還扼要明瞭,甚至還附註說劇情講的其實是生命的光明面,不懂為什麼他反而沒看到這一部分等等。第二則則是一個精神科醫生對自殺這種行為的專業解析,以及防止之道。

看完報紙之後,老實說自己有如釋重負的感覺,畢竟事實是他看完舞台劇之後覺得很感動,然後以劇裡的一句對白祝福大家,他的死如果與舞台劇有任何關聯,也只是如此而已。

誰知道當我進到病房之後,媒體的電話陸續響起,開口閉口都是「大學生看完你的戲之後自殺了,你要不要說些什麼?」剛開始我還可以平靜地告訴他們說:請你們把報紙仔細讀完才問問題好不好?不然我會覺得我好像是一個罪犯在接受你們的審判!

也許電話太多了,而我講話的聲音也愈來愈大,最後甚至被護士要求暫時離開病房、否則必須關機之後,我整個情緒都來了,不巧的是關機前最後一通電話還是記者,她以類似法官甚至比法官還要嚴厲、傲慢的語氣直接說:一個台大學生因為看了你的戲自殺了,你要不要在電視機前跟他的家長表示歉意?還有,你在創作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後果?」我記得我只講了五個字:我X你媽屄!

半小時之後,當我下到醫院的門診大廳,很巧地,候診室的電視畫面正是那一個電視台的新聞頻道,那五個字已經變成一長串的「吳念真表示……他會檢討……」以及代替或許虛構的對觀眾說:那齣戲的結尾部分的確會讓人眼淚掉個不停。我承認當時對著電視畫面,我小聲地再度講了一次那五個字。
 

癌末了,還在意皮膚長癬?

那天下午我電話持續關機,當情緒慢慢平息之後,老實說還真的為自己早上那些行為和言詞覺得羞愧,覺得:都幾歲的人了,怎麼還會幼稚到為這種不是事情的事情傷及無辜?

重新開機後鈴聲再度響起,又是記者,她的直屬長官正是我那個媒體朋友;也許仗著這種彼此熟悉的關係,她說要出機到我辦公室,「大學生因為你的舞台劇自殺了,讓大家聽聽你的感受和解釋」;我發誓我真的沒動怒,我很平靜地跟她說:「妳們怎麼也跟人家一樣看報紙跑新聞啊?而且連報紙也不看清楚?」說:「要不是我跟妳的老闆是朋友,老實說,光聽妳剛剛講話的方式,我一定會像罵XX電視台的記者一樣罵妳!」
沒想到她竟然非常幸災樂禍、非常白目之至地問我說:你怎麼罵她?

我當然只好照實陳述,我說:我X你媽屄。

傍晚朋友打電話來,說記者跟他哭訴,說要辭職,因為「士可殺不可辱」,說沒想到她原本還有點尊敬的人,竟然像個低級的流氓等等。

然後他跟我說:面對現在的媒體,千萬要當作修行。

我說:你的意思是,媒體永遠是對的就是了。

他最後的回答倒是挺真誠的,雖然……有點淒涼。

他說:都已經癌末了,你怎麼還在意他皮膚長癬?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