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大立光9年官司和解落幕 先進光董座高維亞第一手告白:那一天,我關起門來痛哭!

2021-03-17
作者: 林苑卿

▲先進光董事長高維亞。(圖/陳俊松攝)

3月5日清晨6點半,大立光與先進光先後公告了重大訊息─兩家光學鏡頭廠纏訟長達9年的營業祕密侵害相關案件達成和解。當天下午4點多,先進光再發布另一則重訊─2019年大立光跨海控告惠普、先進光及新鉅科的另一樁專利案件,先進光也已與大立光達成和解。

4天後,大立光再發出一則令外界跌破眼鏡的重磅訊息─斥資5.98億元認購先進光私募普通股,持有15.2%股權,成為先進光單一最大股東。有了大立光這個世界冠軍大股東加持,先進光股價也一飛沖天,連飆6根漲停,股價來到67.5元,創下2008年以來的新高紀錄。

這番轉折,冤家變親家,不僅讓外界霧裡看花,連先進光董事長高維亞的心境也是五味雜陳。就在3月9日,大立光發布重訊後的隔天,高維亞接受《財訊》的獨家專訪,娓娓道來這一路以來的心路歷程。他也希望透過這樁纏訟9年的案件,可以留給產業界一個前車之鑑,喚醒大家對於營業祕密的重視。以下是高維亞第一人稱的告白:

戲劇張力強 情勢大逆轉   林恩平:早點見面不用這樣

3月5日,大立光與先進光發布重訊說和解那天,我回到公司時每個人都來跟我恭喜,大家都很開心。但我進辦公室把門關起來,坐在位子上真的哭出來了,因為我覺得9年的壓力太大了。我哭了很久,這是人脆弱的一面,我只是不想讓別人看到。

但是我怎麼可能不脆弱呢?我覺得終於結束這場夢魘了,我真的哭到如釋重負,哭一哭又覺得想笑,但笑不出來,因為沒有值得笑的地方,只是真的很開心,這一切終於都結束了。

大約在農曆年後,我們兩家公司和談時,我才跟林恩平(大立光執行長)第一次見到面。想到以前兩家公司這麼針鋒相對,其實我心裡很緊張;沒想到,林恩平一見到我就笑著用台語說:「這條事情卡早見面,今天就不用搞成這樣了。」

▲大立光執行長林恩平作風強硬,面對同業侵害專利或 營業祕密,一向出重拳反制。(圖/潘重安攝)

敗軍之將,不可言勇。先進光連輸兩個官司(2013年的營業祕密侵害相關案件與2019年大立光跨海控告惠普、先進光及新鉅科的專利著作權案件),我們只是形式上沒輸。

和解,這整件事對先進光是扣分的,我們只是努力讓這個扣分變成是雙贏。和解之後,這一切總算是落幕了,我再也不用去法院。你知道去法院是一件很累人的事,那種內心的累,比肉體的累還恐怖,我都覺得每次出庭,細胞都要死掉兩萬隻以上,因為真的非常緊張。

我不是被告,但我是公司代表人,我會以備用證人或訴訟輔佐人的身分出庭。有時候在法庭上,檢察官或對方律師會問你一些技術特徵等問題,我們會陳述,講完之後突然對方會喊:「書記官,剛剛證人那段話把它給記錄下來。」當下那一刻,你真的會嚇死,會突然緊張回想:「我剛剛到底講了什麼?我是不是講了什麼不利的陳述?」

我很願意談談這起案件,因為我希望它能讓台灣光學鏡頭企業不要重蹈覆轍。我覺得這起訴訟,會在台灣營業祕密案例中變成一個很重要的典範,了解在刑事與智慧財產法院裡面,為什麼會有這麼不同的見解。

上法庭心累 死掉2萬細胞   企業角力應重視智財教育

在先進光主機上看不到大立光的資料,大立光的資料就只存在離職員工的電腦上而已。刑事法院講求的是證據,最後根本沒有證據顯示先進光指使大立光離職員工去做這件事;而且先進光雇用從大立光離職的員工薪水,還稍微低於大立光支付的,顯示我們根本沒有對價關係。

雖然我對於造成這件訴訟很生氣,因為用錯人的代價這麼大,可是我很難保證,如果當時是我當總經理,我可能也會做同樣的事(雇用大立光離職員工)。大立光的工程師想找工作,我也會想用啊;他們的學歷,一個是日本早稻田大學機械碩士,不值得用嗎?但是我不能說當時的羅章浚總經理做得對,我只能說處理的過程中有一些瑕疵。

我們在刑事案件被判無罪,因為沒有任何一個證據顯示,先進光讓大立光的離職員工挾帶任何機密文件,這些判決書都有寫。當時這些從大立光離職的工程師,離職下載的文件是他們在大立光工作時寫的程式,當初他們只是很單純地想:「這是我寫的,為什麼我不能帶走(複製檔案)?」

但是在智慧財產法院的見解又不一樣,先進光反而被重罰15億元。現在歐美國家也都是這樣認同,公司就算無過失責任,還是要負起連帶賠償,而且會重罰。所以我覺得台灣將來在營業祕密還有一段路要走,因為很多案件都顯示,台灣企業在營業祕密的防禦與見解都太薄弱了。

大家要有一個觀念:「這些資產都是屬於公司的。」但是我找他們進來,我並不是要這些檔案啊,因為他們最後任職的單位是大立光的隱形眼鏡部門,大立光做隱形眼鏡跟先進光有關嗎?

大立光離職員工不應該下載這些文件,但是我怎麼知道他們會去挾帶這些東西呢?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案例,值得檢討。我覺得台灣在營業祕密也沒有好好被教育,所以我覺得真的需要大家好好去重視。

▲走過9年的官司,高維亞分享他的心路歷程,是希望台灣的智財權教育能獲得更大的重視。(圖/陳俊松攝)

我認為源頭就是要從教育做起,台灣的學校培養學生不應該只是教專業,如化工或者寫程式,也應該讓學生理解智慧財產權與營業祕密的重要性。即使這個判決確定了,我敢說未來10年還是會有人不斷犯下這種錯誤。

這起訴訟,我們也付出很大的代價。美國的訴訟案(大立光跨海控告惠普、先進光及新鉅科的專利著作權案件)都還沒開庭,我們律師費就花了1億多元,加上另一案件(2013年的營業祕密侵害相關案件)纏訟9年下來,律師費總共花了3、4億元,這真的是慘痛的教訓。(編按:3月15,先進光發布重訊,揭露2020年12月,先進光大虧逾10億元,主因是認列和解相關費用損失。)

員工不離不棄壓力更大   卸下重擔可以安心睡覺

大立光對先進光執行假扣押時(編按:2021年2月23日大立光發布重訊對先進光執行假扣押),有員工來問我「總經理,下個月的薪水付得出來嗎?」我也回「會啊,沒問題!」但其實我都不知道錢在哪裡,因為都被凍結了。

其實,很多員工因為公司被大立光控告,感到不安而離職。有一天,我也找了從鴻海模具廠挖角過來的廠長問「你有後悔進來先進光嗎?」他回我說「不後悔!因為我相信你,你當初跟我講的願景真的打動了我。」當下,我覺得肩上的壓力更大,告訴自己更不能放棄。

我可以理解,像大立光這麼大的公司,大家都想挖角、偷營業祕密時,如果不祭出這麼強硬的手段,可能不足以恫嚇。其實,我不是光學產業的人,是我岳父(先進光前董事長林忠和)找我父親一起投資,只是事情發生後很多股東都跑了。我也曾經想過要放棄,但是責任心與不甘心還是支撐我下去解決問題。當時我真的睡不著覺,現在終於可以睡得著覺了。

延伸閱讀:

股王竟連客戶也告?一份訴訟狀,揭大立光怒槓惠普內情

〈大立光告先進光〉大立光告先進光侵權獲勝

營業秘密法三讀背後》潛伏竹科的紅色狼群 1杯咖啡偷走億元砷化鎵關鍵技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