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爆炸性的網路串連力

2009-02-28
作者: 黃哲斌

閱讀這篇文章的你,或許還不是它的會員;即使它被《時代》雜誌評為「二○○八年最佳五十個網站」之一,即使它上個月變成全球最大的社群網站,即使它的用戶超過一億五千萬人,即使它市值約近五十億美元。

不管你是否認識它,你一定在報章雜誌、媒體網站上聽過它的大名,中文常被戲稱為「臉書」,沒錯,就是Facebook。

 

我不打算詳細介紹Facebook 提供哪些功能、為何爆紅等等,中文維基就有基本資料;今天,我們要聊它最近引發的網路小暴動。

元月下旬,成千上萬的Facebook 用戶收到站內朋友的通知,邀請他們「隨機寫下關於自己的二十五件事(25 Random Things About Me)」,然後再點名通知二十五個朋友,同樣寫下自己的二十五件事……

等一下,你說,二十年前你讀高中時,就收過類似這樣的「連鎖幸運信」?沒錯,你可稱之為網路時代的連鎖信,不同的是,它丟個通知給你,邀請你閱讀他的自白,並接棒寫下去;不再有惡意的恐嚇意味,更不太有匿名陌生人的驚悚猜想。

重要的是,這場網路集體暴走,讓Facebook一周內暴增五百萬篇「我的隨機二十五件事」,也讓用戶被點名通知(tagged)的次數,較平時攀升五倍,這股熱潮在一月底達到頂峰,二月初才漸漸稍歇。

這場點名遊戲有多紅?網路調查機構Compete.com 公布今年一月的流量排名,Facebook 首度超越新聞集團的MySpace,成為流量最大的社群網站,兩者單月點閱次數分別為十一億次與八.一億次,其中這股點名寫作、閱覽的熱潮,必然扮演重要角色。

換一個角度,Facebook不但掀起一波自我暴露的網路熱潮,諸如「我有扁平足」、「我愛吃鹿肉」、「我喜歡踮腳尖思考」等瑣碎書寫,「隨機二十五件事」的寫作格律也滲透其他領域,變成一種搞笑的流行文體,例如:

科技作家為微軟測試中的新版作業軟體捉刀,寫了一篇「Windows 7的隨機二十五件事」,第一件就是「我跟Windows Vista不是雙胞胎」、第二十四件是「我在Facebook 只有八四八五個粉絲、Linux 卻有九一五○三個」。

體育網站為禁藥醜聞纏身的洋基球星A-Rod,虛構這篇「A-Rod,我的隨機二十五件事」,包括「其實,洩露我吃禁藥的人是托瑞」、「我必須假裝我有二十五個朋友可以點名串連」,最後一條是「現在我該點名誰呢?先點名隊長基特好了,嗯,我猜還有瑪丹娜。」

前陣子,在拍片現場猛爆工作人員粗話,過程被錄影放上YouTube 公告周知的《蝙蝠俠》男主角克里斯汀‧貝爾,當然逃不過此劫,他也被消遣杜撰,其中兩則:「如果我點名你,表示你很他X的專業」、「我曾要求蝙蝠裝要加上乳頭,但被拒絕了」。

有些作家認為這股風潮很無聊,《洛杉磯時報》與《時代》雜誌各刊登一篇文章,抱怨「除非你是名人,否則別告訴我你的二十五件事」、「我終於發現一件比Twitter更愚蠢的事」。

不管你覺得有趣或無聊,這股「隨機二十五」現象,似乎能讓我們窺看,關於「網路風潮如何爆發」、「人際網絡如何延伸為集體書寫熱」、「網路傳播的感染路徑、高峰及消退」等等,事實上,網路雜誌《Slate》就認真地發出問卷,希望追溯這股熱潮的最上游及其心理動力。

結果,超過三千名網友填寫這份網路問卷,《Slate》主編承認,他們還是無法追查原始來源,但他們分析所有問卷,發現一件重要的事:「隨機二十五」現象就像有機體,不再由特定人士設計發動,而是集體演化。

早在去年秋天,Facebook 就開始一波點名串連:「我的隨機十六件事」,當時並未大規模爆發。然後,不同網友發展出不同的數字玩法:隨機十五件事、十七件事、二十二件事,就像某種測試極限的遊戲,甚至出現「我的隨機一百件事」,不過,這些點名串連僅限於某些小圈圈,並未成功擴散。

直到今年元月下旬,就像按對了某個按鈕,轟地一聲,「隨機二十五」現象以驚人的速度爆開。

為什麼是「二十五」?《Slate》認為,數字愈小,跟隨書寫的下線數目也愈小,等比級數擴散的機會也愈少;數字愈大,吸引友人加入遊戲的門檻就愈高,成功機率也打折扣,換言之,在互斥的兩項因素裡,「二十五」獲得青睞,脫穎而出。

《Slate》甚至找來一位病理學教授,從大規模傳染病的理論模型,研究「隨機二十五」的傳播路徑,有興趣的網友請搜尋Slate+ Facebook+ 25 Things 幾個關鍵字。

從台灣的串連經驗裡,還有幾個角度觀察這類現象:

一、媒介性:從最早的實體連鎖信、電子郵件點名(例如前幾年的「我和你一樣」)、部落格點名串連(例如台灣熱過一陣的「我的五個怪癖」),到現在的半封閉社群網站點名,各自發展出不同的串連特性及內容面貌。

二、共通性:不管哪種媒介管道,除了實體信件,網路點名串連都有「自我揭露」與「人際網絡」的共通特質,缺一不可。點名下線是必要條件,許多很有意思的網路串連,例如部落客老貓元月底發起的「我家的年夜飯」,少了點名機制,擴散性較有限。

三、成功要素:揭露題目是否有趣、門檻是否夠低,是否找對社群網絡、在短時間內爆發,是議題能否擴散的重要因素;此外,有些人對於強制點名很反感,如果主題具有某種公益性或公共性,會增加成功擴散的機會。

四、不可追溯性:這類題目一旦引爆,由於透過人際網絡等比級數成長,幾乎無法完全追索,三年前,我曾發起一次「我最喜歡的五個作家」點名串連,有位網友想從上游往下畫出樹狀圖,但畫到第五層就放棄了。

網路節點是人際脈絡與數學的交互作用,Twitter 是最好的證明,Facebook 的「隨機二十五」現象也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