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這部丹麥電影有望捧回小金人!《醉好的時光》驚豔奧斯卡

2021-03-14
作者: 塗翔文

▲丹麥電影《醉好的時光》劇照。(圖/翻攝自金馬影展 TGHFF臉書)

時序進入3月,原本早該頒發的奧斯卡金像獎,因疫情延至4月才舉辦。今年的奧斯卡突然又變得和台灣很有關係,因為代表台灣的《陽光普照》進入了「最佳國際電影」的最後15強,很有機會闖入最後的5個入圍名額。不過目前最被看好的得主,則是來自丹麥的《醉好的時光》(Another Round)一片,這部電影的導演湯瑪斯·凡提柏格(Thomas Vinterberg)從1990年代拍片至今佳作無數,這部題材共鳴度高的新作,有機會成功奪下小金人。

凡提柏格本來就是全球最著名的丹麥導演之一,如果驚世駭俗的拉斯.馮.提爾列名第1,他大概就能排名第2。遙想1998年,丹麥的幾位年輕導演喊出「逗馬宣言」,強調回歸最簡單、質樸、不加文飾的電影拍攝條件與手法,以完全寫實的方式做出影像呈現,在全世界造成震撼。當時的我們二十郎當,眼見這群來自北歐的年輕導演意氣風發,衝向浪頭帶領出一股新潮,除了電影形式上的刺激,也很有革命般的精神衝動,讓遠在台灣的我們也感受到那股力量,崇拜不已。之後拉斯.馮.提爾再拍《白癡》等片,不停襲來的震撼,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當年逗馬宣言 引領電影新浪潮

其中第一號作品就是凡提柏格的《那一個晚上》,在坎城影展首映後佳評如潮,掀起話題。電影從一個富豪與家族親友聚會的派對開始拍起,進而一步步揭開這些光鮮亮麗下各種不堪的祕密與真相,電影敘事、影像都很精采,看得讓人驚心動魄,成功打響「逗馬宣言」第一炮。有趣的是,如今看了凡提柏格的新作《醉好的時光》,某個程度上來說,彷彿同樣在揭露中產階級的中年危機與偽善做作;但時隔20餘年,當年的那股尖銳、犀利,似乎也隨著年歲變得從容、幽默、輕鬆自若。

《醉好的時光》故事主角是高中歷史老師馬德,他的兒女大了,長年婚姻加上日復一日的教學生活,讓他顯得有氣無力,似乎失去了昔日的光彩。某天在與同事聚會後,大夥兒提到有一個「適量喝酒反而會增加工作效率」的理論在流傳著,於是幾個同樣陷入中年危機的老男人好友,決定親自實驗。結果當然酒一杯一杯入喉,漸漸一發不可收拾,最終一切還是失控了,逼得他們不得不回頭重新面對被酒精蒙蔽的真實人生。

喝酒,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我特別喜歡這部電影裡開放自由的觀點,一如預期,喝酒過了頭肯定會出事,無論真實世界或戲劇原理,都該是這樣操作。但這部丹麥片卻一點也不淪為說教,導演把答案交給觀眾自己心領神會,在電影情節裡,一次的擦槍走火或許換來些既殘酷又現實的教訓,但也不代表就得宣示那種高道德標準的明鑑式作風。我特別鍾愛這部電影的結尾,酒還是可以喝,而且某個程度上來說,它還是有正面的力量與效應,只是它不該作為逃避現實的法寶,也不是可以嚴格自我控制的東西,偶一為之,適量而止,它還是一樁美事。

所以喝酒與否、該不該喝不是重點,《醉好的時光》真正最重要的命題還是中年危機。透過這個老師的角色,已燒不出任何熱情的教學方式,竟然反過來被學生挑釁質疑;看似平靜安穩的婚姻與家庭生活,其實早已失去任何一絲火花。在酒精催化之下,彷彿一切暫時獲得新生與轉機,但這只不過是靠著酒精製造出像放煙花般的短暫燦爛假象,瞬間過後,更赤裸殘酷的真相便暴露無遺。電影述說的主題精準如正中紅心,卻不陷於嚴肅或乏味的說教邏輯之中,甚至帶有一股信手拈來、談笑風生般的幽默自在,這大概是奧斯卡會員很能心有戚戚焉的關鍵因素吧。

把酒豈言歡 中年危機才是命題

男主角麥斯.米克森(Mads Mikkelsen)也是電影成功的因素之一,這位我私下常戲稱是「丹麥一哥」的演技派男星,不僅有特殊、性格的外形,同時也能勝任各種角色。就像他先前與凡提柏格合作的坎城封帝之作《謊言的烙印》,他同樣飾演老師,被小朋友指責性騷擾,那亦正亦邪的外形與表演風格,讓這個角色展現豐富的複雜度,感覺在有與沒有、善行與惡行之間擺盪,更增添情節的曖昧與深度。更不用說他因為演出《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等好萊塢作品,所累積的國際知名度。這次在《醉好的時光》裡,我覺得他厲害的是「鬆」的那一面,整個放鬆的演法,讓酒精催化前後的差異變化,自然浮現,也完全掌握了角色讓人尷尬,卻又令人同情的兩難。

雖然我們愛國主義發酵,衷心希望《陽光普照》有機會入圍奧斯卡,甚至最後一舉攻頂;但有機會看看別人的佳作,似乎才是這些獎項背後最正面的效應。《醉好的時光》從丹麥人愛喝酒的傳統切入,談的還是你我都能共感的生命議題,舉重若輕之間,看得出導演累積多年的功力與歷練,最後如果真的得獎,也絲毫不僥倖。

延伸閱讀:

塗翔文:《孤味》與《同學麥娜絲》同場輝映 金馬獎的人生況味

《鬼滅之刃》10天創百億日圓票房!拆解暴紅背後的真正原因    

Netflix年複合成長30%讓投資人熱情追捧 對比台灣內容產業為何做不起來?

魏德聖「百億電影夢」的大膽實驗!挑戰群眾募資,他要如何打中台灣人的心?

肯尼斯.羅格夫:《后翼棄兵》中的快與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