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二大新創板塊 如何孕育新明星產業?打造台版那斯達克 還差關鍵一步

2021-03-15
作者: 涂憶君

▲證交所2021年歡度60周年慶,台灣創新板也即將誕生。(圖/彭世杰攝)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走馬上任後,火速推出「資本市場藍圖」,其中一大策略,就是由證交所與櫃買中心分別推出「台灣創新板」與「戰略新板」。兩大板在2021年第3季上路後,台版那斯達克是否真能因此誕生?

目前,台灣的資本市場有上市、上櫃、興櫃三大次級市場,但上市、上櫃對資本額有至少5千萬元以上的要求,興櫃市場雖然對公司規模和設立年限等沒有嚴格限制,公司也須採用一般公開發行,也就是對於財報、內部風控的規則都比照上市、上櫃。

2014年,櫃買中心推出「創櫃板」,首次讓新創業者在沒有任何資本額限制,也不用公開發行的情況下,可進到創櫃板募資。不過,創櫃板成立6年以來,至2020年12月底雖然總計讓179家業者登板,但成功登入興櫃的業者只有12家,再晉升至上櫃市場者,更是只有邑錡和意德士兩家。

新制第3季上路 有助業者銜接國際

熟悉新創與資本市場對接的資深新創業人士就認為,創櫃板沒有交易的性質,募資金額也有限制,讓創櫃板成了冷凍櫃;而在2018年推動的多元上市方案,更是為大型未獲利公司而生,也無法讓新創公司真正受惠。

不過,這次的「台灣創新板」和「戰略新板」或許將有所不同。齊威資本執行董事黃沛聲就指出,新創成長大略可以分為3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創投類的早期資金進駐,第2階段是邁向IPO市場,第3階段是走向國際。過去台灣在新創IPO市場付之闕如,容易讓訴求「出場」的創投業者拳腳難開,台灣創新板與戰略新板的誕生後,讓新創有機會持續壯大,也讓創投業者成功換手的最佳市場。

根據證交所與櫃買中心發布的最新掛牌條件,台灣創新板市值最低要求要有15億元以上;戰略新板則成為「興櫃市場下的第二板塊」,也就是沒有任何資本額要求就能申請。資深業內人士就指出,這和過去資本市場最大的不同,就是掛牌條件從「資本額」,過度到「市值」,讓新創不再需要背負過大的成長壓力;再加上兩個板都採取簡易公開發行,較一般公開發行要求寬鬆許多,對於新創掛牌都有一定的友善度。

不過,兩大板塊的設立和政府對於新創的想法,仍有三大美中不足的地方。第一,交易門檻仍太高。首先從「投資人條件」來看,有三大類投資人可以投資台灣創新板和戰略新板,第一種是專業投資機構,第二種是創投,第三種則是自然人。

設下投資人條件 恐衍生矛盾

據證交所說法,考慮新創公司投資風險較高,除了專業投資機構與創投可進場交易外,自然人的條件較為嚴苛,除符合兩年證券交易經驗外,必須淨資產達1千萬元以上、或是近兩年平均年收入150萬元以上。

黃沛聲就指出,自然人如以淨資產評斷是否適合參與,將會衍生矛盾的問題:高資產客戶多數集中在有一定年紀與社會地位者身上,這些人多數訴求穩定獲利,恐怕不會選擇積極投資新創板或戰略新板。

以上海科創板為例,其制定的參與者標準,是審查申請前20個交易日證券帳戶及資金帳戶內的資產,日均不能低於人民幣50萬元,以及有24個月以上的證券交易經驗,並未限制收入或淨資產多寡。

再者,在台灣創新板與戰略新板掛牌的新創,仍是參照上市、興櫃的條件收取掛牌費用,並無優惠,「兩大因素恐怕都會讓新創業者卻步。」業內人士認為。

成功條件 政府主動輔導、帶新創出海

第二,台灣新創公司仍缺少募資出海口。在新創資金生態系中,一家新創公司從種子輪走到上市需經過多輪募資,包括A輪確立商業模式、B輪拓展市場、C輪擴大業務並準備上市等目的都相當明確,並由不同策略定位的資金接手,才能一輪一輪做大公司估值;但台股過去不受資金追捧,本益比長期在15、16倍左右遊走,近期才升高至25倍,反觀上海科創板本益比48倍、深圳創業板38倍,台股對新創公司仍缺乏吸引力。

除了本益比恐不具競爭力外,財團法人臺北市創業者共創平台基金會董事長顏漏有就觀察,台灣投資人仍較喜歡投資現有產業,對於新產業、新模式的接受度仍低,新創對於在國內資本市場募集到一定的資金就會有疑慮。

▲創櫃板立意良善,卻未達到明顯成效。(圖/陳俊松攝)

尤其,最被政府視為指標性的台灣新創業者Gogoro、Appier,其中Appier已確定前往日本上市,「在國外可以享受更高的本益比,也有成熟的輔導制度,許多新創業者根本沒有想在台灣掛牌。」

況且掛牌後,新創仍需對外募資,若交易所能持續協助提供「能達成商業模式的市場行銷與溝通」,才能真正帶領新創出海,而不只是簽訂多張不具實質效力的意向書;像是那斯達克交易所會和眾多交易所如紐約交易所、印度國家證券交易所等簽約,定期帶著新創公司前往各地路演,讓新創更有國際競爭力。

第三,證交所、櫃買中心身兼制定遊戲規則與監管角色,偏重「防弊」優於「興利」;台灣目前新創發展狀況是,國發會、工研院、金管會等政府機關及大專院校、民間團體,都有各自的新創培育計畫或是育成中心,但始終未有一個新創和資本市場對接的接口。

這將導致新創在發展的過程中,不清楚或沒有管道直接了解台灣的掛牌機制,但借鏡國外,那斯達克交易所下設有「那斯達克創業中心」,目標是孵化新創直接往掛牌之路邁進。

主管機關或應翻轉長期存在的本位主義,不要讓新創業者只能「主動」迎合政府制定的掛牌條件,必須轉換成主管機關帶頭挖掘新創新星,才有機會創造新創和資本市場雙贏。

一如台經院研究6所副所長范秉航分析,政府未來或許不應該讓兩個板塊流於掛牌家數的KPI成績,反倒應該積極了解台灣新創市場到底規模有多大、需求有多少,由下而上規畫,才有機會推動完整的新創資本市場。

延伸閱讀:

小股災疑雲解碼〉投資人免驚!3個跡象看懂2月底股債雙殺的訊號

太陽能、電動車...決勝二兆美元卡位戰 11檔綠能概念股商機報到!

台達電股價狂飆的秘密!掌握「電動車心臟」  領軍台廠打造下一座護國神山

首談銀行開放戰心路歷程》盧正昕:台灣只有老闆和夥計,沒有專業經理人

決勝Bank 3.0新時代!瞄準明日金融 銀行搶攻數位戰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