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中國灰犀牛──人口懸崖

2021-03-03
作者: 陶冬

▲(圖/Pexels)

1990年1月1日,有2784名嬰兒在上海誕生;十年後同一日,1148名嬰兒誕生;再十年後同一日,380名嬰兒誕生;至2020年的同一日,156名嬰兒誕生;今年同一日的上海,僅有27名嬰兒誕生。

上海市的出生率正在出現斷崖式的下跌。疫情期間,夫妻被迫整天待在家裡,也沒對出生率帶來統計資料上可察覺的反彈。

上海的新生兒出生統計,其實是全國生育狀況的折射。中國的出生率於2019年降至千分之10.5,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最低的,已經進入「超少子化」狀態。這個數字無論與本國資料還是和國際資料相比,都是極低的。急降中的生育率、出生率,宣告了幾年前的「單獨二胎」和「全面二胎」政策失敗,也敲響了對中國經濟乃至民族存亡的警鐘。

中國經濟存在著林林總總的「灰犀牛」,大概率發生、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其中最大的恐怕就是人口懸崖所帶來的衝擊。人口問題,在經濟學中屬於長週期範疇,是看得見摸得著的長期存在,預測難度不大。它的到來,以十年甚至百年為計算單位,也許對股市一朝一夕的變化影響有限,但卻對經濟的長遠發展關係重大,最終影響到每一個家庭,影響到國家的前途。人口週期的變化,根本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也不是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可以干預的。

人口懸崖對中國經濟的第一個重大影響,是人口紅利的消失。勞動力供應的下降,先導致製造業從業員的萎縮,然後帶來服務業成本的上升,觸發一系列行業的變局,或生產線外移,或產業升級,最終也許仍然躲不開服務業成本的迅速上漲。

看病變貴、房價崩跌 是未來隱憂

第二個重大影響是醫療費用的暴漲。中國60歲以上老人占總人口超過17%,這群嬰兒潮出生的人群對醫療資源的占用和所產生的費用明顯增加。更重要的是,未來20年年齡超過80歲的超老齡人口預計會暴漲,而80歲以上年齡段的醫療開支是60歲以上年齡段的8倍。

人口懸崖對我們的最大影響是房價。日本1990年代房地產泡沫的破滅,有日圓匯率急升和事後央行政策失誤等原因,不過最大的基本面原因在筆者看來是人口結構的逆轉。日本戰後嬰兒潮人群逐步通過人生週期的拐點,儲蓄增加,於是花錢減少、投資欲望下降,而年輕人不僅數量少,而且就業機會不穩定,形成經濟與就業的惡性循環。人口結構迅速老齡化,是日本房地產一蹶不振的根本原因。

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會不會也經歷日本的一幕?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在筆者看來靠著5個引擎帶動起飛的。經濟與收入的增長、人口增長、貨幣超量發行、城鎮化運動以及政策支持。筆者認為經濟與收入增長、貨幣超量發行依然存在,城鎮化速度放慢,不久會見到人口淨增長的拐點,政策支持就比較微妙。

筆者認為,中國的房地產政策分供應端管理和需求端管理。對於供應端,管制力度明顯加大,防範房市爆出黑天鵝。去年夏季推出的三條紅線政策,卡住了多數非國有房企的融資管道。「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成為非國有房企的一道緊箍咒,甚至是催命符。在需求端,政府的政策管理相對溫和,主要是運用房貸尺度來調節流入市場的資金數量,重在防範系統性風險。筆者暫時看不到房價大跌的風險,不過人口老化之下,居住需求下降是可預見的。

房價、教育費重壓 是生育困境

中國曾經希望通過放寬計畫生育限制,扭轉人口增長失速問題,但是看來這項政策失敗了。對於今天的年輕人來講,高騰的房價和教育開支重壓之下,沒有強烈的生育欲望。

韓國比中國早20餘年實施了計畫生育政策,由於生育率急降,於1996年取消了計畫生育政策,但是生育率並沒有因此而明顯反彈。直至政府採取了一系列獎勵措施之後,才緩慢地出現了轉機。

中國在放寬計畫生育政策上,繼續唱慢板。國家衛生與健康委員會透露,即將對東北地區開展全面開放生育的試點。中國人口增長出現斷崖式下跌、人口老化和結構性倒掛嚴重,這些出現是板上釘釘的事,根本不需要再慢吞吞地試點。不解決住房、教育、育兒、醫療成本問題,光光開放生育也是不夠的,低生育率在中國已經成為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東北人口流出嚴重,其背後是經濟和就業市場缺乏活力,經濟基本面因素勢必影響東北的出生率和人員流動率。

中國的人口懸崖現象已經是迫在眉睫的社會問題、經濟問題,需要一個漫長的解決過程。韓國前車之鑑表明,重新培植生育文化是一個艱難、曲折的社會工程,並非一項政策便可一蹴而就的。中國必須下大力氣扭轉生育率急跌的局面,對此掉以輕心是對民族的未來犯罪。

延伸閱讀:

陶冬:拜登新政能走多遠?

黛莉亞.馬林:疫情改變企業供應鏈 能催化生產力?

揭開台積電獨霸下的台股真相!看懂萬六行情,挖掘下個投資機會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