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黛莉亞.馬林:疫情改變企業供應鏈 能催化生產力?

2021-03-03
作者: 黛莉亞.馬林

▲疫情已使愈來愈多富裕國家企業減少仰賴全球供應鏈,而在本國增加投資於機器人。(圖/攝影組)

自2000年以來,先進經濟體的生產力成長一直疲軟。2005至2016年間,美國生產力年均僅成長1.3%,不到1995至2004年間年均成長率2.8 %的一半。至於經合組織的其他成員國,生產力年成長率則從1995至2004年間的2.3%,降至2005至2015年間的1.1 %。

鑑於近年數位創新和人工智慧方面的快速進步,這種成長乏力的情況顯得很矛盾。正如布林優夫森(Erik Brynjolfsson)、洛克(Daniel Rock)和西佛森(Chad Syverson)指出:「我們到處都能看到變革性新技術,但在生產力數據中就是看不到。」不過,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是否可能促使企業加快採用機器人和節省勞動力的其他創新技術,因此促進生產力成長,從而協助解決這種矛盾?

全球化反轉 機器人成本降低

我與合作夥伴的最新研究顯示 ,疫情已使愈來愈多富裕國家企業減少仰賴全球供應鏈,而在本國增加投資於機器人。這是因為疫情改變了這兩種生產模式的相對成本。仰賴全球供應鏈的成本提高,不確定性也增加,許多企業預計未來將有更多抗疫封鎖措施擾亂生產。與此同時,在當前經濟危機中,利率降低壓低融資成本,從而降低了機器人相對於勞工的成本。

因此,已開發國家的企業預計將把一些生產活動從海外(例如中國)遷回本國,並投資購置德國或美國的機器人。我們估計,病毒大流行導致不確定性增加,可能使全球供應鏈活動減少35%。此一變化加上利率降低,可能使富裕國家的機器人採用率提高76%(但不確定性增加同樣可能阻礙這方面的投資)。

減少仰賴全球供應鏈、增加投資在機器人上,這種轉變能否加快先進經濟體的生產力成長,將取決於機器人創造的生產力成長能否超過海外勞工。幸運的,是我們有實證證據可以提供一些線索。

將生產遷到中國或東歐提高了已開發國家企業的生產力,因為這些地區的工資比已開發國家低得多。例如德國企業在供應鏈的某些環節使用東歐而非德國勞工,造就了整個經濟體的生產力成長,為德國的「超級競爭力」做出了貢獻。

估算採用機器人帶來的生產力成長則棘手得多,因為結果取決於企業只是利用機器人取代勞工,還是重新組織生產以發揮人工智慧的潛力。後者可以創造全新的職位,造就生產力快速成長。

根據艾塞默魯(Daron Acemoglu)以及雷斯特雷波(Pascual Restrepo)最近的研究顯示,美國企業現在使用機器人主要是將以前由勞工做的工作自動化,而不是創造新職位。他們發現,1947至1987年間,自動化導致勞工失業,但影響因為其他新技術創造出新職位而遭抵消。但在過去30年裡,後者遠遠未能抵消前者的影響。因此,自1980年代中以來,勞工占美國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勞工分到的國民所得比率)一直降低。企業致力自動化,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即使出現了人工智慧革命,近年生產力成長仍如此疲軟。

此外,關於技術創新的研究顯示,一項新技術要充分發揮其潛力,往往需要頗長一段時間。應用新技術相當費時,而且潛在的結構調整愈是深刻和深遠,從技術面世到充分產生經濟作用的時間就愈長。技術要充分發揮效益,往往需要費時的輔助投資。

從這些發現看來,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不會很快開始加快生產力成長。這對世界貿易的前景有重要的涵義。在1990至2008年的超全球化時期,全球供應鏈貢獻了世界貿易成長的60至70%,因為富裕國家的企業將生產遷到東歐和中國,以受惠於較低的勞動力成本。它們將這些地區製造的產品進口到本國市場,促進了中間產品貿易的成長。

除非先進經濟體的生產力成長加速,供應鏈被擾亂和生產活動回流很可能將導致世界貿易放緩。如果採用機器人提高了富裕國家企業的生產力,它們將變得更有競爭力並增加生產,因此將從開發中國家進口更多中間原料。

供應鏈裂解 世界貿易恐放緩

世界銀行的阿圖克(Erhan Artuc)、巴斯托斯(Paulo Bastos)和瑞克斯(Bob Rijkers)在2018年的一篇論文中採用上述論點,提出了較樂觀的世界貿易展望。但最近另一項研究顯示,美國增加使用機器人導致企業從墨西哥撤回供應鏈,並讓先前遷移到墨西哥的一些職位消失。

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對全球經濟和企業的商業模式產生了巨大、突然和可測量的影響。這場瘟疫對生產力成長的影響也可能非常顯著,但需要較長時間才能判斷。

延伸閱讀:

Q1聚焦半導體、車電、5G…法人追捧權值股 4大題材最吸金,先科技後傳產

告別疫情受害股,DRAM、汽車零組件兩大族群逆轉勝

台積電輻射效應發威 半導體、營造建材、綠能 三大族群撐台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