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台泥變sexy?張安平3動作拚轉型:該賺給股東的錢我會賺!

2021-02-25
作者: 陳雅潔

▲台泥董事長張安平。(圖/陳俊松攝)

2月3日,台泥位於花蓮和平鄉的DAKA園區開放剛滿周年,董事長張安平為園區內寶特瓶、飲料杯與電池智慧回收設備揭幕,也展示了和平廠內的廚餘處理設備;還透露今年6月,即將在與和平一溪之隔的宜蘭南澳漢本海灘,啟動全新的海洋驛站創生計畫。

今年也適逢台泥成立75周年,問張安平對此有何感想?「今天剛好是立春,很好的日子,是一切的開始,就希望新年長新芽吧!」

致力減碳 與國際市場接軌

場景回到5年前,在某場台泥70周年活動時,當時的董事長辜成允說,台泥70才開始,除發展水泥傳統行業外,台泥還涉足廢棄物處理、微藻固碳及水資源處理等環保事業,構建出水泥產業所特有的「綠色環保價值鏈」。令人遺憾的,辜成允在幾個月後驟然離世。如今回首檢視,他所描繪的藍圖,正由當時匆匆接手董座的張安平一一實現中。

但當時沒有人能想像得到,5年後當台泥75周年時,環保水泥產品已經落腳非洲;能源事業從燃煤延伸到太陽能,還有地熱發電,甚至連台泥花蓮廠都改造為和平DAKA開放生態循環工廠,開放免費入園一年來,累積270萬到訪人次。園區即將展開的第二階段計畫中,除了加入廢棄物處理,推動循環經濟,還會加入新的合作夥伴捷安特。

張安平是近50年來,台泥第一位不姓辜的董事長,但接任董座4年,已徹底改造台泥。從他上任後,台泥不再自許「台灣水泥業龍頭」、「中國水泥產能前十強」;而改以「處理人類文明與大自然之間複雜關係的綠色環境工程公司」,對外溝通。甚至以「減碳計畫」作為法說會的核心內容,當法人的問題依舊圍繞著報價、水泥市場展望,對於現場沒有一個人針對台泥的減碳作為提問,張安平也毫不諱言地表示「我很失望!」

環境議題益發急迫,沒有人能置身事外。張安平除了個人對此格外關切,在台泥內外都大力推動減碳,事實上處於水泥這樣的產業,環境破壞、高耗能高排碳的本質,台泥如果再不設法扭轉,對未來發展也是極大威脅。

尤其是新世代的環境意識,讓水泥業一方面難以再追求規模成長,另一方面連資本市場也開始出現排斥的聲音。愈來愈多的投資法人或基金,聲明將剔除高耗能產業相關的投資標的,美國哥倫比亞、史丹佛、耶魯,以及英國劍橋、牛津等全球超過150間大學,也表示拒絕投資化石燃料、高汙染等產業。

在台灣,以投資優質高息權值股為重要收入來源的台大校務基金,從2017年開始就面臨台大學生會倡議應與高汙染、高碳排放產業「割席」的聲音。經過學生不斷爭取,台大校務基金終於在2020年12月25日完成自相關投資標的撤資,台泥就是其中之一。

校方還在今年度財務規畫報告書中指出,未來投資原則除了個股,連所投資基金中含有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爭議性之公司持股,單一個股持股也不得超過5%,基金總持股不得超過20%,否則也將贖回基金。

▲台泥和平DAKA園區開幕至今,已成為花蓮第3大觀光景點。(圖/取自台泥官網)

▲台灣每年寶特瓶使用量高達45億支,DAKA園區第二階段便啟用寶特瓶回收裝置,減輕環境負擔。(圖/資料室)

轉型三部曲 增加投資亮點

這是全台灣、全亞洲首例,但顯然這股風潮不會就此結束。此外台泥的重要小金雞和平電力,與台電的供電合約即將於2025年到期,在空汙標準加嚴的趨勢下,屆時這座燃煤電廠恐怕很難避免除役。台泥每年約可認列來自和平電力約30億元的轉投資收益,恐將因此歸零。

投資市場的風向已變。「像台泥這樣的公司,市場的標準會拉得更高,」一位基金經理人指出,這一次全球主要股市,大部位的資金都沒有進入過去是一般股民最愛的大型權值傳產股,顯示穩健、高殖利率的題材,在股市的吸睛度已大不如前,「台泥需要更sexy的東西來吸引投資人。」

分析近年台泥的改造工程中,可以發現其中最重要的三項動作,其實也就是台泥未來的投資亮點。用投資界的語言來說,台泥確實正努力變得更sexy。

首先是整合轉投資、收斂投資架構。辜成允在世時,就推動將在港上市的子公司台泥國際私有化,但最終因大股東嘉新水泥反對而功敗垂成。同時身為台泥和嘉泥關係人的張安平上任後,立即完成辜成允的遺志,讓台泥國際下市,成為台泥持股的百分百子公司。接著,再透過子公司台泥循環綠能,2019年併購了原屬於關係企業中橡所投資的鋰電池生產廠能元科技,將能元從興櫃撤除公開發行。2020年又透過公開收購,讓集團另一家上市公司信昌化工下市。

「4年之年主動讓3家子公司從資本市場撤出,應該是台灣企業集團史上首見。」會計界人士分析,推動企業股票上市的成本不低,台泥這麼做,一定經過縝密的計算。可以確定的是,台泥國際負責台泥中國、香港及菲律賓的業務,下市成為百分百子公司後,不但讓台泥省下了管理成本,還可以完全認列這些在水泥需求高速成長的新興市場收益。這一點,可以從台泥2018年的營收和獲利立即大幅度躍升看出。

至於能元、信昌化,都是近年營運遭遇瓶頸,表現未能符合股東期待的公司。法人推測,「撤銷公開發行後,能元、信昌化想擴大投資、升級,都可以直接由富爸爸台泥說了算,降低未來增資、轉型、發展新事業的阻力。」

▲張安平(左)接任台泥董事長後,除了培訓接班人辜公怡,也積極為台泥轉型。(圖/陳俊松攝)

▲辜家執掌台泥將近半世紀,圖為1991年辜振甫(右)將總經理一職交棒辜成允(左)。(圖/資料室)

布局綠色事業 環境、發展雙贏

第二步,擴大綠能、減廢、循環經濟等減碳項目的投資。台泥近年的重大投資,在新能源、廢棄物處理項目的比重極高,這些領域確實是目前全球在氣候變遷加劇的氛圍下,投資界也高度關注的熱門議題。「雖然沒有人希望問題變得更嚴重,但問題有多嚴重,潛在商機就有多大,」一位法人指出。

若以現階段子公司台泥綠能的再生能源建設為例,目前已發電裝置量為35百萬瓦(MW),建置中裝置為49MW、規畫中裝置量為92MW,目前的年度發電量可達到將近1.3億度電,相當於減碳量約6.9萬公噸。台泥綠能預估到2025年成為管理5百MW以上的再生能源電廠,以近5年台電對再生能源的收購價格平均每度至少3元計算,可為母公司台泥帶進的收益,其實不容小覷。

張安平不只一次強調,這些投資都是為這個世界好,絕不是亂花錢,但「該賺給股東的錢,我還是會賺。」現實的是想要股東支持,除了宣揚理念,也不能令買了台泥股票、期待報酬的股東失望。張安平做的第3件事,就是確保台泥獲利穩定,因此核心本業——水泥跨出亞洲以外,進軍歐非,獲得更大的市場。

在台泥的整體營收之中,水泥事業占比仍超過7成,中國更是自2000年起就成為主要獲利來源,2019及2020年的毛利率都高達3成以上。雖然受到疫情阻隔,張安平也甘願前後隔離28天,在2020年底親自飛了一趟中國,了解當地市場及各廠的情況,尤其是在杭州興建中的台泥總部大樓進度,顯見中國業務對台泥而言仍舉足輕重。

▲花蓮和平鄉是台泥在台灣最重要的生產基地,台泥的綠色新事業也大多在此處孕育。(圖/台泥提供)

水泥前進非洲 不獨沽中國 

只是經歷過去幾年整體環境丕變,台泥的海外大業已不再獨沽中國,甚至歐洲也只是中繼站。2018年,台泥宣布投資340億元,與土耳其集團OYAK共組合資公司JVC,台泥入股4成、OYAK用資產作價持股6成。這起合作案,台泥順利取得土耳其1千2百萬噸水泥產能及16%市占率;隔年又透過JVC,併購葡萄牙水泥廠Cimpor,等於2年內在歐洲取得2個據點。

透過JVC,台泥再推進非洲大陸,首站象牙海岸產能80萬噸的環保水泥新廠已經在去年11月投產,在非洲還有另外一個項目進行中。這些新廠的產品,都是環保水泥,特色是低碳、進入門檻高,不過毛利也高。

台泥為台灣第一家股票上市公司,辜家即使為第一大股東,由於持股偏低,仍屢屢面臨經營權保衛戰。無論是辜成允或張安平,都背負著以經營績效穩住董事長寶座的壓力。張安平讓台泥的轉骨工程以穩定獲利為基礎,永續發展為願景,加速部署ESG,也讓這棵75年老樹,再生新芽。

延伸閱讀:

台泥集團全力拚減碳 張安平因這點直言對法人「很失望!」

Q1聚焦半導體、車電、5G…法人追捧權值股 4大題材最吸金,先科技後傳產

14檔傳產中概股潛力不容小覷!中國經濟強勁復甦,在地扎根企業受惠多

股市要崩盤了?謝金河曝台股內涵:緊盯這「5大超級企業」!

他專買低價股,1年獲利40%!菜販股神,一檔股賺進上億身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