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秒殺芒果製果乾 玉井之門的發跡之路

2021-02-23
作者: 段詩潔

▲玉井之門創辦人徐瑞基與先生蔡阿財。(圖/彭世杰攝)

大片芒果乾入口香甜,曾經被選為府城十大伴手禮、台灣美食伴手禮,專賣天然果乾的玉井之門,位於台南赤崁樓對面的門市,飄著濃濃文青風,在街頭獨樹一格。

芭樂、鳳梨、情人果等各式果乾陳列,最受歡迎的還是芒果乾。不論是晶華、晶英酒店的迎賓點心、入菜原料,或是台南市文化局贈與外賓的伴手禮,不少都出自玉井之門。

不要看這小小一包果乾,一包無糖愛文芒果乾需要四至五顆芒果才能製成,十五斤新鮮愛文芒果僅能製成一斤愛文芒果乾。愛文口味香甜,產季六月初至七月中;凱特芒果特色是果肉Q、口味酸,產季在九月初,但凱特成果時就已經壞掉,所以生果就要採下來,以人工方式催熟,在工廠還可以看到凱特芒果蓋棉被的畫面。

人工催熟是關鍵 果乾製作很費工

玉井之門與果農契作,進入工廠後還要經過不少程序,篩選大小、清洗、削皮、剖半、冰箱冷烘焙、熱烘焙七十二小時,半成品再送進零下二十度冷凍後退冰包裝。

芒果產期僅有一個月,就要做出一年的量。產期時間,會有十位阿姨一起削芒果,一天可以削掉七千多斤芒果,削一顆芒果只要花七秒鐘時間,連曾經來採訪的日本新聞電視台都大感驚訝。僅是愛文芒果單一品項,玉井之門去年約收購四十五萬斤,營業額保守估計一年超過三千萬元,創辦人徐瑞基笑說,「我先生都說,我們家現金都冰在冰箱裡」。

踏進果乾領域超過二十年,一開始卻是迫於現實與無奈。徐瑞基回憶,當年跟著親戚一起去中國投資馬口鐵生意,結果賠了兩千萬元,輸到連現金都沒有,人生只能重新開始。當時農產品沒那麼發達,在農會供應與贊助下,五十人產銷班突破傳統,開始製造果乾。

徐瑞基之後與先生蔡阿財自立門戶。她會拉糖蔥,一開始就切入百貨公司,前頭拉糖蔥吸引客人,後頭賣芒果乾。一開始當然很辛苦,從溫度、氣候、冰鎮時間等,都要一一摸索。

談起當年一切歸零,徐瑞基有點紅了眼眶,她說這輩子最辛酸的事,就是當年兒子考上異地的好學校,卻因為家裡沒辦法支應每個月的通勤開銷,只好轉學。「小孩子當著你的面掉眼淚,是我們夫妻往上衝的最大動力。」

原本在高中機械科當老師的兒子蔡明寰,如今也回到家裡幫忙,「剛回家很不適應,老師週休二日,回來全年無休。」第一代與第二代之間碰撞的火花自然不少,蔡明寰回來後開始接觸電商,目前電商占了營業額約三成。開發上也有不同想法,例如改良芒果乾製程、轉型綠能烘焙等,包括水果下腳料再生利用。例如目前正在進行的,芭樂籽萃取出成分為洗面乳粒子等企業輔導案,而芒果的皮和果核處理要花很多時間,也有生技公司來收購。

疫情重創生意 新廠落成考驗大

徐瑞基的弟弟、玉井之門經理徐增埕說,以前大家對果乾的印象,就是次級品、壞果,他強調,果乾不叫蜜餞,蜜餞是加很多酸、糖、鹽,一整包吃起來味道都一樣,但真正的水果像鳳梨,沒添加就吃起來風情萬種。選用好的材料,就不用多餘調味,沒有化學色素、防腐劑、糖精等,吃在嘴裡直接還原新鮮水果滋味。

徐瑞基無奈地說,疫情期間,生意掉到兩、三成,連已經談了兩年、本來接了一千五百萬元訂單,二月要出貨日本超市超商販售,都因為疫情而暫緩。徐瑞基表示,參加東京國際食品展已經十四年時間,起心動念就是要走向國際標準,做合乎制度與法規的廠房。玉井之門也向台糖租了二千四百坪的地,工廠蓋了三年,目前已投入超過六千萬元,將於明年正式投產。

台南市政府文化局正在整修玉井糖廠招待所等建物,規畫成占地近兩千坪的「噍吧哖事件紀念園區」,玉井之門的新廠也在附近。文化局人員表示,盛產芒果最有名的就屬玉井與楠西兩地,玉井之門在果乾產能規模數一數二,未來新廠落成後,也將帶來不一樣的新氣象。

玉井之門
成立:2000年
創辦人:徐瑞基
營業項目:天然果乾製造
年營業額:逾三千萬元

延伸閱讀:

日企超愛關廟鳳梨 一顆500元照樣買

快報!CACAI CACAO獲得英國皇家學院巧克力大賽銀獎銅獎

行走府城 順暢無阻〉從騎樓到人本道路 看見友善城市

任希浩:台南小覓祕麵食所 藍晒圖裡的百變玫瑰

任希浩:台南義式私廚MO. LAB 堅持傳統的進化版義大利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