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唐維怡6大關鍵看懂威士忌投資學!拍賣市場熱絡 高年分酒款身價暴漲

2021-02-21
作者: 唐維怡

▲山崎50年第一版,2019年以台幣1351.25萬元成交,刷新全球日本威士忌的拍賣紀錄。(圖/羅芙奧藝術集團提供,以下同)

2020年末,與許久不見的好友S相約台北一家頗具知名度的威士忌酒吧。幾個單杯下肚,聊起兩週前才結束的羅芙奧秋季藏酒拍賣。滑著手機看到成交紀錄連聲驚呼:「響30年一瓶要19萬元!麥卡倫30年一瓶竟然要26萬元!」S頗為惋嘆地說:「以前麥卡倫30年都是一箱箱買來請客,一個晚上就不知道喝掉多少瓶,現在這價錢⋯⋯還真喝不下去啊!」是的,只要有在關注威士忌的朋友,多少都會有這種今非昔比的感嘆。

2014年以來熾熱的市場氣氛,顯示著威士忌投資學的興起。僅僅4年,山崎18年就從3千多元翻漲至如今近3萬元;普飲酒款如此,稀有與高年分威士忌身價更是暴漲。

60年麥卡倫 單瓶身價6千萬 

一瓶1926年蒸餾的麥卡倫珍稀系列60年,在2019年倫敦的一場拍賣會中以近6千萬元的價格收槌,成為迄今全世界單瓶成交價格最高的紀錄保持者。然而,酒標不同的同款酒2007年現身拍場時,兩瓶才僅7.5萬美元,約台幣220萬元。

根據英國Knight Frank於2019年公布的奢侈品投資指數(KFLII),威士忌是富豪階級另類投資標的中潛在回報率最高的品項,遠遠超越排名第2的經典車。

▲響30年技壓群雄,2008年得獎,將日本威士忌推向世界舞台,近兩年成交價都超過20萬元。

此外,除邦瀚斯(Bonhams)與羅芙奧(Ravenel)深耕多年外,全球兩大拍賣巨頭蘇富比(Sotheby's)與佳士得(Christie's)也陸續在2018和2019年設立烈酒部門,正式加入威士忌戰局,顯示對威士忌拍賣前景的信心。拍賣市場的火熱與收藏等級酒款的飛漲,使得威士忌已然脫離飲料的角色,成為具有投資價值的收藏品。

關鍵六點 拍賣市場的必修課

然而,威士忌整體市場的起飛,並不代表所有的威士忌買了都是穩賺不賠,如何選擇收藏與投資的標的,成了市場中每個人都在琢磨的學問,且讓我從拍賣市場的角度提供大家一些參考方向。

關鍵1:產地。首先,挑選標的物首重產地,一瓶酒的來歷大抵決定了它的市場流通性;不同產地的威士忌更因各有特色,各自有死忠的支持者。在全球最大的酒類交易市場倫敦,蘇格蘭威士忌蔚為主流,而美國波本威士忌則在第2大的紐約市場引領風騷。亞洲市場比較特別,過去4、5年日本與蘇格蘭威士忌一直處於此消彼長、分庭抗禮的狀態。無論如何,在網路幾已模糊了市場界線的現下,威士忌市場的區隔性仍值得留意。

▲左圖:山崎50年使用日本第一座直立式蒸餾器萃取,部分酒液更於日本獨有的水楢橡木桶中陳放超過半世紀。右圖:輕井澤Karuizawa 1960以1057.5萬元成交,與山崎50年並列日本威士忌的顛峰之作。

關鍵2:品牌。對消費者來說,品牌精神與形象不僅僅是生活態度與品味的選擇,鮮明的形象與明確的市場定位,更代表著品牌經營的策略與方向,這些對於該品牌的收藏價值與未來市場價值都有劇烈的影響。

至於如何判斷哪些品牌屬於經典,我會建議對收藏威士忌有興趣的朋友,平時可以關注各大拍賣行的威士忌拍賣資訊,觀察哪些品牌不斷出現、哪些品牌的作品較受藏家喜愛、哪些品牌在拍賣會中的交易額相對較高,麥卡倫(The Macallan)、山崎(Yamazaki)、輕井澤(Karuizawa)在這幾年的拍賣中比重甚高,酒款價格也在藏家的爭相競投下節節攀升,這些就屬於流通率較高的經典品牌。

獨立裝瓶 也是粉絲追逐的寶物 

許多對威士忌有些研究的朋友會問到,獨立裝瓶威士忌 Independent Bottling(簡稱IB) 的市場又是如何呢?是的,雖然獨立裝瓶威士忌不乏精采作品,許多時候我們甚至可以用較為漂亮的價格挖掘到意外的驚喜。

然而,若單就投資而言,除了考量蒸餾廠的知名度外,獨立裝瓶商的口碑和穩定的表現,也會決定酒款在二手市場的流通率,也因此我們常會聽到前輩們分享:「喝IB,收OB。」不過,當裝瓶商的死忠擁護者遍布全世界時,我們就可將其視為一個獨立的品牌。例如,以挑桶能力享譽全球的義大利獨立裝瓶廠Samaroli,其所裝瓶的一款蒸餾於1967年的拉佛格(Laphroaig)15年,在18年敲出6.1萬英鎊的成績,同一酒款在14年的一場拍賣中以5千7百英鎊收槌,漲幅驚人。​​​​​​​▲雲頂酒廠創立於1828年,其舊時代的低年分作品,因品質極高數量稀少,在二手市場受到藏家追捧。

關鍵3:蒸餾裝瓶年分與陳年時間。相較於年分(Vintage),威士忌的世界裡我們討論更多的是陳年時間(Age),也就是酒液在橡木桶裡的時間;不可否認的是,高年分絕對是每一家酒廠的心血結晶。例如,百富(The Balvenie)在1952年蒸餾、2002年推出的50年作品,高達77%的Angel Share使得桶內餘下的酒只得裝出83瓶,歲月的流逝讓它們變得稀有而珍貴,2018年這款酒就在香港的拍賣上以近140萬元的價格敲出。

有趣的是,從過去幾年線上與實體的拍賣,可以發現部分買家的關注開始從蘇格蘭的高年分品項,慢慢轉移到對舊時代風味的追求。老裝瓶作品如1970年代Springbank酒廠的5年、10年等低年分作品開始受到藏家的追逐;2018年在台北的一場威士忌拍賣會上,一瓶1980年代裝瓶的麥卡倫10年,以超越高預估兩倍以上的15萬元收槌。老東西的魅力是無可取代的,讓人明知街口菸酒專買賣櫥櫃裡成堆的新版麥卡倫10年一瓶只要1千元,仍甘願付出150倍的價格,只為擁有。

關鍵4:稀缺性。造成一款威士忌稀缺的原因很多,首先是已經關廠的沉默酒廠(Silent Distillery)如蘇格蘭的Port Ellen、Brora、與日本的輕井澤,這些酒廠自蒸餾器停止運作的那天起,其所能裝瓶面市的酒款就只剩下倉庫中的庫存酒桶。

▲麥卡倫與法國百年精品水晶Lalique合作,聯手推出Macallan Lalique璀璨系列,每一款都呼應著麥卡倫的六大支柱精神。

以輕井澤蒸餾廠為例,2000年正式停產後,餘下的3百多個橡木桶庫存一直要到2011年前後才分別由英國、台灣、法國的3個酒商收購。當這3百多桶的原酒全數裝瓶上市後,真正的輕井澤酒廠風味與特色將再也無法被重現與複製,於是2015年後輕井澤酒廠作品價格節節攀升,8月1瓶1960年蒸餾的輕井澤以92萬港元(台幣約386萬元)收槌,創下單瓶日本威士忌最高價格紀錄。到了2018年11月,同一款酒更於羅芙奧台北拍賣敲出1057.5萬元的新高成績,與山崎50年並列日本威士忌的顛峰之作。

除關廠作品外,有一些仍然持續生產的酒廠會因各種長期策略考量而停產部分酒款。以日本威士忌為例,2014年山崎10年、白州10年。與竹鶴12年首先祭出停售策略,於是出現一波波因停售而引發的價格上漲潮。2018年白州12年和響17年停售,再次引發相關系列產品的飆漲,響30年更在羅芙奧台北拍賣中數次以一瓶超越20萬元的價格落槌。

稀有性也可能來自酒款的故事性與話題性。例如,蘇格蘭的格蘭菲迪酒廠(Glenfiddich Distillery)曾於2013年推出South Pole Challenge,這是為贊助哈利王子與4位在戰場上受傷且截肢的軍人替「Walking With The Wounded」慈善基金會募款所做的活動而推出。這款酒僅推出250瓶,其中一瓶更被帶到南極,於南極點開瓶慶祝。上市價格1千英鎊,在2019年台北的一場春季拍賣中以7萬元落槌。

​​​​​​​▲百富Cask 191歷經50年的桶陳,Angel Share高達77%,桶內餘下的每一滴酒液都珍貴非凡。

系列酒款也有可能造成稀缺性。以麥卡倫自2005年起與法國百年精品水晶Lalique合作推出的璀璨系列為例,6款酒前後共歷經10年的時光。其中,發表於2005年的第一款儘管裝瓶數量有470瓶,是整個系列中數量最多的一款。然而,相當的數量已經於系列陸續發表的這十年中被開瓶享用了,如今要湊齊一整套的璀璨系列,第一款遂成了最難得手的一瓶。在甫結束的羅芙奧2020年秋季拍賣中敲出540.5萬元的成績,對比2006年的上市價格台幣28.8888萬元,不禁令人欷歔。

單桶小批次數量少 市場珍稀 

此外,威士忌最有趣的地方在於,每一年蒸餾出的酒液與每一個橡木桶熟成後的風味都不盡相同,Single Cask(單一桶)的推出便是最大程度地昭示著威士忌豐富多變的個性與每一桶的不可複製性。無論是單桶作品如The Macallan Fine and Rare、格蘭多納(Glendronach)1970年代的雪莉桶單桶原酒作品,還是經典的小批次作品如Balvenie Tun 1401,這些單桶或小批次作品,往往數量僅有數十或數百瓶,相較調和威士忌動輒數千萬箱的年產量,數量上相對稀少。

關鍵5:酒評家的好評與國際烈酒競賽。如今紅得發紫的日本威士忌,實際上也有著一段非常困頓的過去,它們的努力一直要到2000年左右才被國際市場注意到。首先嶄露頭角的是余市10年與響21年,在2001年英國威士忌雜誌《Whisky Magazine》首次舉辦的「Best of the Best」盲品競賽中,被評選為綜合組第一與第二。2003年,山崎12年獲得國際烈酒挑戰賽金獎;2005年,響17年獲得舊金山世界烈酒競賽SWSC的金獎。連年的國際獎項將日本威士忌推向世界舞台,才引起全世界威士忌迷的關注。

​​​​​​​​​​​​​​▲格蘭多納蒸餾廠推出的年分單桶在國際舞台上大放異彩,連續奪下MMA至高無上的大獎。

從投資的角度來探討威士忌,風味口感這種主觀的因素影響力道確實較小,但酒質的優劣仍然是評判收藏價值的標準之一。儘管如今許多烈酒競賽已成為行銷宣傳的一個手段,然而在投資者無法親自開瓶飲用的情況下,這些酒評家的評論也就具有某種程度的參考價值。由酒評家Serge Valentin創建的網站whiskyfun,以及麥芽狂人資料庫(Malt Maniac Monitor)便是相當值得參考的兩個網站。

關鍵6:來源與保存。正如同藝術品,酒的來源會影響其市場價值。來源一是確保酒款保存環境良好,包含酒封酒標、酒液高度等酒況良好,酒塞、酒盒等配件完整。二是在假酒層出不窮的現下,值得信賴的來源可以一定程度避免買到不對的酒,會建議大家盡量向有信譽或大型的酒商與拍賣平台購買。

收藏是興趣 投資者期待增值

作為一位威士忌收藏家,首先必須釐清自己的目標是純粹的收藏抑或是投資。若著眼投資,則切忌亂槍打鳥,要入手一個品項前,建議使用上述的6大關鍵來審視。

如同投資股票和其他所有的金融產品,儘管整體威士忌市場是向上成長的,但盲目跟風依然存在著風險,因此,投資者要學習從拍賣會等公開交易來找出受歡迎的酒廠、有潛力的酒款等脈絡;若無法花時間了解您的收藏,就不建議入手新發售的普飲酒款。對於自己的眼光和運氣沒有把握的朋友,建議著眼長期投資,選擇經典產區、經典品牌、高年分的單一桶原酒作品,以最保守的方式進行威士忌投資。

相較於一般金融商品,威士忌是有著生活態度的另類投資。在愈來愈多玩家投入威士忌市場的現下,市場價格起伏劇烈,往往會讓熱愛威士忌的藏家們迷了眼。但我們不能忘記的是,威士忌有趣的地方就在於每一瓶酒都有自己特殊的意義與故事,每一瓶酒的市場都得當作獨立的個體來研究。不了解它背後的故事,便無法領略這瓶威士忌的獨特,也就更加無法看穿它的稀有性與真正的價值,增加威士忌投資難度的同時,亦是收藏的樂趣。(作者為羅芙奧藝術集團藏酒部副總經理、羅芙奧尊釀雲集藏酒拍賣會拍賣官)

延伸閱讀:

藝術品交易所得分離課稅有譜!台灣邁向亞洲藝術重鎮契機

邱德夫:老味道vs.新酒款

從政治幕僚到藝壇最前線!拍賣女王有俠風 游文玫的發跡傳奇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