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張禮豪

自2000年起歷任多本藝術雜誌主編及副總編輯 目前為藝術評論及獨立策展人

張禮豪:波提切利作品創天價的啟示

2021-02-20
作者: 張禮豪

▲左圖:波提切利《手持圓形聖像的年輕男子》(Young Man Holding a Roundel),以9220萬美元成交,創下藝術家的個人拍賣紀錄。(圖/蘇富比提供)。右圖:波提切利的作品《手持老科西莫勳章的男子肖像畫》。(圖/烏菲茲館藏)

細數人類文化的發展進程,自14世紀到16世紀間在歐洲興起的「文藝復興」(Renaissance),被認為是徹底擺脫中古世紀的黑暗時代,邁向近代的重要關鍵。這數百年間,藝術、文學、建築與科學等各方面都掀起一波革命性的變化,而貫穿其中的核心價值,就是人們所試圖認識、理解與研究的對象,由「神」回歸到「人」的身上。

眾神如眾生 映照現實世界況味

在這樣的時代氛圍帶動之下,個體的思想解放與自由表達被視為美德,也造就出達文西、拉斐爾及米開朗基羅這三位各擅勝場的藝術巨匠,為世人留下許多珍貴的瑰寶。而能與文藝復興三傑比肩,甚至以當代眼光來看還更為出格突出者,當屬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至1510年)。

波提切利最顯著的藝術風格,就是他將繪畫題材大規模地轉移到希臘羅馬神話中同樣有七情六欲又各自性格鮮明的眾神身上,以此映照現實世界裡芸芸眾生的美麗與哀愁。在當時,如此被歸類為異教題材的創作並未受到普遍認同,幸賴有梅迪奇(Medici)家族的大力贊助,讓他得以留下多件傳世之作。其中,無疑又以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y)的鎮館之寶──《維納斯的誕生》與《春》這兩件作品最負盛名。

其中《維納斯的誕生》是根據與畫家同時期的義大利古典學者及詩人波利齊安諾(Poliziano,1454至1494年)歌頌愛神的長詩《吉奧斯特納》(La Giostra)而來,波提切利描繪了維納斯從愛琴海中浮水而出、赤裸著身子踩在一枚巨大的貝殼上,右邊春之女神正在為她披上華服,而左邊的風神送來陣陣暖風,吹起她髮絲的場景。其筆下的維納斯,至今仍被視為最優雅的美的化身。

至於《春》則是送給梅迪奇家族成員的新婚賀禮。畫中的人物形象和象徵意涵來自奧維德(Ovid)在內的多位古代作家。西風之神塞菲爾(Zephyrus)和大地仙女克洛瑞斯(Chloris)的擁抱,幻化出花神(Flora)矗立在花團錦簇中的華麗場景,除了帶有鼓勵新婚夫婦互愛和生育的寓意,也恰是文藝復興時期哲學家費奇諾(Marsilio Ficino)的藝術思想:「對美的沉思是通向神聖的道路」這句話的最佳體現。

元月28日在紐約蘇富比「古典大師」(Old Master)拍場現身的波提切利作品《手持圓形聖像的年輕男子》(Young Man Holding a Roundel),同樣也可視為文藝復興時期人本主義思想的具體實踐。此作約完成於1480年前後,畫中所描繪年輕男子的具體身分無從確認,但美術史學者認為極可能是梅迪奇家族的一員。

跨時代的美學 體現人本精神

只見男子一頭及肩的金黃長髮、身穿藍灰色衣服的年輕男子雙手握持著一件只比手掌略大的圓形聖像,充滿青春活力地望向前方;值得注意的是,男子手中所持的圓形聖像,經考證是錫耶納畫派畫家巴托羅梅歐.鮑加里尼(Bartolomeo Bulgarini,1300至1377年)所作,再被細心地嵌入波提切利的作品中,形成一個跨時代的美學對照,進而凸顯了以人為本的時代精神,恰與另一件同樣藏於烏菲茲美術館的《手持老科西莫勳章的男子肖像畫》(Portrait of a Man with the Medal of Cosimo the Elder)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卻又多了幾分蓬勃朝氣。

根據研究,目前傳世的波提切利肖像畫只不過十數件,大多都已入藏國際重要博物館或美術館,能在藝術市場流通的更是鳳毛麟角。因此,此作最終以高於預估價的9220萬美元易主,一舉改寫了波提切利作品的拍賣紀錄。據聞此作是由亞洲私人藏家競得,也為仍動盪不安的2021年伊始寫下一頁令人振奮的篇章,彷彿同時也在向世人宣告:「唯有經過時間淬煉與考驗的藝術史經典,才能始終屹立於市場!」或許,此時可以先把村上隆、空山基、中村萌、小泉悟、下田光、Kaws、Banksy、Jeff Koons、Damien Hirst等一連串當代藝術家的名字放在一旁,讓我們再一次領略文藝復興的燦爛與美好。

延伸閱讀:

台灣金融史5大驚世弊案  A走全民多少錢?歷史爛帳...台灣會記住這3人    

聯發科賣奕力觸動台灣IC設計警鈴  神祕買家東博資本的盤算為何?

從政治幕僚到藝壇最前線!拍賣女王有俠風 游文玫的發跡傳奇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