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保險稅務

一份契約拆成兩個 投資所得要這樣算 海外基金轉換 當心掉入補稅陷阱

2021-02-08
作者: 林文義

▲投資人和財政部對海外基金獲利的算法和認知不同,以致出現不少補稅糾紛。(圖/陳俊松攝)

最近在法院出現不少海外基金補稅的糾紛,許多投資人被財政部各國稅局補稅後感到一頭霧水,原因出在投資人和財政部對海外基金獲利的算法和認知完全不同。

投資人買賣海外基金的所得,須課最低稅負,享有每年670萬元的免稅額,讓不少投資人忽略掉投資海外基金的稅負。

而財政部對海外基金的課稅規定主要有兩個:1、基金轉換行為視同贖回,須立即結算損益課稅。2、海外基金只有同年度的盈虧可互抵,跨年度的盈虧則不可互抵。

財政部這兩個課稅規定和投資人對海外基金投資的認知完全不同,造成海外基金的補稅潮隱約浮現,值得投資人注意。

實際的案例是,投資人吳君在2011年花了80萬美元,分別向花旗及玉山銀行的信託部申購海外基金,其中在花旗銀行的部分海外基金配置是,以50萬美元,申購貝萊德印度基金及世界礦業基金,因當時行情波動,到2013年基金價值剩下36.65萬美元,吳君決定將全部基金轉換成貝萊德世界健康基金,到2016年行情上漲,吳君贖回全部的貝萊德世界健康基金,贖回獲得的金額是55.28萬美元。

割裂投資行為課稅 有爭議

照吳君自己的想法,當時申購海外基金時,從申購、轉換到贖回,是在同一份契約中,所以這筆投資的獲利,應從契約的起點(2011年原始投入50萬美元)到終點(2016年贖回獲得55.28萬美元)計算,所以他認為,在這筆基金的獲利是5.28萬美元。

但財政部卻不這麼想,並認定投資人轉換基金代表兩個意思,第1,投資人先贖回舊的基金。第2,把贖回舊基金得到的資金再投入申購另一檔新基金。

因此,吳君在2011年以50萬美元申購印度基金及世界礦業基金後,到2013年轉換時,轉換價值只剩36.65萬美元,依規定就應結算損益課稅,其中差額因是虧損13.35美元,因此在2013年贖回時不用課稅;之後吳君再以36.65萬美元轉換成世界健康基金,到2016年吳君贖回世界健康基金獲得55.28萬美元,財政部認定吳君的獲利為18.63萬美元,而且兩次贖回發生的年度不同,盈虧不可以相互抵扣。

吳君在花旗和玉山的其他海外基金投資,也被財政部用同樣的邏輯計算其投資損益,結果吳君在2016年贖回的全部海外基金共獲利31.34萬美元,依當時匯率換算大約為台幣1070萬元,再扣掉670萬元的免稅額,剩400萬元再適用20%的海外所得稅率課稅,吳君須補稅80萬元。

每次轉換都要結算 不划算

吳君對此不服並指出,綜合所得稅是採收付實現制,必須投資人實際有收到現金時才能課稅,但他進行基金轉換時並未結帳拿到現金,而是直接轉換新基金,財政部課稅違反綜所稅收付實現制的精神;並且,財政部的課稅方法,已高估他的所得課稅,日後將嚴重影響基金投資人是否轉換的決策。

不過,最高行政法院支持財政部的課稅作法,並進一步指出,個人綜所稅的所得不僅是現金的形式,拿到實物也算是納稅人的所得。例如本例中,當吳君將印度基金與世界礦業基金轉換成世界健康基金時,外觀上好像沒有現金流的收支,但此時吳君持有的基金組合已經由印度基金及世界礦業基金改成世界健康基金,這時世界健康基金就是吳君轉換基金拿到的「實物所得」。財政部於此時計算損益課稅,並未違反綜所稅的收付實現制精神,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吳君敗訴。

由於不少基金公司都會提供投資人轉換基金時,可享有較低手續費的優惠,鼓勵投資人把資金留在基金公司,但往後投資人轉換基金時要特別當心,因為財政部正在後面等著你!

延伸閱讀:

強台幣時代,股市資金悄悄移動到「這裡」了!2021年跟著有錢人這樣布局聰明錢

拜登當選美國總統 兌現氣候承諾的契機來了?

未上市櫃股票課稅 政院出招一箭雙鵰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