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金融風雲

日盛金股權脈絡揭密!盤點4大爭議,背後神祕中資現形

2021-02-03
作者: 涂憶君、洪綾襄

▲日盛金背後股權結構常成外界焦點。(圖/攝影組)

去年底富邦金控宣布以每股13元價格,公開收購日盛金控50%以上股權,可望成為國內首件「金金併」案例。但因為公平會仍未就「不禁止結合」做出決定,富邦金已於1月30日向金管會申請延長公開收購期間50天。 日盛金案最爭議的部分之一,在於日盛金股東與中資有關的疑雲,一直無全面性的資訊揭露。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與《財訊》抽絲剝繭,從四大面向完整解開日盛金背後和中國千絲萬縷的關係。 

根據公開資訊觀測站公告日盛金持股申報狀況,第一大股東為荷蘭商SIPF B.V.公司,總持股比率約35.48%,為日本新生銀行旗下公司;第二大股東香港商Capital Target Limited持股比約24%,就是香港建群投資公司。  

兆發大股東  背景無法交代  

總計日本新生銀行與香港建群共持有日盛金股權高達59.58%,被認為是日盛金能否順利被併購重要拼圖;而這兩家公司的股東結構,進一步追查後發現上層關係,是外界質疑是否為中資的最大關鍵。 

第一,從建群投資來看。建群投資是由註冊在香港的兆發投資公司100%持有,進一步分析兆發投資股東結構,60%股份由一家名為NBS的公司掌握,另外40%由陳銘達所控,而NBS設在資訊不透明的英屬維京群島(BVI)。 

其中,陳銘達為台灣籍,但是否為中國明天集團創辦人肖建華的「人頭」,一直備受爭議。雖然他始終強調自己就是最終受益人,卻也無法提供明確證據。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在1月12日更表示,金管會已給出最後期限,若仍無法說清楚,金管會研擬各種可用法規,包括《金控法》16條等,顯見陳銘達的身分至今仍遭質疑,也恐成為金管會最終受益人條款上路以來,首位被處罰者。 

至於持股達60%的NBS,相關資訊則完全查不到,僅能透過兆發歷年申報文件中一項象徵性的股份轉讓記錄,得知NBS的股東,分別為註冊在BVI的公司Bosco Consultancy Ltd、及兩位地址登記在加拿大的華人女士。 

其中一位為黎美雲,根據大股東申報資料上的身分證號碼,可推估其為一位較為年長的香港女性;另一位為陳慧文,則尚未找到任何相關資訊。雖然外傳這兩大股東可能與肖建華關係密切,但目前仍缺乏具體證據。 

第二,兆發投資除了股東背景讓人質疑,兆發投資的董事結構也與中國頗有淵源。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發現,目前兆發投資的董事有兩位,分別是郭銳與趙翊詩,兩位的登記住址都在中國。  日盛金董事  明天系色彩濃  只要仔細搜尋,就能發現郭銳與肖建華的關係密切。他曾先後進入肖建華與其妻子周虹文投資的公司中服務,像是明天控股、北京北大明天資源科技;也分別擔任過上海愛使、北京明天浩海科技的董事及法人董事。 

更特別的是另一名董事趙翊詩,是一名年紀30餘歲的中國東北女子,她是在2015年7月8日成為兆發投資的董事,也令外界好奇其背景。 

第三,日盛金的另一個大股東——日本新生銀行,是在2006年入主日盛金,原參股31.8%;但2009年日盛金辦理現金增資,原有股東認購不足,新生銀行便洽特定投資人,邀請建群投資入股持有約24%。 

表面上看起來很正常,但關鍵在2008年。在新生銀行具有主導地位的私募基金J.C. Flowers,與中國主權基金中投(CIC)合作募集40億美元,用於投資中國境外金融機構的私募基金,其中,中投就占了32億美元。

第四,再從日盛金的董事結構來看,也不難發現與中國方面的連結。擔任日盛金獨立董事的英國籍男士鄧澤霖,以及擔任董事的美國籍男士黃旭新,兩人都曾出任恆富控股的董事。而從恆富控股2013年的董事組成來看,具有濃厚的明天系色彩,這包括曾任執行董事的肖勇,曾是上海愛使負責人,以及擔任過已被銀保監會接管的華夏保險(原屬明天系)董事張峰,也是恆富的獨立非執行董事。 

此外,黃旭新在2007年也曾擔任上華控股董事會主席,而上華控股之後成為肖建華曾經控股的北控水務集團。 

另一位日盛金董事兼銀行及證券董事的謝志偉,則是現任華融投資獨立非執行董事;中國華融為國營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前黨委書記兼董事長賴小民在習政權雷厲風行肅貪後,因貪汙和重婚罪於今年1月29日遭執行死刑。 

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推測,這顯示主導日本新生銀行的J.C. Flowers,自2008年之後,便與中國官方有往來;這是否與2009年時引進建群投資到日盛金有關?時機點上有些巧合;再加上,新生銀行對日盛金的持股明顯高於建群投資,卻只拿下3席董事,低於建群的5席,彼此關係也讓市場多了想像空間。 

輕易放行  監理機關應省思   

雖然富邦金擬百分之百收購日盛金,有機會讓長期錯綜複雜的持股結構畫下句點。不過從這件事也顯示出,台灣監理機關竟然允許台灣金融業上層持有者為設立在BVI的公司,連最終受益人都可以為來歷不詳的外籍人士長達13年,十分弔詭。 

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成員張晉源認為,金管會更應該反思,過去到底是誰、以及如何會放行這樣的股權結構進到台灣?近年高呼公司治理的金管會,對於大股東的監理與適格性,未來更應該好好把關。本刊至截稿為止,並未取得日盛金相關回覆。
延伸閱讀:

富邦金好會賺!2020全年EPS賺8.59元成金控獲利王 背後原因曝光

挑戰全台第一大,富邦金還差這一步

富邦金為何花490億併購日盛金?拆解「金金併」背後的盤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