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股市前線

英國凱特王妃的最愛 弘帆打造時尚飾品軍火庫名利的魔鬼 都藏在研發細節裡
名利的魔鬼 都藏在研發細節裡

2014-11-10
作者: 尚清林

從一只上萬元的歐洲精品髮飾,到一打5元新台幣的鬆緊繩,都是出自於弘帆之手。軍旅出身的朱鵬飛在軍事管理與人文創意之間,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

10月入秋的時節,高掛的太陽直曬著這片工業區,映入眼前是空曠的廢棄工廠,一道道緊閉的鐵捲門,四處招貼出租的空房景象。東莞,這裡曾是中國最具競爭力的工業區,當年多少台商爭先湧入插旗圈地,如今,竟是一家又一家的出走潮。

軍事化管理奠基
重視細節 大力培養人才

「才幾年前,偉創力就在這塊廠區一口氣招來5萬名員工,害我的工廠連員工都招不到人;現在不只是偉創力,所有廠商都離開東莞了。」弘帆董事長朱鵬飛帶著記者,指著那塊空地說起了東莞這些年的起落。

這被棄守的東莞工業區中,唯獨一家來自台灣的髮飾代工廠屹立不搖,繼續引領全球女性最關心的時尚潮流,扮演國際一線飾品大廠的軍火庫;不論是一只上萬元的歐洲精品髮飾Alexandre de Paris,或英國凱特王妃最愛的Evita Peroni頭飾,都是出自於這家弘帆之手。

戴著細邊眼鏡,說起話來像長輩般親切的朱鵬飛,指著工廠內拉出一條條鋼絲線的自動化設備說,這條生產線,每天生產300萬條髮夾;那條生產線,每天生產1000萬條髮束;「光是這個髮束,弘帆的全球市占率應該有8成吧!」

「不只是高級品,在美國1.5億的女性中,沒有一位不曾用過弘帆所生產的東西!」朱鵬飛自信地說。他隨手拾起一條彩色的鬆緊繩,可別小看這以「打」計價的小東西,一打5元新台幣的出貨價格,一年卻可以為弘帆創造出超過7億元的營收。

其實,早在東莞其他工廠面臨勞工荒之前,弘帆就開始進行生產自動化的改造,同時致力於研發設計。「弘帆的核心競爭力不在大量生產,而是研發設計。」特別的是,朱鵬飛這項先見之明並不是來自商學院的知識,而是源於軍旅生涯的體悟。

朱鵬飛感慨地說,軍校期間培養出來的責任、榮譽感,對他影響很大。他在公司經營上採取軍事化管理,「說一是一」的管理鐵則,讓弘帆在草創階段就奠定了很好的根基。

自1986年投入生產行列,朱鵬飛一路看著科技產業如滄海桑田般的變化,內心不時自問:「自己從事的流行文化業,能不改變嗎?台灣是High tech,弘帆總要成為High fashion吧!」

當時,朱鵬飛就覺悟到,沒有設計研發文化基礎的弘帆,只能當追隨著,就像其他中國廠商不斷在複製廉價商品,最終就只能淪為殺價競爭一途,而這並非他所要追求的企業。

為了進入時尚界最高殿堂,朱鵬飛知道人才培養的重要性。他把弟弟送去美國紐約流行設計學院(FIT) 讀書,「你不去潮流的發源地,怎麼會知道流行為何物? 」他也常鼓勵所有員工多充實學習,多出去接觸不同國家文化。

擄獲頭飾界愛馬仕
賺到名聲 也磨出研發力

朱鵬飛同時在公司成立研發設計小組,從香奈兒、愛馬仕、迪奧及古馳等一線奢華品牌的每一年度最新一季的新品中,彙整歸納出最新流行趨勢,轉變成飾品的開發元素。

他在廠房拿起髮夾說道,這看起來最簡單的東西,在中國代工重鎮的浙江義烏市,每天都有A貨抄襲,但為何弘帆卻沒有掉過任何一份訂單?這歸功於軍事化管理的要求,由於要求注意到每一個細節、每一個步驟,為往後的研發設計奠定了基礎。

10年磨劍,當一切準備就緒了,機會終會到來。為了闖蕩歐洲市場,朱鵬飛更前往以精品服飾稱霸的歐洲參展,沒想到,一位中年人來到弘帆的攤位前遞上名片,這人正是法國品牌Alexandre de Paris創辦人亞力山卓,這的確讓朱鵬飛驚嚇到了。

在飾品界闖蕩多年,朱鵬飛當然知道Alexandre de Paris有「頭飾界愛馬仕」之稱,弘帆有了這重量級客戶青睞,身價自然水漲船高了。這一刻,朱鵬飛知道公司轉型到研發有了成績,弘帆的商品已是最頂級的水準了。

「不要以為拿下Alexandre de Paris訂單,就是賺錢的開始。」朱鵬飛無奈地說,連續6年期間弘帆全部的時間都在做歐洲高級髮飾品牌的代工,放棄平價的品牌,最後只賺到了名聲,公司根本沒有賺錢。

跟著Goody挖商機
平價是王道 營收大爆發

「說實話,亞力山卓已經是世界最頂級,公司卻曾經倒過3次。」所以別以為高級髮飾做一個可以賺兩個錢,卻忘了全世界高達85%營收市占率是落在平價商品,當時朱鵬飛圖的是品質、商譽,研發費用就占了好幾千萬元,讓自己的成本拉得太高,也付出沉痛的代價。

然而,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在與Alexandre de Paris合作下所磨練出來的研發設計能力,以及業界知名度,讓弘帆可以在巨人肩上再往前奮力一躍。美國平價髮飾大廠Goody,併購了弘帆原本美國客戶Philip,帶來新的轉型契機。

朱鵬飛回憶說,「Goody來台灣三顧茅廬,我們才勉強接下它最高檔的髮飾品訂單,沒想到這居然是個轉機。」因為Goody走的路線一直是平價化商品,當弘帆陸續幫Goody生產金字塔底層消費人口需求的訂單,營收才正式爆發出來。

「原來流行文化的商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頂端;寶藏一直藏在底層。」朱鵬飛這時候才了解到,也因為Goody引領下,讓弘帆全面進攻美國市場,現在在Wal-Mart(沃爾瑪)、GAP、Target等通路架上所見的髮飾都出自它之手。

現在弘帆的營收,8成來自於平價商品,只有2成才是高端產品。朱鵬飛內心清楚,要透過平價商品得到的養分,才能持續開創研發,創造出高端奢華產品。再由高端奢華的設計產品向下普及平民化,這樣不斷循環才是弘帆要走的道路。

儘管厲行軍事化管理,但朱鵬飛卻十分注重企業的人文素養,「要有無限創意的前提,一切的根本都是文化的養成,這是平日點滴累積起來的。」朱鵬飛深諳這個道理,所以他常鼓勵同事們要把握學習成長的機會。他以自己為例,高中都讀不完,一句英語都不會說,但現在和國際客戶卻可以用流利的英語聊天,甚至,比歐美客戶更像歐美人的思考模式。「融入生活」才了解客戶說的話,要的是什麼。

在占地近4萬坪的東莞普世園區裡,所有員工宿舍規畫相當舒適,社區內除了有員工影音廳、休息廳之外,連辦公的地方都布置成公園,讓在裡面工作的同事們上班心情也跟著平靜了下來。

用企業文化灌溉創意
下個目標 進攻網路新戰場

即使是不住在員工宿舍的同仁們,弘帆也有其他留住人心的方法。一名陸籍女性幹部就描述,當時有很多員工是從深圳來上班,公司為了解決交通問題,每天安排小巴,從深圳一站一站的接人到東莞,這讓許多員工都大為感動。

「在我們這裡上班的員工,有太多人超過10年以上。」 朱鵬飛得意地點出弘帆與其他東莞廠商的差異性。

專注研發,鞏固人才,商場如戰場,軍旅出身的朱鵬飛,無時不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看待自己的事業。事實上,從奢侈品轉戰平價品,朱鵬飛心中早已畫好下一個戰場。

「攻占網路!」問起接下來要走的方向,朱鵬飛不加思索地說。從頂級精品Alexandre de Paris,到平價飾品霸主Goody,弘帆如何藉阿里巴巴這個中國網路巨人再創高峰,對朱鵬飛這位商場老兵而言,場場都是嚴格的挑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