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那些App教我們的事

2014-11-13
作者: 黃哲斌

從3個截然不同的例子,看行動裝置普及後的劇變,App正在建立自己的語言,產生新的蝴蝶效應。

我們早已知道,網路正以隱晦、不起眼的方式,劇烈改變人類生活,當行動裝置與App普及,這些改變顯得益加微妙。以下是三種截然不同的例子:

第一個,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大學開發出一個App,名為NoiseTube,可以將智慧型手機變成噪音測量器。這款App以智慧型手機的GPS及麥克風蒐集音量資料,透過各地用戶共同合作,就能繪製出全球噪音地圖。

第二個,美國德州休士頓有個媽媽Sharon Standifird,是一位退役軍人,因為兒子經常不接她的電話,她自學寫了一個App,叫作「Ignore No More」,翻譯為中文,大概可以命名為「不甩老娘試試看」。只要兒子不接電話也不回電,她可以遠端鎖住兒子的智慧型手機,讓他無法上網、玩遊戲、打電話給同學,直到小孩乖乖回電,才能獲得解鎖密碼。

第三個例子,香港持續佔中,一家資安公司發現,不明電話來源透過Whats App,假冒支持真普選的團體Code4HK(有點類近台灣的g0v)傳遞釣魚訊息,「看看這個由Code4HK團隊為了協調佔中行動所設計的Android程式」,當使用者點選該連結後,手機就會感染木馬程式,對方就可能取得手機裡的通訊錄、通話紀錄、簡訊、照片及檔案、電子郵件等重要個資,甚至遙控盜打電話,或刪除手機裡的檔案。

第一例:眾包力量打敗無能官僚

第一個例子,透過智慧型手機此一個人載具,眾包力量(crowdsourcing)能實現政府官僚無法達成的目標。歐盟規定,人口超過25萬的城市,市府必須提供噪音地圖,但公部門往往只能以統計模型運算繪成地圖,與實際情況差距甚大。然而,透過App與群眾自發力量,可測量記錄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噪音,上傳到NoiseTube的伺服器,自動描繪出精準實測的噪音地圖,供使用者查詢。這個例子讓人想起另一款迷人的App「SoundHound」,當你腦海出現一首熟悉的旋律,卻記不起曲名,只要打開這個App,對著麥克風哼唱,就會自動比對歌曲資料庫,瞬間找出這首歌,並讓你聆聽原唱者的版本。

第二例:休士頓媽媽掀起教養辯論

第二個例子比較複雜,但一樣有趣,因為iPhone旋風,成功打造「App開發者」此一經濟生態圈,大者像是推出《憤怒鳥》的芬蘭Rovio,小者如許多一夕暴紅成名的年輕學生,像是被評為無聊但下載破千萬次的《FlAppy Bird》。

如此的App經濟圈,開發者可以專注設計程式,透過 iOS系統的AppStore及Android的Google Play上架,一舉解決行銷及金流問題,加上開發門檻及成本較低,正因如此,休士頓媽媽才會在程式設計師的協助下,設計出這款暴紅的Android手機應用。

其次,這位媽媽的創意,也引發父母控制兒女行動的社會爭議,因為這款App,形同將手機這種隨身通訊工具,轉化為某種「電子腳鐐」,強迫青少年交代行蹤,科技載具變成親職的控制手段,也因如此,在美國掀起一股數位時代家庭教養的辯論。

第三個例子,則代表App時代的陰暗面,過去,病毒或木馬程式透過電子郵件、簡訊、隨身碟或網頁連結傳播,如今,類似Line或Whats App的即時通訊App,搭乘著通訊錄的聯絡人名單,彷彿是人際關係的變種病毒,更快、更即時,更容易讓人失去戒心,滲透力也更強。

第三例:佔中者激勵人士的另類武器

而且,以往木馬程式入侵桌機或筆電,固然能竊取被害人的文件檔案、照片與親友郵址;手機一旦被植入木馬,駭客進一步能偷走聯絡電話、簡訊、通話紀錄等更加私密的個資,造成的損害威脅也可能更大。

相反地,同樣是香港佔中的場景,同樣是App應用,佔中聲援者推出一款「黃色雨傘」(Yellow Umbrella)遊戲,遊戲者扮演示威者,不停收集黃絲帶補充能量,然後可以召喚雨傘、榴槤、蛋糕、路障等工具,甚至拜請所向披靡的關公出陣,對抗警察、黑道及鎮暴部隊,遊戲大魔王則是特首「狼」振英。虛擬遊戲結合時事人物,充滿創意,難怪推出一個星期,就吸引超過4萬人下載,成為街頭抗爭振奮人心的另類武器。

無論是眾包工具、數位時代的家庭關係,或是社會運動,App開創一個更扁平、更親暱、機會及危機也更大的科技應用,同時延伸出一個微妙的社會文化,就像桌機時代的線上遊戲,在手機螢幕時代解體再生,App正逐漸消融傳統的應用程式規則,建立自己的語言、自己的蝴蝶效應、自己的海洋生態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