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廖康樾

歷任國內外金融產業與電商集團高階主管,與國際藝術產業與學術界密切交流。

為什麼沒有偉大的女性收藏家?

2021-01-09
作者: 廖康樾

▲(圖/Unsplash)

近20、30年,頭角崢嶸的女性已經是藝術圈的日常風景,無論是藝術行政、學術、產業、創作,女性在數量與質量上都是出類拔萃;而女性議題與視角的彰顯,也是司空見慣了。可是,無論古文物或現當代藝術收藏界,女性藏家占據的版面仍屬滄海一粟。

千禧世代藏家 女性占7成

過去或許是因為經濟因素,導致女性買藝術品的金額與件數,在市場中顯得無足輕重,但這個現象已經開始轉變。根據2020年最新一份紐約藝術市場的調查報告,實際有購藏的女性與男性人數相當接近,而且千禧世代的藏家中,女性比率高達71%。依照這個趨勢推演,女性藏家在當代藝術市場的影響力必然蒸蒸日上。

女性與男性的購藏動機是否有差異?根據知名的全球線上藝術平台Artsy 2019年的調查,女性收藏優先考量的是,能否啟發性靈與贊助藝術家,再來才是意圖建立系列或領域的收藏,對於投資則是殿後的考量。這點相較於男性非常不同。

筆者訪談國內多家業者,也得到類似回答:女性藏家比較不像男性這麼重視市價漲跌與投資報酬率,或者展現要在收藏天地雄踞一方的霸圖。女藏家重視的是,作品能否深刻打動心弦 ,是否值得收納進生活與生命。

就購買場所而言,女性不喜歡在拍賣市場廝殺。根據ArtNet News在2020年12月初發表的調查,不只是3大拍賣公司場內高調競標的男性呈壓倒性多數,他們訪談15位重要藝術顧問也證實,男性顧客較女性更踴躍參與藝術拍賣。相對地,女性藏家比較喜歡在畫廊、藝博會、藝術家工作室直接購買。不少女性認為:在第一市場購買,比較有機會及早發掘好的藝術家,入手價格較穩定且成本低,而且購藏過程也比較悠閒愉快。

確實,不少畫廊與古文物業者同意女性藏家對交易過程、氣氛、細節、售後服務特別重視。入手時比較考慮家人、居家或辦公空間陳設,及生活機能性,很少單純顯擺一陣,就重門深鎖進庫房或者壁櫃。與其說不少男性關注藏品如何安置於宏大藝術史的系譜,女性優先考量的是對身心靈與現世生活的觸發連結。因此,侵略性、炫技性的獵獲式收藏,固非她們所喜,更遑論處心積慮利用珍藏,作為加官晉爵,或炒作權錢的籌碼了。

傾向贊助性收藏 也是特點

有國內業者提到,女性藏家較男性更傾向對藝術家的贊助性收藏。這與上述Artsy調查結果不謀而合,筆者也能從與部分女性藏家交流經驗得到驗證。現代藝術史上,葛楚.史坦因對巴黎藝術家如畢卡索、馬諦斯;佩姬.古根漢對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傑克遜.波洛克的資助揄揚,均是佳話。撇開所謂母性光輝之類的比附,贊助性收藏對新興藝術家成長茁壯的孕育涵泳之功,有目共睹。

在筆者訪談中不乏業者提到對女性藏家的深思熟慮,甚至舉棋不定印象十分深刻。這一方面是因為女性的可支配所得,及資產配置計畫面貌,相比男性仍有差距,一方面也與家庭財富支配權有關。但從正面來看,難道理性審慎的消費行為,不是產業長期健全發展的要件嗎?

筆者構思這個題目時,原本也想自中外藝術史論著中多找到一些研究成果,經多方請教與搜尋,發現比大海撈針還難,更甭提什麼「女性意識」收藏分析實證研究了。但這正好證明女藏家的探索研究具有一片廣袤無垠的前景。更進一步來說,如果我們相信審慎消費,提高服務品質,強調鑑藏的美學本質,相信藝術收藏必須呼應個人生命、激發感懷,不偏重短期行情,傾向贊助有理想與創意的藝術家,這些性格是對當今藝術產業與市場畸形狀態的制衡力量,則我們應該大方地歡迎更多的女性投入藝術收藏的領域,對整個產業生態形成正向的循環。

讓我們期待藝術界從創作、論述進而到收藏,全面性地「女力崛起」!

延伸閱讀:

廖康樾:入門級收藏家的藏寶與交流撇步

一匹馬身價兩年暴漲30倍?心適:政府基金投資藝術品,英國寫下典範

古董書畫退位 常玉與里希特作品最搶手!現當代藝術躍居亞洲市場新主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