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習近平跳不出海外債務大錢坑!一帶一路上的一堆窟窿 亂了中國的如意算盤?

2021-01-05
作者: 金奇、惠特利

▲2017年習近平在「一帶一路」峰會開幕致辭,強調這個由中國發起的經濟貿易走廊,可讓各國共享互利合作的成果。(圖/達志)

2017年5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揭示「一帶一路」的倡議,在北京向近30位來訪的國家元首、逾130國的代表宣布啟動這項「世紀工程」;言猶在耳,如今計畫出狀況了。

一帶一路 凸槌的習式劇本

中國承諾提供一兆美元資金建設全球主要開發中國家的基礎設施,透過中國金融機構提供近乎一切所需經費。《國王的新路》一書(The Emperor's New Road)的作者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說,將通膨因素考慮進去,這個數字約是二戰後美國「馬歇爾計畫」經費的7倍。

根據近日公布的數據,現實已經嚴重偏離習近平的劇本。這項號稱全球最大的發展工程,可能演變成中國首次的海外債務危機。中國金融機構推動「一帶一路」的放款,以及中國與參與國的政府雙邊支援計畫,摔落懸崖—北京已意識到深陷債務重新談判的泥淖。

擔任華盛頓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的希爾曼表示:「這是中國崛起過程中必經的教訓;它誤以為在國內行之有效的大型基礎建設模式,也可以搬到海外依樣畫葫蘆。」

希爾曼說:「歷史上的基礎建設榮景大多數已經破滅,中國能否避免這種命運,可能要看中國能否與目前急需債務紓困的國家重新談判貸款事宜;若不能或不願向借方提供足夠的救援,中國可能會發現自己處於開發中市場債務危機的核心。」

美國波士頓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與中國進出口銀行的貸款,已從2016年750億美元的高峰暴跌到2019年的40億美元。這兩家銀行都直接聽命於中國國務院,形同國家政策工具;中國絕大多數的海外開發放款由它們提供,所貸資金規模可與世界銀行分庭抗禮。

波士頓大學的數據顯示,2008年至2019年,這兩家國銀貸出4620億美元,只略少於世銀的4670億美元;其中有幾年,這兩家銀行的貸款額幾乎是全球6家多邊金融機構—亞洲開發銀行、美洲開發銀行、歐洲投資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非洲開發銀行外加世銀的放貸總額。

海外放貸縮水 資金拉警報

在全球開發融資中,中國政策性銀行如此大幅縮減放貸規模形同一場大地震。亞洲開發銀行估計,這種情況若持續下去,亞洲每年907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資金缺口會加劇;在非洲和拉丁美洲—中國信貸原是基礎設施融資的一大支柱,供求之間的差距也勢必擴大。

中國分析家指稱,中國在海外融資上縮手源於結構性政策的轉變。中國非官方全球化智庫理事長王輝耀表示:「中國正在整合、吸收與消化過去的投資。」

香港大學金融學教授陳志武則表示,中資銀行削減海外貸款,是將更多資源集中到國內布局的一環,也是對美國總統川普任期內美中緊張關係的回應。川普曾拿「一帶一路」為題目,合理化他的圍堵中國政策。陳志武表示:「過去幾年,一帶一路在中國國內媒體出現的次數已經少了,部分原因是要淡化中國的海外擴張;我預計向內轉會繼續下去。」

英國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中國問題專家于潔認為,北京最近採取的「雙循環」政策,標誌著中國對外關係的轉變。5月分中國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到這一政策,更強調中國的國內市場—或內部循環,而淡化對外商務。

強調內部循環 重新再布局

于潔表示:「不穩定的中美關係,以及中國企業進入海外市場日益受限,促使北京經濟決策高層從根本上重新思考成長的推動力。如果國有企業為了遵照領導意願而決定轉回國內市場,用於海外投資的預算財政資源自然也會相應減少。」

分析家認為,這些都導致中國對「一帶一路」及其海外貸款進行根本性的反思。王輝耀表示,新政策的一個面向是透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多邊機構尋求進一步的貸款;此外,中國金融機構也可能與國際貸款機構進行更多合作。

這種改變等於重新布局。總部設在北京的亞投行和另一家中國是股東的多邊銀行—新開發銀行,與前述兩家中國國家銀行組織截然不同,它們放貸的額度比只是中國政策性銀行年均率的一小部分,而且不受中國政府政策指揮,只聽命於代表各國股東利益的董事會。

總的來說,中國的重新思考動作顯示它默認其大手筆海外借貸考慮欠周。2017年「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高峰會的大合照—習近平宣布其「世紀計畫」抱負的現場,就暗藏計畫的致命缺陷—現場除了習近平外,還有多位專制領導人如白俄羅斯的盧卡申科、柬埔寨的韓森、塞爾維亞的武契奇與肯亞的肯雅塔等,他們的國家負債累累,信用評等為「垃圾」級。

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中心主任加拉格爾(Kevin Gallagher)表示,債務可持續性—或債務國償還貸款的能力,必須成為任何重新評估「一帶一路」計畫的環節。他說:「這是再思考的時刻,一帶一路對習近平來說是一項重大優先,他為此投入了大量資金;他不會採取關燈動作,但中國領導階層需要認真執行債務可持續性分析,並考量自我社會與環境影響工具。」

在中國「貸款外交」用力最深的委內瑞拉,財務爛攤也最嚴重。2007年至2013年間,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向委內瑞拉提供了近400億美元貸款,鞏固了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茲主政下的兩國邦誼,委內瑞拉也成了反美霸權的「長城」。

金援委內瑞拉 爛攤難收拾

向委內瑞拉放款大部分與石油資源有關,但即使在查維茲2013年去世之前苗頭就顯得不妙,證據證明政府經濟管理無效,但北京尾大不掉,不得不繼續支援查維茲繼任人馬杜羅。2013年至2017年之間,中國又貸給委內瑞拉200億美元,如今對該國1500億美元的違約債務,與對手債權人相爭不下。

柏林智庫Merics的傅忱(Matt Ferchen)指出,整件事帶給北京一個大教訓。他說:「中國外交政策和政策性銀行的高層自以為是地與委內瑞拉建立起深密的政經關係,這造成該地區幾十年來最嚴重的經濟、人道和政治危機。」

在武漢肺炎打擊到非洲和其他地區新興經濟體之際,債務重新談判也四處漫開。諮詢公司Rhodium Group的報告指出,2020年中國至少進行了18次債務重新談判過程;截至9月底,仍有12國在與北京談判,涵蓋了280億美元的中國貸款。

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似乎採取軟性手法處理,偏向推遲支付利息和重新安排貸款時程,但習近平世紀大計畫出師不利的窘況已經畢露。希爾曼表示,中國漸漸明白「一帶一路」沿路有雙向風險,「損失可能原路回到北京」。


▲委內瑞拉的經濟雪崩,民眾在低薪與饑荒邊緣掙扎,中國自查維茲時期便提供的貸款,眼看回收無望。(圖/達志)

(陳喬釋)

延伸閱讀:

為什麼,張忠謀認為一場疫情將永遠改變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

沒有它,國內所有5G、衛星產業都將停擺!穩懋陳進財憂心:5G關鍵拼圖還少一塊 

揭密!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半導體龍頭赴美投資不能沒有的化工台灣隊

聯電曹興誠悔不當初的西進路 「如果能重來...我希望沒有到大陸設廠」

一條線引爆兆元換機潮!高速傳輸時代台廠搶卡位,誰是下一個股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