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美食休閒
HOT

漫步花蓮老建築 古樸的戲院、教會、醫院

2021-01-01
作者: 盧怡安

▲深紅布幔、暗綠窗簾、花綠花紅洗石子,原是對比強烈的場景,卻因時光洗淡成安詳舒適的搭配。 (圖/盧怡安,以下同)

愛花蓮夏季的暴力藍,超湛藍的海灣,超鮮藍的天空;縱谷米熟,滿地金黃也是極為壯闊的風景。然而,在冬季,海灰田枯,來花蓮的理由就是靜靜散步,觀賞老建築的美。老戲院細節古樸,老教會個性獨特,老醫院窗形前衛時髦,至今未減。本來是自己的小祕密,但非常舒適,不小心就推薦了。

▲瑞舞丹大戲院大面積的洗石子牆面,簡淨、平和。 

▲牆面的湖水綠,與深綠的帷幔配在一起,顏色舒心怡神。

瑞舞丹大戲院 穿越時空的2樓小探險

像一座尋常工廠的水泥階梯向上,樓梯的盡頭居然是一面老式的電影時刻表,等待人手填的那種。全票票價,還停留在40元的那個年代。1989年,時光靜置。

原來這裡是一座戲院。瑞舞丹大戲院,花蓮,富里。

往內廳走去,目光最先被吸引的是深綠色的帷幔,和牆上慢慢淡去的蒼白淺綠,搭調得令人感覺寧靜。帷幔外的光線灑進來,在排排站得整齊的檜木坐椅上。一片闃靜無人的四下,耳邊居然自動響著,有手風琴伴奏的懷舊曲調。

大老遠坐火車來富里,看這座老戲院,聽起來有點瘋。不瘋,不瘋,選了一個靠窗的檜木坐椅坐下,看光線掀開帷幔,角度斜斜地撫摸光華仍在的木質地,好令人心安的懷舊,心情開始打起二拍子。也許來花蓮不見得只是看山看海,在這裡坐著很放鬆,流連一晌勝休兩個假日。

真正難得的是,哇,這帷幔整理得好乾淨,沒有靠近要屏息的灰塵感。被暱稱為「威力」的主人陳威僑,是戲院的第四代,已經移居高雄,但仍然照顧著這裡。每個月開放一天,有時播放老電影,有時開放參觀。老戲院不積塵,還很活躍。

威力說,這裡有他小時候的回憶。那時候附近的小學生,誰不是在這裡,看著都沒穿的片子,擁有臉紅心跳的壓箱回憶呢。

我最喜歡登上2樓的小探險。階梯殘留戲院早期口香糖黏在地上的痕跡,木板發出嘰乖的聲響,整排木椅寧靜溫馴;而從2樓帶著弧線的短牆往下看,單單一只吊扇的線條,都是如此經典美好。

戲院不歡迎有心無意的人擅闖,每月的活動,公布在瑞舞丹大戲院的粉絲頁上。我著迷於電影放映表的字體、坐椅編號的字樣,甚至是空襲疏散避難的老地圖。下了樓梯回到2020年,在隔壁雜貨店買一瓶津津蘆筍汁,還在時光隧道裡回不來。

那就往前散步去富里教會吧。

▲從2樓往下探,短牆的曲線、吊扇的微弧,都帶著一種老時光裡的溫潤。

富里教會 隨時會消失的時光遺跡

深灰色的建築,高聳在林木之中。沒有陽光時有點森嚴,未見溫馨討喜的那一面,但那些彷彿被人刮皺過的外牆肌理,就是它最獨特有個性的稜角。給人的感覺很複雜。只有在光線來的時候,周遭的樹影搖曳在灰暗的牆上,顯得像是沉默的巨人,有了笑容。

沒有彩色玻璃,但帶尖頂的長窗與拱門,窗框和木門,都是豔麗的寶藍色。深灰與藍色的組合很獨特,不見得令人覺得和煦婉雅,甚至多少覺得有些森冷。但我就這樣靜靜地繞著它走,隨著午後光線挪移在它窗下,改變著它的表情,時而嚴肅,時而略微放鬆,讓人也想貼近它,不捨離去。

教會從1877年就在這裡了,百年有餘,但建築是1953年落成的。經過60餘年,一直有拆建與修復兩邊聲浪,還未有定論,有著隨時消失的可能。我只想許願,在這座建築彷彿還皺著眉矗立在這裡的時候,多回來富里幾趟。

▲帶尖的拱形窗、帶圓的 寬拱形窗,引入花蓮的陽光,灑在寧靜的長椅上。 

▲扶疏的樹影在藍色窗前,是灰冷牆面最鮮活有表情的一刻。

惠生醫院 明治時期最時髦的洋館設計

也許跑不了富里那麼遠,那麼在離台北市兩小時車程的花蓮,也有許多老建築值得繞著散步。在花蓮市裡,我最喜歡的建築是忠孝街上的「惠生醫院」。

「惠生」在醫院、診所界是個常見的名字,特別是婦產科,幾乎可說是菜市場名。雲林的惠生大藥局,由日本名家佐野健太重新設計,聲名大譟;花蓮的這座惠生醫院不見得那麼出名,但我特別喜歡它的窗。

以60多將近70年的老建築物來說,它大面積地被漆成鮮藍色,浮板那種鮮藍色,是有點不那麼有情調,但圓滾滾的圓形側門,和八角形的窗,是少見的設計。在明治、大正日式建築中,圓窗和八角窗是時髦的洋館設計,有一點稀有,有一點前衛。

惠生的正圓形拱門有鮮藍色的鐵捲門,外牆淡淡的藍瓷磚一旁襯著,這配色搬到2020年,依舊覺得它時髦。正面的八角窗是以田字型的方形窗框為基礎,上下增加兩座梯形的窗,而開閉時仍以方形區域為主。但走進它和鄰建物之間夾著的小道進去,2樓高處有正八角形的高窗。太可愛了。它的開窗是上半部作左右對開,像一對反著的蝴蝶翅膀,忍不住再說一次,好可愛。

再往深巷裡走,會發現惠生醫院大得驚人。在更深處的2樓,開著長窗,細長的比例非常古典好看,頂上的鐵捲窗盒,功能已經像雨遮,而剛好被淋得斑斑駁駁,淺藍色幾乎不復見,成為一種帶霧藍色的灰。我想這是老建築迷看到都會悸動的,一種無法人造的藍灰。

罕見的八角窗也出現在博愛街和福建街交口的這幢老建築。高高掛在2樓牆上。和惠生醫院類似,但上下梯形窗鏤空,很迷人。

更迷人的是圓角弧線。在三角窗街角,把建築物的方角修得圓弧,不算是罕見的作法,但就是迷人。這弧線漂亮,舒適。如果建築物能給人,啊,這真是恰到好處的舒服感,大概就是現在這種感覺。我住在附近,來來回回於這個街角,清晨時也要拍,傍晚回來時,它一旁的路燈亮了,電線桿特別複雜,特別老派有感,又忍不住多拍幾張。

難得不跑去海邊的花蓮旅行,我得到同樣愜意放鬆的假期。

▲惠生醫院採用圓形門、八角形窗,在當時是前衛的設計,至今仍散發時髦的氣息。 

▲側面的八角窗,上半部左右開窗,像小蝴蝶展翼。 

▲博愛街上的老建築有寬圓的弧形轉角,圓潤有型。

延伸閱讀:

謝金河花蓮必吃美食!這家石頭火鍋口感清香,是10幾年來必點招牌好菜

簡秀枝:花東雙濱行旅,傳奇中的傳奇

釀酒、編織、傳統美食 花蓮豐濱,原味的復興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