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健康養生
HOT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台灣正在巨變的浪頭上

2014-11-07
作者: 謝金河

台灣政治經濟走到「水窮處」,似乎也到了關鍵的轉折點。 這一次爆發的頂新正義油食品假油事件,衝擊台灣之大,恐怕歷史罕見,衝擊層面之廣,從政治、經濟、社會到兩岸關係都觸及了。

當一個人走到困境絕路時,我們常常會用「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來與他共勉。台灣今年是各種政經因素撞擊最大的一年,似乎也正醞釀社會經濟層面將有一場巨大變化襲來。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1977年,那一年我考上政治大學,有一天我坐客運從雲林老家走省道,行經中壢,經過中壢分局,當時馬路上滿目瘡痍,很多警車被翻倒,原來是前一天發生了轟動台灣政壇的中壢事件。

假如以中壢事件作為分水嶺,之前是七五年蔣介石總統去世,台灣剛結束集權獨裁領導,政治體制正要解構,台灣的下一步到底何去何從?中壢事件爆發後,催生了選舉投開票透明化,蔣經國總統大力起用「吹台青」,林洋港、邱創煥、李登輝、許水德等台籍青壯人士頻頻受重用。在經濟上,蔣經國興建十大建設,以大氣魄推動公共建設,開啟台灣經濟發展的新里程碑。

中壢事件後 台灣巨變的起點

從中壢事件後,也是台灣巨變的起點,七八年台美斷交,那一年松山機場有一場包圍美國國務卿克里斯多福的群眾抗爭運動,台美關係也走到新的分水嶺;台灣在國際舞台大退卻之後,隨後一年又發生了美麗島事件,很多爭民主的黨外活躍人士,都在這一場被政府視為「暴動」的抗爭中收押、坐牢,而這也激發了其後律師參政及民進黨組黨的因子。

台灣政治底層的變化,就像是活火山爆發一般,各項群眾運動與抗爭不絕如縷,蔣經國總統因勢利導,從開放黨禁、報禁,到開放老榮民赴中國探親,台灣在社會政治巨變中一路改革,一路度過難關,隨著政治的解嚴,也開創了經濟大成長的狂潮。

如今,台灣政治經濟走到「水窮處」,似乎也到了關鍵的轉折點。這一次爆發的頂新正義食品假油事件,衝擊台灣之大,恐怕是歷史罕見,衝擊層面之廣,從政治、經濟、社會到兩岸關係都觸及了。

首先是食安問題,台灣人民天天吃餿水油、工業用黑心油,居然長達9年之久;再推演到更早,從40年前的米糠油到現在,台灣的食安問題從來沒有好好解決過。

魏家為富不仁 搞砸金字招牌

其次為康師傅魏家已是賺進千億元的巨富,居然仍從事無良賣假油的勾當,讓人民對財團的信賴度跌到最谷底,頂新魏家在廢油、假油、餿水油事件連三犯,引起全民激怒,抵制魏家關係企業產品,幾乎是史上最強大的消費者運動。

三是全民抵制康師傅魏家,也衝擊到社會及台商,過去20年,台灣面臨中國磁吸效應,因為工廠外移,造成島內就業困難,逐漸形成就業不足的低薪22K窘狀,形成了崩世代,年輕人上街頭,這是318學運的最大背景。

而台灣社會也形成兩種分化,一種是留在島內找不到出路的年輕人,另一種是懂得用兩隻腳跑路的台商紛紛崛起。從九○年代出走的頂新魏家、旺旺蔡衍明、正新輪胎的羅結家族、寶成的蔡其瑞家族,一直到鴻海郭台銘成為代工天王,這些早期在中國耕耘有成的台商,紛紛搖身變巨富,《富比世》排名全台前四大富豪,從旺旺蔡衍明、頂新魏家四兄弟、富邦蔡家到鴻海郭台銘,幾乎都是受惠中國大市場或者是廉價勞動力的最大贏家。

頂新的魏家在中國從油脂廠到方便麵,終於開創了康師傅市值逾台幣5000億元的王國,魏家兄弟沒有顯赫學經歷,卻能靠著打拚,在中國市場闖出一片天,這原本是台灣社會「有為者亦若是」的最好教材。但是魏家鮭魚返鄉,從投資101大樓,到高調買下14戶帝寶豪宅,逐漸給社會帶來負面觀感;這回賣假油傷害全民健康,終於引來眾怒,也給在中國賺錢的台商帶來巨大衝擊。台灣社會過去崇尚三好一公道,做生意講信用、靠口碑,這些信念如今都被摧毀了。

今年堪稱是企業多災多難的一年,在短短一兩年之中,我們眼睜睜看著很多重量級企業家被戴上手銬,送上囚車的鏡頭。例如,101前董座林鴻明因掏空金尚昌資產10億元,一度被收押,後來被檢方求刑12年;接著是遠雄集團總裁趙藤雄,因為捲入葉世文送賄案,也被聲押,在看守所囚禁57天;然後是結構債案,元大馬家兩老被判刑7年4個月定讞,杜麗莊董事長入監服刑;這次魏應充被彰化地檢署收押,也成了頭條新聞。

企業大亨頻頻入監牢,這是過去極為罕見的景象,這裡又引出了兩個層面的問題,一是企業頻頻涉案,更增添了社會底層民眾仇富心態。在全球化浪潮下,全世界都面臨財富更集中,貧富兩極拉大的窘況,於是發展無著落的新世代形成崩世代,而房價被有錢人愈炒愈高,也激盪出無殼蝸牛抗爭與巢運人士「躺下來」的抗爭戲碼。貧富差距拉大,也增添了政府施政的困難度。

九合一是前哨戰 後年是最終戰

二是社會民眾對政商掛鉤的怨忿也愈積愈深。八五年爆發的十信金融風暴,掀開了蔡辰洲在立法院13兄弟結幫的黑幕;其後又有華隆集團翁大銘營造的新政商勢力;其後紅頂商人崛起,政商界更是快速融為一體;此次頂新魏家也扯出政商掛鉤內幕,連馬英九總統也被波及。幾10年來,台灣政商臍帶從未斷過,即使馬英九總統以清廉自許,仍然無法躲過風暴。

這次頂新假油事件,也可能撞擊出新的兩岸關係,馬英九總統從○八年上任以後,即以改善兩岸關係為己任,在他看來,只要兩岸關係改善,台灣經濟就會大好,他執政六年多,兩岸關係確有好轉,至少沒有扁政府執政時期的劍拔弩張;但是台灣的經濟卻沒有大好,反而每況愈下,這當中的關鍵是中國的工資不再廉價,台商享受到低價勞動力的好處愈來愈少,反過來是兩岸的產業從昔日的互補走向互相競爭。

過去30年,中國經濟的奔馳給了台商崛起的養分,現在中國企業起來了,台商面臨的是競爭,但政府對於這樣的景象依舊渾然不知,以為只要開放陸客來台觀光,就可以改善台灣經濟。今年太陽花學運,除了是崩世代的怒吼,其觸發點是反服貿的抗爭。

從三一八學運播下的種子,這回傳遞到香港,香港學聯發起的佔中行動,已持續了20幾天,中國採取以拖待變的策略,讓佔中行動找不到著力點;但是香港民主火苗已經點燃,勢必為香港預留未來更巨大的變化,從台灣三一八到香港佔中,習近平面臨外在挑戰也在加大。

從兩岸關係面臨巨變,再到台灣內在政經因素衝擊,馬總統在他剩下1年多的任期,恐怕要面臨前所未見的考驗。首先是馬總統的低民調支持度一直沒有改善,台灣的領導人無法與多數民意站在同一邊,這是眼前台灣困窘的一大原因。另一個是國家領導人缺乏戰略目標,例如,他為了貫徹公平正義,祭出很多新作為,後來卻發現窒礙難行,只得改弦更張;有些政策他執意而為,卻又衍生更多問題,像我們頻呼的大戶條款及富人稅,可能為一五年的台灣經濟埋下重大變數。

○八年馬總統贏得全民多數支持,大家都期待馬總統會為台灣找到一條新出路,如今任期屆臨尾聲,台灣的發展樣樣陷入絕境,台灣到底何去何從?是到了人民發出改革聲音的關鍵時刻,我相信一五年會是台灣巨變的轉折點,這個改變會從一五年到一六年。

今年的九合一大選是民意的前哨戰,一六年會是台灣命運的最終戰,假如今年選舉結果大大出乎眾人意料,它或許就是台灣社會巨變的一個巨大轉折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