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影音平台的雙重震央

2020-12-23
作者: 黃哲斌

▲影音平台爆出爭議,隨著用戶人數增加,進入「漂白收割期」。(圖/Pexels)

不久前,全球前兩大影音分享平台各自爆出爭議,引發怒火或哀號。YouTube是毫無爭議的影音平台之王,根據2019年的統計,它每月到訪人次約243億,位居全球網站流量亞軍,僅次於老大哥谷歌。那麼,誰是影音分享平台老二呢?

答案是色情影音網站Pornhub,2019年月流量33億人次,全球網站排名第8,一年累積觀看420億次。然而,Pornhub最近遭《紐約時報》指控,助長偷拍、性侵及未成年內容外流,隨即引爆業力,Visa及萬事達卡也終止合作,形同截斷該平台的金流。

拚上影音分享平台的訣竅

近年,情色主題網站開創一種「老司機文化」,意味著內行人帶路,在網路分享各種影片資源的社群行為。這種網路文化,將上世紀藏在影音出租店密室的個人尋寶經驗,轉為各種公開「跪求載點」的人性供需。

Pornhub更發揮淋漓盡致,2007年上線後,靠著UGC(用戶上傳內容)模式、強大的分類與搜尋功能,以及高超公關技巧,攀上產業龍頭。該站不但贊助公益、拍片宣導環保、舉辦成人電影獎並廣邀流行巨星出席,甚至與adidas、Nike推出聯名鞋款,意圖擺脫陰暗的情色形象,打造一種陽光「潮牌」,外界喻為網路時代的《花花公子》,官方自我野心定位則是「色情產業的Netflix」。

Pornhub暴起,植基於開放上傳、下載與分享;Pornhub的爭議也肇因於此。眾多用戶開設匿名分身帳號,上傳各種非法影片,除了侵犯著作權,偷拍、性侵、虐待、未成年色情、復仇式色情影片如入法外之地。

由於積怨已深,當《紐約時報》揭露Pornhub為了盈利,長期滋養惡劣文化,傷害無辜受害者,立即引來眾怒撻伐,迫使站方取消影片下載功能,同時將驗證上傳者身分,不再供匿名分享,並下架千萬支影片。

Pornhub反映數位世界的陰陽兩面,它爭議性的巨大成功,正是網路世界的縮影。哥倫比亞大學台裔法學教授吳修銘在《注意力商人》書中,提到一個網路發展初期的例子:上世紀1990年代,網路服務供應商剛興起,財力有限、險些破產的「美國線上」,最終擊敗由IBM、CBS與西爾斯百貨合資成立的強勁對手,躍居全美龍頭,關鍵策略之一就是成立線上聊天室,讓用戶自行創造內容。

當競爭對手嚴格規範聊天室的言論行為,美國線上鼓勵用戶開闢私人聊天室,且管理寬鬆,成為惡名昭彰的情色集散地,但也快速帶動業務成長。等到美國線上站穩市場寶座,就開始轉型,並打破「零廣告」政策,積極出賣用戶眼球。

YouTube發展也異曲同工,一開始,放任品質不佳的盜版內容流竄,養大用戶基礎後,才開始清理版權爭議,逐步走向廣告分潤、會員訂閱等「名門正派」路線。環顧社群網站發展歷史,創站之初常遊走法律與道德邊界,只求全速擴張,不管社會後果,我稱之為「荒野亂鬥期」。

直到網站基礎穩固,再轉變經營模式,擺脫過往爭議,將龐大用戶變現,進入「漂白收割期」。Pornhub也是如此,3年前,他們推出會員訂閱方案,準備著手轉型;差別在於,網站主要傷害對象不是用戶隱私,而是侵害影片中第3人權益、摧毀她們的人生,Pornhub又遲遲捨不得舊有模式的流量及廣告收入,終於惹火上身。

早已進入「漂白收割期」的YouTube,則碰上另一種爭議,他們為了廣告收益,陸續推出「黃標審核制」、設下嚴苛的使用者條款,最近又改變政策,即使用戶不願加入廣告夥伴計畫,YouTube宣布官方有權逕行插入廣告,且不會分潤給創作者,又招來一波抗議。

成熟平台經營者面臨的反撲

音樂YouTuber「好和弦」就拍片指責官方權力過大,予取予求,宣布他將逐漸搬家到去中心化的LBRY平台,並預言YouTube可能逐漸沒落,他的影片受到不少大咖YouTuber的贊同。對於成熟期的平台經營者,這是一項警訊,當你只關心業績成長、只關心服務廣告主、只關心股價與市值,卻忽略用戶感受,經常是帝國衰敗的前兆。

曾經不可一世的美國線上,千禧年與時代華納合併後,市值曾達1600億美元,但因過度追求廣告營收,輕忽用戶權益,引發劇烈反彈及出走潮,短短9年,市值蒸發98%,用戶剩下不到1/5,最後賣給寬頻電信商威訊。

從美國線上到YouTube,再到Pornhub,網路世界經常充滿既視感,這場影音平台雙重震央的天搖地動,尚有餘震留待歷史驗收。

延伸閱讀:

為什麼,張忠謀認為一場疫情將永遠改變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

沒有它,國內所有5G、衛星產業都將停擺!穩懋陳進財憂心:5G關鍵拼圖還少一塊 

揭密!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半導體龍頭赴美投資不能沒有的化工台灣隊

聯電曹興誠悔不當初的西進路 「如果能重來...我希望沒有到大陸設廠」

一條線引爆兆元換機潮!高速傳輸時代台廠搶卡位,誰是下一個股王?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