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台灣自費篩檢太貴?制度不符、醫護人力不足、醫療觀念老舊...3大危機來襲,台灣醫療進入關鍵10年!

2021-01-19
作者: 劉軒彤

▲台灣醫療體系這座護國神山,正步入最關鍵的10年!(圖/資料室)

走出南港展覽館,回首甫落幕的「2020台灣醫療科技展」,這是業界年度盛會,台灣醫療與科技兩界精英在此交會,互放光芒。台灣把繼台積電之後的第2座護國神山,寄託在醫療結合科技之上,但這座神山太龐大了,有人看到巍峨的山峰,有人只見崎嶇的山路,還有人注意到碎石的崩落。

主辦單位生策會副會長楊泮池說,他聯繫了20多所學校的老師,來參觀的學生比預期多很多,大概有1300位,「你要讓學生覺得有機會,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產學落差太大,醫療科技產業還沒站起來,學生不願意念博士班,不知道畢業後要去哪裡?」

有沒有機會站起來?一定有,也必須有,而且機會就在未來的關鍵10年。

為什麼是10年?曾擔任健保局總經理及衛生署副署長的張鴻仁,在他的著作《2030健保大限》一書中提到一個觀念,現在台灣醫療性價比高,是靠這一代醫護人員撐起了便宜的健保,他們不跟健保計較太低的診療費,可是這件事不可能永遠繼續。戰後嬰兒潮最後一年出生的醫師會在2030年退休,新一代的醫護人員接受新思想,不會視任勞任怨為理所當然,是會出走的,一個醫師的養成大約15年,今天若不做重大改革,10年後就後悔莫及。

科技業的機會 傳統醫院將逐漸消失 診療需要再進化

這是從醫界的角度,從產業的角度同樣迫切。科技進步神速,2000年人體基因破解,後來有精準藥物、免疫療法、再生醫療,劃時代的治療都是奠基於科技進步的輔助,而且速度愈來愈快。

知名的研調諮詢機構Frost & Sullivan更是預期,2030年沒有傳統醫院。言下之意,未來10年科技會加速應用到醫療體系,智慧醫療、數位醫療、遠距醫療、手術機器人⋯,現在不跟上戰局奪得先機,10年後就會跟現在一樣,眼睜睜看著國際大藥廠或醫材大廠吃香喝辣,毫無追趕能力。

多數人都淡忘了一件事,經濟部2002年推出的「兩兆雙星產業發展計畫」,雙星之一指的就是生物技術,其實政府一直有投注資源,只是成效很不顯著。

11月下旬一場「領航精準健康」的講座中,交大電機工程學系副教授、也是亞洲矽谷計畫人資長的闕河鳴說了一段話,全場哄笑:「大家都知道資通訊與醫療最頂尖的人才,應該可以做出一番事業,連交大與陽明大學都要合併了,但我們的BIO+ICT(生醫結合資通訊)產業在哪裡?10年前我就在做這件事,為什麼今天還在這裡抱怨?顯然有很大的問題!」

闕河鳴所言,其實也是所有受訪者的心聲。醫療界有醫療界的問題,科技界也有科技界要越過的檻,統合起來的3大危機,還是不脫人才、制度/法規,以及健保這個老問題。

第一個先談健保。對於產業發展最大的危機,應該是「省錢至上」的原則,造就「醫療價值被嚴重低估」。台灣一直以醫療體系世界一流自豪,但是業界點破關鍵迷思─其實是性價比高,論起醫療照護品質,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近年所做的調查,台灣甚至不如韓國。

▲經濟部攜手工研院,打造台灣第一個「生醫產業跨域整合實驗場域」,加速醫療科技的產業化。(圖/彭世杰攝)

醫界的3大危機 醫療價值被嚴重低估 人才恐將出走

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以經常性醫療保健支出占GDP比重為例,說明這個情況。台灣目前約6.6%,低於國際的11%,當醫療價值被長期低估,最大的影響是醫療人才出走、產業成長緩慢、投資意願低落,而健保的框架,也會限制創新的想像力。

第2個問題回到人才。健保一定要改革,否則醫療人才堪慮,台大醫院院長吳明賢就非常擔憂內科醫師長期招不滿,無法因應未來老齡化社會需求。根據國發會推估,台灣2026年進入老年人口占比超過2成的超高齡社會了。

醫療產業化一定要起來,才能吸引人才投入,不會過度往半導體傾斜。幾乎所有業界人士都感嘆,台灣跨領域的醫療科技人才不足,闕河鳴教授更直言:「基本上,在一個人口老化的國家,寄望人才要增加,如果沒有配套,非常困難。」

有學者表示,台灣很多課程與20年前一樣,但是國外的大學,熱門科系與冷門科系的教授薪資與名額,10~20年間有時候變化非常大。它們很勇敢地把冷門科系關掉或不會再聘,不過,台灣做不到這件事。人才在重要領域永遠不夠,要吸引海外人才,也要有整個生態的配套,否則一流人才也留不住。

其實所有問題都是環環相扣,最後都會回到制度/法規,也就是第3個危機。舉個例子,台灣的產學落差為什麼比不上以色列或美國?楊泮池說,不是錢的問題,是制度與心態的問題。在台灣,教授賺錢好像是罪惡,但以色列哪個名教授不是擁有很多公司?如果讓老師的研發成果能與產業界連結,能更靈活,學生就會看到未來。

制度體現,可以在很多面向,而且要從國家角度去看。受訪者幾乎都有共同的感嘆,醫院與科技廠都很努力,但台灣的制度偏向管理,沒有興利,這會讓整個醫療生態系的觀念,還有社會氛圍都過於保守。法規也是一樣,軟體、演算法、解決方案大量應用在醫療體系,有別於醫材或藥,法規如何審查和認證?遠距醫療已是趨勢,它的給付與法律難關又如何解決?或是眾所仰望的健保資料庫,沒有法規的依據,政府不敢開放,成為可望而不可及的神話?科技在醫療的影響力大增,政府法規觀念也要創新,或許,政府也該有個數位醫療監理沙盒來協助。

台灣的醫療危機並非無解,只是改革腳步一定要快,醫療體系本身站得更穩,這時候,科技業進軍協助醫療加速產業化,才能造就更穩固的護國神山。

如果翻開科技巨頭的歷史,電子五哥以及市值超過6000億元的台達電等等,投入醫療產業起碼都有10年以上,近年所謂的醫療科技也喊得很用力,但是2020年非常特別,一切似乎水到渠成,而且有一種再不邁開腳步,就會來不及的急迫感。業界將之歸結於4大轉捩點。

第1,疫情加速了數位轉型的決心,所有企業都意識到時代變遷一去不回頭,國際間諸如遠距醫療、醫療AI、智慧醫療的應用,都在加速,不具名的年輕醫師更直言,因為資訊科技的介入,AI幫忙判斷,將來醫療的進步將不再是師徒制,顛覆了醫界生態。

▲愈來愈多人才關注需要跨領域技能的醫療科技產業。(圖/彭世杰攝)

兩界精英的感嘆 台灣制度偏向管理 法規觀念亟待創新

第2,包括5G商轉、演算法技術大躍進,都可以視作一種基礎建設,這些新技術到位,過去很多不可能的醫療應用都變得可行。而科技業在這方面,有絕對優勢。

第3,全球先進國家都進入高齡社會,「醫養護」結合的需求攀升;另一方面,千禧世代的新興人類,非常懂得使用科技,他們接受新的醫療體驗與醫病互動關係,對於即時追蹤身體狀況的科技工具,期待度也高,這一切都讓科技業更有切入的利基點,尤其大健康、亞健康、或是長照產業,不是所有產品都需要食藥署之類的認證,科技業彈性更高。

第4點就是政策的支持,尤其經過新冠疫情肆虐,沒有一個國家敢忽視醫療科技。以台灣而言,最新的政策例子就是《生技產業條例》計畫納入再生醫療、精準醫療,以及數位醫療。

過去10年的科技進軍生醫,是漸進式的,未來10年則會是跳躍式,劃時代的進步會造就龐大商機。根據資誠《2030未來醫療》,全球醫療支出將從2018年的10.6兆美元,成長至2030年的15兆美元,值得留意的是,預估增加的4.4兆美元,約當6成都集中在精準診斷、預防保健,以及數位醫療領域,過去占比最大的傳統醫院支出與醫藥品的成長反而停滯。上述3個新增領域,都是資通訊業可發揮之處。

4大轉捩點帶來大商機 逾兆美元市場大餅 資通訊業不能錯過

北醫大特聘教授李友專是AI專家,他常舉一個數字來陳述科技業的機會。目前台灣資訊電子業產值約7.1兆元,是醫療科技產值的47倍,但是因為醫療科技毛利率至少20%,而電子業很多只有3~4%,因此用毛利的角度,雙方的差距只有9倍。國際間的產值差距是9倍,毛利差距則只有2倍,台灣科技業絕對有加把勁的空間。

美股趨勢的啟發 醫療科技商業化 可讓產業政府雙贏

從美國幾檔代表性的醫療科技股表現也可以看出未來趨勢。以微創手術機器人達文西聞名的Intuitive Surgical、美國最大遠距醫療服務商Teladoc Health,股價都走出新格局,驗證市場趨勢。

全世界都在拚,台灣比較可惜,醫療產業化尚未茁壯,醫院本身也不能上市,否則看看美國第一大連鎖醫院服務HCA,有186家醫院及2000多個照護點,總市值1.5兆元。東南亞最大的泰國曼谷杜斯特醫療服務集團,45家醫院8000病床,在泰國掛牌的市值也有3300億元。

訊聯集團副總裁劉天來指出:「台灣醫療不能永遠靠健保,有醫療產業就有收入支持,產業稅收也可以回到醫療業!」過去資通訊業因為產品生命週期短,所以相當重視成本,東西做好就拿去賣,不能賣就換一個,以研發為主導再商業化,但醫療是反過來,醫療產品的產生是因為需求,所以這中間會有觀念落差,多年來雖已磨合不少,但仍需要中間的橋梁協助。今年以來,不管公部門或企業合作,各種聯盟平台積極成立,增加醫療與科技的互相了解,應該也是感受到國際趨勢的壓力。

至於醫療與科技精英如何化解溝通障礙?佳世達董事長陳其宏以其經歷說道:「就是放下科技大廠的身段,蹽落去。要有決心,我們需要更多科技業的人願意掏心掏肺重新學起,傾聽了解醫療產業的需求!」

延伸閱讀:

「一瓶點滴比不上一杯珍奶」 台大院長吳明賢憂心:健保制度不改,年輕醫師用腳投票

《台大醫院院長專訪一》吳明賢談醫院的獲利:每次人家在說醫院賺多少,我都不是很愉快!

《台大醫院院長專訪二》吳明賢談國際醫療:台灣發展華人醫療就夠了

《台大醫院院長專訪三》吳明賢談養生:你現在不養生,以後就要養醫生

黃彥華:細胞治療之新世代醫療不連續函數:談新醫療秩序與專業人才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