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索貝克

索貝克為財經作家、證券金融業工作者,投資中港股市多年。

索貝克:中國嚴管民企撐國企 市場導向回得去?

2020-12-11
作者: 索貝克

▲華晨汽車集團爆發65億元人民幣的債務違約,宣布破產重整。(圖/CFP)

2020年剩不到1個月,中國海關公布前10個月貿易數字,出口14.33兆元人民幣,進口11.62兆元人民幣,貿易順差2.71兆元人民幣,以美元兌人民幣目前匯率6.58計算,中國理論上應該賺了超過4100億美元外匯。由於中國相對於其他國家較早復工,加上內需不振,衰退性貿易順差居高不下。有趣的是,中國前9個月的外匯存底居然只有3兆1426億美元,比起2019年底的3兆1079億美元,只些微增加347億美元,就算不計入10月分外貿順差584億美元,前9個月的外貿順差也超過3500億美元,這中間有3200億美元的落差,錢去哪裡了?

鎖國保外匯 未來長期趨勢

更奇妙的是,今年由於疫情,絕大部分中國人幾乎沒有觀光支出,每年固定出國旅遊的3000億美元等值外匯,今年根本不到往年的一成。在貿易收入持續增加,觀光支出有效禁止的背景下,中國賺到的外匯存底卻可以消失不見,這中間的漏洞依然龐大。目前的發展是,連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都不給人民辦護照,表面的理由是疫情。本欄在606期指出,中國國務院已經在4月初廢除因為私人理由出國辦護照的行政細則,顯示鎖國已經是長期性的政策走向。保外匯的政策大方向一去不回頭,中國經濟的內循環繼續滾動。

至2020年的第4季初,中國整體債務占國民生產毛額的335%,不論是以新興市場或是已開發國家的標準看,這都算非常高,在這之中,約有一半是各類國營企業欠下來的;延續著上期談到的國營企業開始債務違約,11月下旬東北的指標國營企業華晨汽車集團有65億元人民幣的債務到期未能償還,一連串重點國企的債務違約,正打擊著市場對於國企大而不會倒以及大到不能倒的信仰。前面談到中國經濟繼續向內循環方向滾動,主要的原因是外有美中貿易戰,內則人口紅利耗盡,外貿與房地產都無法帶動中國經濟高速成長,唯一能走的是獨立自主的工業化轉型,必須自己發展資本密集型的產業。

不同於1990年江澤民時代的勞力密集產業,當時的市場風險與企業運作的責任都是由外資扛起,大量的就業機會突然湧入,國民所得全面倍增;資本密集產業的特性是,資本投入高,經營效率低,債務違約比率開始放大。海通證券統計,綜合性企業、化工、機械設備、商業貿易以及建築裝飾5個行業,是債務違約比例最高,它們違約的案例飆升的時段與中國瘋狂投資半導體的時間吻合。

不良資產管理 信達可留意

當內循環經濟啟動,發展資產密集產業後,負債率高以及違約率飆高就是這個時期會發生的狀況;中國政府能夠採取的措施就是穩定風險與加強管理,螞蟻金服的暫停(停止)上市,便是這個思維下的政策反應。你說中國政府會出面維護市場秩序嗎?民企與房地產違約,政府會管,看銀監會主席堅決抑制房地產泡沫的決心就知道;國營企業與各級政府違約,要看狀況。

習總書記領導的政府,只會怪罪有人對共產主義的信仰不堅,不允許打擊國有企業領導的產業升級,以及用政治鬥爭的方式解決政府債務違約的問題,永城煤電集團違約前的資產移轉,就是市場經濟路線被踩在腳底的鐵證,江(澤民)胡(錦濤)時代的改革開放已成過往。中國政府繼續這樣玩下去,重新進入人民公社時代的戰時配給經濟只是時間的問題,本欄多次提過的供銷合作社已經建置完備,這也就是本欄長期呼籲投資中國資產必須留意資金退出的理由,因為人民公社時代如果重演,各類私人資產都要視情況充公,補足政府短缺的資本缺口。嚴管民企支撐國企,就是中國經濟內循環的終極奧義。

中國信達資產(1359 HK)本月宣布發行債券80億元人民幣,同時要分拆信達證券上市,還要發行特別股450億元人民幣,原本已經超過11%一級資本的中國信達,繼續把自己的資本適足率往上拉,動作非常大,很明顯有新的政治任務;這是中國政府手上4家主要不良資產管理公司的一家,跟其他3家一樣,最近一年都在集中財力收購各個地方政府手上的不良資產,信達是這4家中營運績效最好的。中國政府接下來的主要政策是支撐國企,很可能會利用增加貨幣供給的手段,以及左手換右手的策略,有限度地進行炸彈拆除式的金融工程。在這過程中,第一個受惠者應該是不良資產管理公司,至少它們在第一波不能陣亡,這條投資線索值得注意。

延伸閱讀:

為什麼,張忠謀認為一場疫情將永遠改變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

沒有它,國內所有5G、衛星產業都將停擺!穩懋陳進財憂心:5G關鍵拼圖還少一塊 

揭密!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半導體龍頭赴美投資不能沒有的化工台灣隊

聯電曹興誠悔不當初的西進路 「如果能重來...我希望沒有到大陸設廠」

一條線引爆兆元換機潮!高速傳輸時代台廠搶卡位,誰是下一個股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