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明年全球經濟五大懸念

2020-12-09
作者: 陶冬

▲(圖/Unsplash)

2020年在驚心動魄中接近尾聲。百年一遇的疫情、十年一遇的金融震盪、前所未遇的央行印鈔和聞所未聞的封城堵路,打造出不平凡的一年。在過去三年,筆者在年初給出的年度關鍵字都是「動盪」、「不確定性」;2021年可以改為「弱復甦」。筆者眼中全球經濟有五大懸念,是撬動風險資產價格的看點。

經濟復甦力道不太強 美國反中主軸不變 

1、全球經濟如何復甦:疫苗的研製成功,給抗疫帶來新希望,經濟活動恢復正常有望在2021年實現。疫苗的成功推出,的確增加了控制疫情的確定性。估計透過疫苗和患病,發達國家在2021年中達到大約40~50%人口具備免疫能力,經濟活動基本可以恢復正常。

筆者傾向於相信弱復甦。群體免疫的逐步實現,的確可以改善疫情的不確定性,不過經濟復甦力道不會很強,回到疫情前也許需要若干年。第一階段的經濟復甦相對容易,人群管制一旦被放鬆,生產和消費活動自然快速反彈。這個第一階段復甦是產業鏈修復所帶來的復甦。第二階段的復甦要難很多,涉及資產負債表的修復。大量就業機會在歐美永久性消失,導致結構性失業,這部分人口找工作時間會很長,收入也可能降低。他們現金流出問題,會帶來房租房貸/信用卡、銀行壞帳、企業投資信心等連鎖反應。全球復甦或許需要更長時間。

2、拜登政府的管治能力:拜登成為美國第46任總統,應該懸念不大。他接了爛攤子,美國社會嚴重分裂,經濟千瘡百孔,財政赤字巨大;但是運氣極佳,大選結束後疫苗研發就出現突破性進展。他選擇了一個高效、專業的執政團隊,不過他的管治能力主要不取決於團隊,而是國會配合。

筆者傾向於相信拜登受困於國會黨爭。共和黨維持在參議院多數黨的機會頗大,這幾年的黨爭和這場選舉的撕裂,讓兩黨放下爭端共建國家的機會不大。拜登志在恢復歐巴馬的政治遺產,國會共和黨人為反對而反對。懸念在於拜登政府會不會重蹈歐巴馬第二任政府的跛鴨覆轍,空有大志,無法抒發。少了國會的支持,拜登其實根本沒有錢來實現競選諾言,美國經濟復甦也就平添三分風險。

3、美國聯盟反華:中國在10月黃金週的消費能力令人讚歎,率先走出經濟衰退,成為今年唯一一個實現經濟正增長的大經濟體。但是在地緣政治上,中國受困於川普政權的全面打壓,從貿易戰打到科技戰,金融戰似乎也在升起。拜登擅長外交政策,也會在外交領域最先展開多邊主義姿態,加強傳統盟友間關係,試圖重建以美國為核心的國際新秩序。起碼在早期,拜登政府可能會放棄川普政府的對華極端施壓手法。

聯準會可望繼續QE 美元匯率不易急跌

筆者傾向於相信美國對華遏制戰略不會有變,只是表現形式出現變化。中國已經在全方位成為美國的競爭對手,美國在遏制中國問題上幾乎是舉國一致的。簡單來講,未來美國對華不會再是單打獨鬥,而是試圖聯合盟友共同反華。拜登在關稅問題上蕭規曹隨,而在人權、互聯網自由等問題上更強硬,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則尋求合作。

4、聯準會的量化寬鬆政策:2020年3月的股災,對經濟和金融市場構成巨大的威脅和系統性風險,聯準會力挽狂瀾,大幅下調利率,透過量化寬鬆政策製造出巨額流動性,並直接干預風險資產市場。聯準會在7個月內將其資產負債表規模擴大到上一次危機需要7年才做成的規模。

量化寬鬆政策對金融市場有效,但對實體經濟的說明卻並不明顯。近來,市場對通貨膨脹的擔心愈來愈大,10年期國債利率大幅攀升。筆者傾向於相信聯準會將繼續大規模的QE計畫。這一輪的QE規模可能很大,因為美國的財政赤字可能很大,在極低利率水準下,聯準會是新增國債的主要購買者。只要債務水準不斷增加,貨幣當局是停不了印錢的,直至通貨膨脹成為持續的威脅。葉倫出任財長,更直接打通了財政及貨幣當局之間的壁壘。

5、美元匯率:美元早就應該貶值了,只是世界上找不到另一種強勢貨幣,於是美元匯率勉為其難地繼續升值。隨著疫苗推出和經濟復甦展開,全球風險意識改善,在2021年資金流出美元區,流向其他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的機會頗高。可能進一步推低美元匯率,但是美元究竟是急跌還是慢跌?

筆者傾向於相信美元慢跌。美國的QE規模遠遠大過世界其他國家的總和,一旦避險意識淡化,美匯受壓很正常。然而,目前尚未看到一個可以與美元抗衡的替代貨幣,歐元、人民幣各有各的問題,缺少了升值貨幣,貶值貨幣也走不遠。美國也不能讓全球資金快速逃離美元區,它的財政貿易雙赤字需要外資支撐,所以匯率不能貶值太快。

延伸閱讀:

判別未來趨勢是漲、是跌 摸清9種量價關係不被虛假人氣受騙! 

從上億元輸到剩50萬!退休體育老師 摸出主力足跡在台股狠賺5億

把股市當電動遊戲 日本40歲玩家靠這招累積63億元財富

圖解14種基本長相》單根K線透露出的賺錢祕密

MACD、RSI、KD...新手該看哪一個指標?一次搞懂測量股海的基本工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