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一瓶點滴比不上一杯珍奶!台大醫院院長吳明賢:健保制度不改,年輕醫師用腳投票

2021-01-19
作者: 吳明賢口述/劉軒彤整理

▲台大醫院院長吳明賢。(圖/陳俊松攝)

科技進步很快,很多新的科技會應用到醫學,我才會在就任台大醫院院長時,提到台大醫院的3個方向:智慧醫療、精準健康、尖端醫療。這些不僅是革命性進展,更重要的是觀念改變。

創新醫療》醫院需要培養醫師科學家

醫療的研究要突破,一定要從醫院發起,只有第1線的醫護人員才知道目前的問題在哪裡。研究創新有一點很重要,就是你問得對不對?重不重要?醫院有很多值得解決的問題,你電腦技能很強,但你不知道醫院的問題在哪裡,可是你有我們需要的技術,現在需要的是一個平台、一個橋梁。

醫院需要培養醫師科學家,他才知道如何用科學方法解決。台大臨床醫學研究所成立超過30年,培養很多優質醫師科學家,都是未來創新醫療的重要推手。因為不管做什麼,第1件事都要有卓越的人才,這些人都是最好的溝通橋梁。所有的研究都要有一個實驗場域,醫院就是實驗場域。

資源配置》政府不該用政治性考量

有人問,政府也投入很多資源搭建醫學與科技的橋梁,為何看不到明顯的成效?我舉政府的多種科技計畫為例,大部分是公開招標bottom up(由下而上)為主,但多年來我不諱言,有些事不能用民主的方式,我一直建議有些要top down(由上而下)。

以我自己了解的荷蘭和英國為例,重要的國家科技計畫都是top down,比方現在要做帕金森氏症的AI診斷或最新研究,可能像台大、北榮有很多病人,他會邀請幾個直接投標。我認為政府在分配資源,有時候不能用政治性考量,他會說,「這個台大有,成大就要有;北部有,南部也要有」,其實台灣這麼小,把資源分散,會弄到完蛋。

台灣不是沒有資源與人才,而是如何適當地分配資源。但我們連分配資源都是用民主的角度來看,其實,就研究與創新而言,根本沒有民主,都是贏者通拿。競爭環境中絕對是這樣,好的要讓它更好,而不是好的已經夠好了,所以我拿去資助別的。

政府還有一個錯誤的觀念,怕圖利!政府不圖利人民,要圖利誰?假如你是合情合理又合法,而你用防弊重於興利的心態,就會變成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最後就會停滯在那裡。其實台灣防弊的機制太多,反而欠缺興利的機制,若繼續防弊下去,台灣幾10年累積那麼多人才與能量,沒有把好的能量往正面開發,我會覺得很可惜。

所以要有評估機制,拿多少錢做多少成果。我們現在有一個問題,審查很嚴,但追蹤不嚴。所以我說很多計畫是作文比賽,你會發現哪一個領域熱門,大家就寫這個題目,下一次又有別的,又寫別的。

荷蘭與台灣最接近,人家有很多創新研究,英國更不用說。若你用民主機制最不會被批評,因為台灣人最重視公平,但那個是假公平,齊頭式平等,並非真正的公平。其實台灣很有能量,不管是創新與研發,包括人才與資金,現在是如何把資金給最好的人才。

人才的世代變化是要被關心的。現在一些年輕醫師常感嘆,為何討論健保,第1線醫師都沒有被邀請去?我們應該是最了解的。為什麼?過去是這樣的,不管你是台大醫院院長或什麼的,都是忙著醫療事務,在醫療政策上,沒有時間也沒有被邀請著墨太多。

世代改變》工時制將是醫院操作問題

你可以想像整個健保政策,醫院是被要求配合,我們這一代的醫師溫良恭儉讓,但新一代的醫師不是,這也是我心中一直有的隱憂。年輕醫師已經不是逆來順受,他們善於爭取自己的權益,包括工時制都是將來醫院操作的問題,我不否認台灣醫師的價值都被低估了,我們做了很有價值的事,但是沒有價格。因為價格是健保制定,而非根據我們提供的服務。

這是我對將來健保的隱憂,價格制定者沒有第1線醫療人員,才會有1顆藥不如1顆糖果、1瓶點滴不如1杯珍珠奶茶、心臟按摩不如腳底按摩⋯,這些都是年輕醫師在乎的。過去我們都只懂救人,不會去管價格的事情;但是年輕醫師已經非常在乎價格,假如放任事態發展下去,將來救命的科別就沒有人會去。有價值沒價格,這樣下去會影響醫療生態。

健保最大的問題是,價格制定者會影響醫療生態,因為年輕人是用腳投票,是會出走的。其實健保設計本來很好,讓弱勢的人能看病,但既然是保險,就不能包山包海,醫療服務若是1種產品,你讓消費者自己選,但假如這個產品是第3者付費,消費者根本不會在意,所以才有逛醫院的事情。

我覺得大家對於這些優秀的醫師,有錯誤的觀念,可能是受到儒家思想、正義魔人影響,先前有人說醫師薪水10萬元就好了。假如你是這樣想,優秀的人為什麼要來?那你倒不如叫他們念醫學院之前,先去念神學院。我相信醫師非常有愛心,但你是做一個醫療體系,要有一套制度,就好像台積電要發展,因為薪水高所以會繼續更好,優秀的人會進去,站在高位者應該是要建立一個好的制度。

我常畫一個三角形,三個角是人、制度、文化,中間是以病人為中心。有最好的人才,還要有育才、養才的計畫,假如制度沒弄好,好人可以做壞事,壞的制度可以讓人變成鬼,好的制度可以讓鬼變成人。制度是剛性的,文化是軟性的,當然我們希望文化能內化,但你一定要有好的制度,才能內化成好的文化。

我在內科醫學會當了11年的祕書長,我對內科發展憂心忡忡,內科是臨床醫學的基本,我們需要最多的內科醫師來照顧各個器官系統與疾病,以前都是成績最好的學生選填;但這10年來全國沒有1年內科有招滿,還是回歸到價格問題。內科的基礎規模太龐大,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當官的可以閉上眼看不見,撐到有問題再看誰倒楣。現在防疫都要超前部署,內科應該也要。

以我的角度與經驗,我接觸到的年輕人都這樣想。過去優秀的導生,都不願走內科,所以我才說要命的病沒人看,因為現在已經變成「救命不如救醜的」。假如我們帶給下一代的是這種觀念,再怎麼唱高調都沒有用,因為年輕人不會因為你唱高調就買帳。

內科缺口》改善制度才能吸引人才

戰後嬰兒潮這一代受到傳統儒家思想影響,有很強的道德感,但現在年輕人受新式教改養成,是以法為主的,很重視自己的權益。是否得到公平對待?內科醫療糾紛很多,而他為什麼要做這樣的犧牲?為什麼是我去犧牲奉獻?又不是我不夠優秀。這麼多年我帶很多導生,最近10年就50位,有些出國進修,只有1位走內科。連台大醫學院都不走內科,那就是危機,將來高齡化社會又老又病,需要誰照顧?都是內科。

以前靠文化,未來靠制度。現在時空環境不同,社會已經進步,科技也在進步,不能再說以前可以,現在為何不可以。時代不停在進步,路已經不同了,醫療是最可以改善,而且可以利用現在的科技改善,未來10年應該是醫療進步最快的,我估計關鍵領域未來10年內都會有所突破,現在是台灣很好的發展機會,健保與醫療生態要改變,觀念要改變,才更能掌握住科技與醫療結合的發展機會。

延伸閱讀:

《台大醫院院長專訪一》吳明賢談醫院的獲利:每次人家在說醫院賺多少,我都不是很愉快!

《台大醫院院長專訪二》吳明賢談國際醫療:台灣發展華人醫療就夠了

《台大醫院院長專訪三》吳明賢談養生:你現在不養生,以後就要養醫生

《台大醫院院長專訪四》吳明賢談三大醫療趨勢:智慧醫療、精準健康、尖端醫療

智慧醫療離我們有多近?楊弘仁:台灣醫療數位轉型的關鍵

卡關的再生醫療!特管法上路2年…法規配套不完善、百萬診療費高不可攀

高峰對談》陳時中×華碩吳漢章:加速醫療數位轉型 台廠接軌國際新商機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