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一場疫情 讓他們看見職涯新樣貌...海歸人才告白:台灣職場大進化 機會不比國外差!

2020-12-09
作者: 涂憶君、吳雅樂

▲兔將視效總監鄭智維(右)在兔將管理部管理長蘇玉姍(左)邀約下,回鍋兔將。(圖/彭世杰攝)

今年一場疫情,許多長期在國外工作的台灣人才蔚成一股洶湧的「海歸派」,他們權衡考量的,或許不完全是薪資,而是對於「事業」和「安全生活環境」的側重。因為台灣也能找新的職涯發展可能,所以願意帶著國外職場的多元經驗,結合台灣固有的優勢,帶起台灣數位人才發展的新面貌。

兔將視效總監   鄭智維   文化多元奔放  讓影視產業更有看頭

近年全球影視產業發展走向高規格與精緻化,一部好的特效電影,需要有藝術家的天馬行空與工程師將之幻化成現實。自英國倫敦雷文斯伯大學電腦動畫系畢業、擁有加拿大兩年工作經驗,今年回鍋台灣最大影視特效公司—兔將創意影業的視效總監鄭智維,深刻體認台灣的影視產業,能夠培養人才獨一無二的「技能多元性」。

特效是影視產業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直接以聲光、視覺撞擊觀眾的感官接受度,民眾看得理所當然、拍手叫好,但這背後需要經過特效公司繁多的環節和工法,以及「藝術者」與「技術者」相輔相成。

舉例而言,光是用特效建構擁有「數百萬大軍」的場景,這些大軍的樣式是什麼?如何動作?畫面光影如何變換?必須匯集藝術人員、動畫師、產出程式的技術人員、燈光師、合成師等多種人才齊力完成,而能同時擁有這些能力的人,在台灣仍屬稀少,而鄭智維就是此種同時具有「藝術腦」與「技術腦」的人才。

鄭智維12歲就到英國讀書,因為愛玩遊戲軟體,從小就有往遊戲產業發展的夢想;當台灣的高等教育還在督促台灣學生「五育均衡發展」時,高中時期的鄭智維,就已直接被師長建議未來可往「影視相關產業」攻讀。

念完了電影動畫,鄭智維先在英國影視公司做了與建模師有關的工作,發現不符興趣,轉職燈光師。幾個月後他回到台灣,先在大型影集製作公司擔任燈光師,進一步發掘自己對於「電影」特效講究精緻度的製作熱忱,所以轉戰兔將,持續擔任燈光師的工作。

鄭智維表示,燈光在影視製作中屬於末端環節,就是要想盡辦法還原拍攝現場的光影,然後再透過合成師針對不足的地方加以強化,也因為做了燈光師,更能學習、甚至掌握特效製片上下游的數位能力。

其實前一次歸台期間,國外獵人頭公司已經3度找上鄭智維。雖然國外的影視產業都是簽數個月為1期的「約聘制」居多,但影視產業有重視「累積不同專案資歷」的文化,讓鄭智維仍決定帶著燈光的專業,到英國電影製作公司MPC(Moving Picture Company)的加拿大分部闖一闖。這家公司乍聽或許陌生,但它曾參與過台灣知名國際級導演李安《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特效製作。

台灣影視職場  具彈性與自由度

這也讓鄭智維深刻發現,國外影視業因為製作預算和資源較多,流程較台灣制式化、分工也更細,但相對容易浪費時間僅為解決一個小問題。而台灣的職場文化則非常不同,製片規模或許不及國外,但卻能培育人才具備多元能力,並能主動解決事情與獨立思考。這也是為什麼,亞洲人才對於國外影視公司而言,仍然不可或缺。 

因為一場疫情,今年全球影視產業嚴重停擺,也讓原本要接家人去加拿大的鄭智維,生涯規畫頓時翻轉。回台後的鄭智維幾經沉潛,認為台灣影視產業給予人才的「彈性」與「自由發揮度」,仍讓他有一展長才的機會,最後便答應了兔將「視效總監」一職的邀約。

現在的他,對內不只要拿出過往的技術與藝術專業,在一件件特效專案中,針對不同環節的團隊(如:建模、燈光、合成都是獨立的團隊)定時監督進度、給予建議,對外則要負責與中國廠商的接洽協調,比過去更需要管理與溝通的能力。

看過影視大國的產業發展,鄭智維也期許把國外的優勢帶進台灣;鄭智維舉例,國外在做特效時,如果有100個鏡頭要製作,採用的方式是做好1個鏡頭,剩下的99個鏡頭有能力直接複製第1個的資訊;但台灣這樣的技術並不茁壯,如果能夠逐步引進,不僅節省人事與時間,也能為台灣已具有的彈性優勢增益不少。

▲SHOPLINE區域客戶成功經理何冠廷在中國工作的經驗,可發揮在協調各區域團隊間的合作上。(圖/潘重安攝)

SHOPLINE區域客戶成功經理   何冠廷   新創能量爆發  有助搶灘國際市場

今年疫情助長電商發展,也讓全球「網路開店」趨勢大爆發,電商開店平台商線科技(SHOPLINE)抓住中小企業轉作電商的需求,更跨境帶著客戶打開國際市場。看準台灣企業大步邁向國際化的趨勢,SHOPLINE區域客戶成功經理何冠廷今年從中國回台後,就決定留在台灣。

為了讓商品成功售出,電商與行銷、廣告產業時常密不可分,何冠廷政治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MBA)畢業後,先在台灣做了兩份與廣告代理、投放相關的工作,這兩家公司名氣都不小,一家是台灣首家臉書廣告代理商聖洋科技,另一間則是全球大型App開發商獵豹移動的台灣合作夥伴雪豹科技。因為加入雪豹後做起跨國廣告投放,讓何冠廷開始有機會接觸中國市場,在朋友的介紹下進到中國的使用者行為公司,主要負責數據分析;之後則轉職進入易觀分析(國際知名分析報告公司Gartner曾在中國的代理商),協助開發「賣數據給使用者」此一新業務的需求。

何冠廷分享,中國和台灣職場文化至少有3大不同,他接觸過的中國新創公司可說是奉行「996」—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週工作6天的作息,雖然疲累,但職能累積與成長迅速;其次是同事間直來直往、就事論事,會議中爭得面紅耳赤,事後仍能相談甚歡,台灣較難一見。

第3,中國市場競爭激烈,老闆對員工的管理卻較為自由,「不怕你做錯,就怕你做的比市場慢。」中國重視快速決策的能力,像是一家中國公司如果為了擴張版圖,分部的選址可能1個禮拜就完成;反觀台灣,經常曠日廢時,談了數個月仍在審慎評估、原地踏步。

疫情爆發後,何冠廷回到台灣,獵人頭公司曾找上他;但盤點過去的職涯,幾乎都與廣告、數據脫不了關係。在中國的兩份工作中,已分別做到負責多個城市、乃至全中國的管理職,而今他選擇到SHOPLINE則能更進一步,讓他不只管理協調多國當地團隊的發展,也能在新國家培養新團隊,職涯內容更加寬廣。

台灣新創企業  國際化程度提升

加上這幾年台灣新創企業如雨後春筍崛起,有些具有聲量的公司發展到一定階段,開始向外拓展,「國際化」的能力並不輸其他國家,也讓何冠廷趁著疫情回台幾番斟酌後,決定選擇SHOPLINE的中階管理職,負責跨國團隊的建立、溝通、規畫與協調。

何冠廷說,SHOPLINE目前向海外拓展的速度很快,已有8個市場,可概略分成發展中與成熟市場,發展中市場先以電商服務為主軸,成熟市場就會做更深入的流程。每個國家有各自不同的發展進程與民情,必須建立當地團隊,才能讓SHOPLINE有搶灘新市場的機會。

何冠廷綜合評估在台的發展,目前並沒有回到中國的打算,「對我而言,在台灣的外部發展因素,已讓我足以做成這個決定了。」

延伸閱讀:

台積電大幅加薪 謝金河:護國神山又進一步影響全台灣

獨家調查》台灣薪資爆3大警訊 全台企業掀人才爭奪戰

5000億科技投資潮湧入高雄!大南方崛起 錢進科技新廊道

全面解析》筆電、面板、半導體缺貨爆訂單!全球掀搶貨潮 誰是台股真贏家?

力積電上興櫃!黃崇仁戰晶圓代工市場 嗆對手聯電、世界先進「有弱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