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澳洲經濟打滑 苦日子來了 礦業被看衰 失業率攀升

2014-06-23
作者: 史密斯(Jamie Smyth)

目前澳洲經濟成長率仍有2.75%,公共債務只占GDP12%,今年預估預算赤字只有3.1%;但礦業投資遲緩、製造業等疲弱、參院議事可能癱瘓,在在指明澳洲未來日子難太平。
在澳洲礦業繁榮的十年中,周邊有十餘處煤礦坑的辛格頓(Singleton),曾吸引無數的採礦工人蜂擁而來。這裡的商業活動因人潮湧入而興旺,幾乎沒有失業問題,而且一屋難求,工人們要租屋子都得排隊等候。
 
在辛格頓銷售輪胎與電池的Singleton Tyre and Battery Centre負責人葛瑞山(Danny Gresham)說:「採礦業興旺到我們連人都留不住;大多數人都去礦坑追逐高薪了。」
 
但是從2011年開始,距離雪梨車程2小時、人口2萬2000人的辛格頓風光不再,葛瑞山說:「許多礦工失業,人們又開始回到我這裡來問有沒有工作。」
 
煤炭價格在過去3年跌了一半,一些煤礦公司不得不關閉不賺錢的礦坑,裁員和擠壓上游供應商。澳洲採礦業遭遇1980年代中期以來最嚴重的考驗,全球最大的鐵礦生產與出口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Vale),上個月關閉辛格頓的兩個礦坑、裁員500人;瑞士的嘉能可斯特拉塔(Glencore Xstrata),擱置辛格頓附近礦坑的開採計畫;力拓集團(Rio Tinto)則提出預警,旗下擁有1300名員工的Mount Thorley Warkworth礦坑前景難卜。
 
礦業風光不再 經濟大挑戰
 
辛格頓當地的小變化,正反映澳洲經濟未來的重大挑戰。
 
在此之前,澳洲很幸運地經歷自1850年代淘金熱以來最大的資本投資潮,持續了23年,並成為全球眾多已開發國家中唯一躲過前一波金融危機與經濟衰退的國家。根據澳洲資源與能源經濟局的統計,由於中國對煤、鐵礦與液態天然氣的需求十分龐大,2003至一二年間,企業投資總計投入了3940億元澳幣資金。這股投資熱潮讓澳洲躲過全球金融海嘯的最嚴重衝擊,讓澳洲平均國民所得比美國高出25%,甚至有一陣子澳幣還比美元更值錢。
 
但是隨著資源投資的資金用罄,而中國經濟實力開始令人質疑,澳洲主要出口的鐵砂與燃煤價格暴跌,市場觀察家開始提出警告,回檔修正的時候已經不遠。今年2月,澳洲失業率一度攀升到6%,這是10年來最高紀錄。去年9月,勝選後上台的自由黨-國家黨聯盟(Liberal-National coalition)發出警告說,政府經費不斷追加,已造成「預算緊急狀態」(budget emergency),將威脅澳洲得來不易的繁榮。
 
上個月,艾伯特(Tony Abbott)總理公布澳洲近20年來最嚴峻的預算案,主張削減福利、健保與教育經費,並針對高所得者提高課稅。他說:「這些必要措施若無法在參院通過,我們的三A評等可能不保;而若失去三A評等,我們就得用比較高的利率來償債。」但是艾伯特的行動,卻遭到能夠左右參院平衡的反對黨杯葛;很多沒有吃過苦的年輕人反對削減預算,甚至發動一連串示威。
 
豐田、福特 三年後將關廠
 
澳洲國立大學政治學教授麥克理斯特(Ian McAllister)說:「政治愈來愈兩極化。艾伯特的第一個預算案非常重要。他向來不是高人氣的政黨領袖,也從來沒有一個內閣像他的內閣那樣快速失去民意。要通過預算案,他的挑戰相當大。」
 
目前澳洲的經濟成長率仍有2.75%,公共債務也只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12%,今年預估預算赤字只有3.1%,因此許多經濟學家都不同意政府「預算緊急狀態」的辦法。但是礦業投資遲緩、製造等產業相對疲弱、參院議事未來可能癱瘓,在在都指明澳洲的未來可能不會有太平日子。
 
墨爾本大學經濟學教授、《三伏天:澳洲榮景過後》(Dog Days: Australia After the Boom)一書的作者格諾特(Ross Garnaut)說:「問題的起因,是我們在資源繁榮時期把各種好處都用掉了;我們以為永遠都會有好日子過。」
 
在二十一世紀前十年的繁榮時期,霍華德(John Howard)政府與陸克文(Kevin Rudd)政府相繼推動減稅。經濟合作開發國家組織(OECD)的統計數字顯示,澳洲的所得稅率在2000年為31%,一三年是27.4%,是工業國中最低的國家之一。至於政府經費占GDP比率,在過去7年則從24.8%增加到26.2%。現在政府主張刪減預算與增加稅收,目的則是要在一八至一九年間恢復預算盈餘。
 
格諾特認為,澳洲能在國際上競爭的產業不多,除非採取激烈的因應措施,否則澳洲的平均所得會下滑,失業率會走高。他說:「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確定,但澳洲走到礦業投資懸崖時,就有陷入衰退的風險。」
 
澳洲在資源繁榮時期的工資不斷提高,貨物與服務價格、澳幣幣值也水漲船高,使得出口商在海外銷售與競爭更加困難。這種一般稱為「荷蘭病」(Dutch disease)的現象,也導致通用汽車旗下的霍頓(Holden),與豐田、福特等汽車製造商決定在一七年關閉當地工廠,結束在澳洲長達一個世紀汽車生產的原因。
 
房市熱起來 亞洲建商搶進
 
澳洲國家經濟與工業研究院估計,這些汽車工廠如果關門,將對南澳洲與維多利亞兩省的二十萬就業人口,產生直接與間接的衝擊。
 
供應霍頓汽車零件的南澳省機械製造公司Multi Slide Industries總經理李貝克(Rod Rebbeck)說:「愛德華鎮(Edwardstown)的製造業問題已經引爆。幾年前我們有160名員工,今天我們只用了38人。汽車製造業一旦結束,還會再裁員。這裡很多供應商已經關門,情況實在慘不忍睹。」
 
澳洲央行知道澳洲經濟面對哪些挑戰,去年8月就把利率調降至2.5%新低點,此後一直停在那裡。央行試圖推動讓整個經濟再平衡,希望從資源驅動的成長,轉移到刺激營建、造屋、觀光與農業等其他產業上。
 
澳洲央行認為這項政策已經奏效,不過央行內部人士承認,預期礦業投資在今年下半年將出現急遽下滑,而刺激其他產業所產生的成長能否銜接得上這個時間點,目前仍不明朗。
 
匯豐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卜洛克斯漢(Paul Bloxham)說:「澳洲的再平衡已經拉開序幕,它的貨幣政策也已經生效。」他指出,澳幣幣值從有史以來的最高點(一二年9月的1.1元澳幣兌一美元)降到0.92元澳幣兌1美元,這將有助於提振澳洲的旅遊觀光業以及對亞洲的出口。
 
到澳洲旅遊的中國觀光客,在過去十年間成長了3倍,去年達到74萬7000人次。由於美元下滑,從○九年最高峰穩定下降的留澳國際學生數目,也在去年回升2個百分點,達到41萬925人。
 
由於中國日益成為全球食品與飲料的重要出口市場,主張澳洲出口應該從「礦產轉型為食品」的聲音愈來愈大。卜洛克斯漢說:「中國與亞洲的成長模式逐漸轉為強化內需,這對澳洲來說不是壞事。」
 
澳洲對中國的牛肉出口在一三年攀升至15萬5000公噸,比一年前的3萬噸高出很多。這也意味著中國有一半牛肉進口是來自澳洲,澳洲牧農也從中看見乳製品出口的機會。
 
便宜的貸款則重振了澳洲的房屋市場,過去12個月全國房價上漲11%,雪梨上漲16%。在截至3月底的12個月中,澳洲當局批准18萬8000件房屋建案,這是1995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雪梨與墨爾本的天際線不斷冒出新的住宅大樓,說明了澳洲房地產市場炙手可熱。許多建築是由亞洲建商所承建,包括新加坡的輝盛(Frasers Centrepoint)、馬來西亞的實達(SP Setia),以及中國的福星惠譽。
 
中國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之一的綠地集團,在墨爾本與雪梨投資了15億元澳幣,興建當地最高的住宅大樓與旅館。該公司表示,66層樓高的綠地中心,第一階段將興建250間公寓,推出後3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籌集到2億7500萬元澳幣資金。
 
預算案闖關 牽動政局穩定
 
綠地總經理羅曉華說:「我們對澳洲市場提供了重要的投資、就業機會與稅收,因為我們感覺到澳洲的經濟、政治環境都很穩定,市場法規也很清楚。」
 
他認為澳洲長期的移民歷史,也是吸引該公司的原因之一。該公司的公寓有5成以上是由海外人士所購買,大多數為亞洲人。澳洲每年歡迎20萬永久移民,對當地的房市與經濟都有提振作用。
 
雪梨大學經濟學教授哈蒙(Colm Harmon)說,執政聯盟的再平衡政策展現初步成功的跡象-通膨仍低、澳幣貶值。但是他也警告,依靠房市繁榮帶動成長具有一定的危險性。他說:「經濟需要找到長期的成長軌道;既然製造業無能為力,服務業、農業、教育等,是政府應該著力的領域。」
 
執政聯盟則把希望寄託在強化與亞洲的貿易,以及對國內基礎設施的投資上。今年4月,澳洲與日本、南韓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也有信心在年底前與中國簽訂《雙邊貿易協議》。
 
執政聯盟的預算案,優先推動能提高就業的道路、港口、機場興建計畫,並打算成立擁有兩百億元澳幣投資項目的全球最大醫療研究基金,提議從每名病人每次看病時收費7元澳幣來籌募資金。不過在民眾抗議後,這類措施要在參院通過,顯得困難重重。
 
若干觀察家警告,執政聯盟的預算案在參院提出時表現不佳,已在這個敏感時刻傷害到消費者心理,也可能損害澳洲推動20年之久的「審慎經濟」的承諾。執政聯盟的預算案若在參院敗北,未來風險會更大,因為這意味著將來會有政治的不穩定。
 
瑞銀的股票資本市場部門負責人柯克斯(Simon Cox)說:「圍繞預算案的種種負面情緒所帶來的危險是:打擊消費者信心、抑制零售銷售。一旦參院出現政治僵局、若干預算措施過不了關,則情況會更糟。這會讓企業與投資人對澳洲的政策架構與整體企業環境產生不確定感。」(陳喬譯)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