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抓對產業趨勢選「飆股」 他37歲滾出3000萬資產

2020-12-02
作者: 我是產業隊長 張捷

▲操盤結合基本面與技術面,尋找合適買點,並保持「源頭管理」做好應對。(圖/達志)

進入操盤室後,一開始的操作績效陷入不上不下的撞牆期,直到我遇見了我股市的第1位啟蒙恩師──源哥。

我尊稱源哥為師父,他是我股市的良師益友,透過朋友的牽線而認識。源哥是上市櫃公司操盤人,縱橫股海多年,傳統的技術派起家,信奉的是技術面與技術線型;舉凡價量分析、MACD指標分析、型態與K 線、均線,源哥無一不通,而且完全的逆向思考,是我最佩服的地方。

結合基本面+技術面,從產業源頭挑標的

遇見源哥之後,我開始跳脫只看基本面的投資主軸,加入了技術面分析到我的投資系統當中,邏輯是這樣的:「產業趨勢決定方向,基本面分析決定每股盈餘(EPS)與目標價,技術面分析確認買賣點與執行停損。」

看好1檔股票,要像獵人一樣,等到最合適的買點,精準出手;買到漂亮的均價,基本上就贏一半。買進後,可以靜待股價上漲脫離成本區,也要擬定加減碼時機,適當的調整部位。不只是基金經理人,這也是所有投資人獲得理想投資績效的關鍵。

亞東證券投顧的總經理,人稱砲哥(林錠砲先生的外號),砲哥在我當研究員與經理人時期,教會我們產業選股、產業出發。我學會的另外1套常勝心法是「源頭管理」,這算是1種「預防醫學」的概念,怎麼說呢?現代人因為多吃少動,各種文明病悄悄上身,一旦生了重病,只能依靠長期服藥來維持身體正常機能。然而,如果能在平時保持規律的運動習慣、良好的作息,並且攝取均衡營養,就有很高的機率將慢性病拒於門外。

藉由「資訊領先」,主力、法人輕鬆賺贏散戶

在股票投資方面,若想避免選到發展趨勢向下的個股,就要從源頭去了解個股所在產業的脈動;產業的力量會大過於公司個別的狀況,只要選對趨勢向上的產業,選股將會輕鬆許多。

產業趨勢的成型,通常會來自「供給減少」或「需求增加」,不過反應最快的,往往在於最源頭的產業報價或產業訊息,也就是所謂的「資訊領先」,因此需要費時培養產業界與投資界人脈,積極投入田野調查。

而我們拜訪的對象,除了公開的公司發言人體系,也要重視非發言體系的產業界人脈。「春江水暖鴨先知」,產業訊息連結得深,資訊就容易領先投資市場與法人。

主力》利用龐大資金鎖籌碼,炒作拉抬股價

資訊領先有多重要?散戶就是經常居於資訊的劣勢,才容易成為被出貨的對象。像是台股早期的主力,如「股市4大天王」(榮安邱、沈慶京(威京小沈)、雷伯龍(雨田大戶)、游淮銀(阿不拉))與古董張等,都是在股市呼風喚雨的人物。

之所以稱為主力,代表他們可動用鉅額資金,對股價造成舉足輕重的影響。主力們在股市當中慣用的做法,不外乎以下套路:

1.先針對小股本公司鎖籌碼

鎖定股本較小的公司,精算籌碼。利用龐大資金大幅建立股票部位,也就是俗稱的「鎖籌碼」。

2.利用資訊領先優勢,塑造強勢股,完成出貨目的

鎖籌碼的下一步當然就是拉抬股價,當主力吸收了夠多的籌碼,就能利用籌碼優勢控制股價方向。在拉抬股價的過程中,還要一面炒作題材,例如塑造話題、營造軋空行情等,讓散戶認為這是1檔不可錯過的強勢股。當散戶一步步被誘惑進場,主力就能完成出貨目的。

法人》從產業面、基本面出發,低檔大量布局

台股進入法人時代,上市櫃公司也高達1,700多檔,早已無法像早期的主力,靠著「鎖籌碼」炒作股價。如今的市場主力,大部分都屬於開產業大門、走基本面大路的法人,例如壽險公司、投信、外資,還有近年來市場上有名的主力,例如賈姓、林姓、黃姓等,甚至私募基金、主權基金,基本上都是從產業面與基本面出發,運作過程大致是這樣的(詳見圖1):


▲法人與主力可率先獲得產業利多訊息。(圖/我是產業隊長張捷提供,以下同)

1.領先獲得產業及基本面利多資訊

部分更認真的法人,通常能利用產業的知識,以及深厚的基本功與嗅覺,當然還有業界人脈,領先知悉公司及產業利多。例如,發現某連接器的改革,可以讓哪些公司受惠、透過拜訪晶圓廠打聽某IC設計公司投片量、知悉某品牌手機將導入新功能等。

再舉例如中國5G(第5代行動通訊技術)基地台,將使用新的RRU(Remote Radio Unit,遠端無線單元)與AAU(Active Antenna Unit,主動天線單元)搭配新的散熱模組;或是記憶體報價有可能走高;某產業景氣回溫、接到大筆訂單;某公司打入重要供應鏈⋯⋯等。由於散戶無法同步獲得這些資訊,就成為所謂的「資訊不對稱」。

2.低檔吃貨,大量布局

當今以產業出發以及基本面資訊領先的法人主力、公司派,既然能領先獲得資訊,就能逐步在股價低檔吃貨布局。

3.開法說會,釋放基本面利多

公司開法說會,放出利多,吸引其他的法人及投資人進場。也就是說,公司派高層當然屬於資訊領先的最內圍;而法人(主要是研究員跟基金經理人)透過積極電訪或親訪產業上中下游公司、掌握資訊、參加公開的法說會,可以領先一般散戶更早得到資訊,成為資訊領先的第2層。

4.從籌碼面及技術面吸引買氣

許多散戶會觀察籌碼面,尋找法人、主力進場的跡象;而法人、主力也會反過來利用這一點來吸引散戶進場,例如集中在特定券商下單,讓投資人注意到他們的動向。稍微有投資經驗者想必都知道「軋空行情」,也就是放空者會以融券賣出股票,等股價下跌再於低檔回補買進,賺取此段跌價的價差。然而若是股價一路上漲,融券者就會產生損失,此波上漲就被稱為「軋空行情」。

雖然法人不能融資、融券,不過懂散戶的主力或公司派卻可以。當公司派或掌握故事與公司消息的新時代主力,已經事前低檔布局某檔個股,為吸引散戶注意,就會創造「假軋空」行情,也就是採取「資券對鎖」手法,同步提高融券及融資張數,讓散戶以為這是一波軋空的上漲。

在技術面的部分,當法人籌碼進駐,大資金一進場,報紙媒體一鼓吹,對股價造成拉抬效果;K線、指標自然就會走出多頭趨勢,看技術面進場的散戶投資者也會留意到這檔股票。

5.發布新聞,吸引散戶進場並共襄盛舉

最後一招吸引散戶的手法,就是開始在新聞媒體釋放題材,可能是公司派頻頻放出利多消息,也可能是法人接連釋出對公司的研究報告,並持續提高目標價。透過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往往能吸引散戶跳進來接手;而先前已在低檔買進的法人、主力大戶,就能將手中籌碼釋出,賺進大筆價差。

現在的主力要的是題材、產業故事,拉股票自然有底氣、自然事半功倍。例如國外私募基金,拚命在找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慧)及電動車相關的好公司布局,看的都是未來的成長性,算的都是未來的EPS。像是前年大漲的矽晶圓產業,當時的故事就規畫到未來、供需分析已經分析到後面好幾年去了。

而我當時身為基金經理人,想要創造優異的績效,自然不能落後於其他法人。我知道,如果想要做好「源頭管理」,至少要跟其他法人、主力,研究一樣的主流產業、看一樣的趨勢、聽一樣的故事、關注一樣的股票、思考一樣的目標價。

別人知道的訊息,我不能錯過,而且必須更深入地研究;如果能夠領先他們獲得資訊,我更能夠提前布局,立於不敗之地。這也就是往後奠定我從源頭管理、全球視野、產業深耕、獲利為王的由來。

散戶想要與法人、主力大戶同步獲得資訊,雖然有其難度,不過還是可以想辦法拉近差距。建議散戶可以把自己當成法人或主力,跟他們站在同樣的高度思考,也就是往源頭找產業趨勢;只要掌握到對的產業、對的公司,即使資訊稍有落後,也能夠順利搭上產業趨勢的順風車。

謹記「寧賣錯,不留錯」,先求安全再求獲利

另外2位不得不提的貴人,就是陞哥還有周姊。周姊善於感受整體的盤勢、盤感,對風險的敏銳度極高,對於行情反轉的掌握,以及風險控制能力極強;她教導我的股市投資理念是「寧賣錯,不留錯」,留錯股票不僅容易慘賠,更會釀成極大損失,而賣錯股票頂多也就是再接再厲重找股票,重新布局罷了。

少賺不會重傷,大賠會要人命!進場前先想風險,再想獲利,不可不慎!

陞哥也是研究員出身,很早便達到財富自由,是極為認真的自由操盤人。10年前,我們在同業聚會中偶然認識,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好脾氣跟好人緣;他宛如現代孟嘗君,飯局當中從沒讓晚輩出過錢,廣結善緣,結交許多各行各業的好友。

初期認識陞哥時,他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研究員,組一個夢幻團隊;還自掏腰包花錢,請退休的投信公司策略長,來幫我們幾個小毛頭上產業分析課程,並且與優秀同業交流訊息、建立產業人脈。陞哥無私地分享與照顧,是我投資旅途的良師益友,他還帶我參加了經理人跟研究員定期交流的投資讀書會,讓我與更多的高手切磋。一群認真研究投資與一群認真拜訪公司的同好,互相激盪,不論是資訊解讀或趨勢的分析,都讓我得以達到更高的水準。

陞哥的至理名言,我至今仍記憶猶新。他曾說:「研究團隊裡,每個人每年認認真真地、扎扎實實地,好好研究2檔~5檔股票,1年就有10檔以上的績優股可以操作與布局,怎麼會不成功?」

陞哥堅持每天閱讀20份~50份報告,並且在投機氣氛與當沖當道的市場,堅持自己的王道─「低檔布局優質的高成長股,先求安全、再求獲利。」他不追逐題材股、不追逐沒獲利且掌握度低的個股,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時至今日,他的投資哲學仍時時刻刻影響著我。

低檔布局優質的高成長股——以DRAM產業為例

2013年,我研究產業愈深,愈有自己的想法。那一年,我離開證券公司基金經理人的職位,進入朋友的私募基金團隊。同一年,源哥不斷提醒我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產業由谷底回升。回顧台灣DRAM產業的歷史,2007年時,台廠不敵韓國廠商的競爭,面臨產業嚴重供過於求,2008年又發生金融風暴,力晶(已下櫃)、茂德(已下櫃)等DRAM 台廠都出現大幅虧損。

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的短短2年間,德國記憶體大廠奇夢達(Qimonda)破產清算;日本大廠爾必達(Elpida)破產,被美國半導體大廠美光(Micron,美股代號:MU)收購合併,美光買下在台灣的瑞晶(已下櫃,原由力晶與爾必達合資成立)。而後台廠茂德破產,2012年下櫃,同年力晶也黯然下櫃。

當時在台廠當中,存活下來的僅有台塑集團的南亞科(2408)及華亞科(已下市)。其中,2008年底美光取得奇夢達擁有的華亞科全數股權,華亞科則主要為美光提供晶圓代工服務(而後華亞科於2016年被美光購併)。

源哥告訴我,DRAM產業經過倒閉整併的大洗牌之後,擁有原廠晶粒技術的除了美光,僅剩韓廠韓國三星(Samsung,韓股代號:009150)、SK海力士(SKHynix,韓股代號:000660),形成寡占局面。2013年,已可從產品報價窺見產業反轉的曙光。當時可注意到,力晶下櫃後,轉型做半導體晶圓代工,因此可預期營收、獲利會有大幅改善。於是我開始不眠不休的研究力晶這檔已經下櫃、市場上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股票。

我發現,力晶積極轉型與切入晶圓代工,同時也兼顧了部分產能,幫忙記憶體模組廠商金士頓(Kingston)代工。例如蘋果(Apple,美股代號:AAPL)iPhone手機裡面的面板驅動IC(Integrated Circuit,亦即晶片),是由力晶代工;它們也接了很多包括三星、索尼(Sony,日股代號:6758)、宏達電(HTC,2498)、小米與華為等手機相關大廠的訂單。

雖然不能和台積電(2330)這類一線晶圓代工廠相比,但是力晶轉型為二線晶圓代工廠這個策略,讓力晶起死回生。同為二線晶圓代工廠,那一年世界(5347)有2座8吋晶圓廠,市值750億元(以股本163億元、股價47元計算);力晶有2座12吋晶圓廠,若以221億元股本計算,合理股價應該也有20元。

源哥持續從未上市櫃市場上收購力晶,那時力晶股價僅有0.3元;我也開始布局力晶,從0.7元、1元、2元、3.7元、7元、到11元不等,只要有多餘的獎金或薪水,我就持續建立部位。到了2014年時,我手上已經有數百張力晶的未上市股票,持有的力晶未上市櫃報價也由不到1元漲到25元,市值增加了1,000多萬元。力晶代工的半導體晶片,包括了記憶體代工、LCD驅動IC、電源管理晶片與影像感測器IC。隨著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IoT)、4G LTE行動裝置等商機起飛,力晶脫離連6年虧損,順利在2013年轉盈(詳見圖2)。


▲力晶連續虧損6年,2013年開始轉盈。

力晶2013年~2015年連續3年都賺了100億元;2016年營收411億元,淨利103億元,EPS 4.64元,淨值已回到10.1元,2017年更大方配息1.2元。力晶自2013年營運轉虧為盈以來,到2017年連續5年獲利,統計力晶2013年~2017年這5年來,共獲利485億元,平均1年賺97億元。2016年~2018年連續3年配發股利,直到2019年遭遇記憶體景氣逆風才又傳虧損。

現在的力晶,不僅還清所有銀行借款,更規畫重新上市。我仍持續持有數百張部位,並關注著這家浴火重生的半導體公司。而2017年~2018年陸續出脫的力晶,報酬率都高達數倍以上。

2014年,我所有的研究重心全放在半導體與DRAM產業上面。當時我注意到,華亞科於2013年時從全額交割股價1.9元,大漲到21元,淨值從8元回升到10.02元,脫離全額交割股。

我估算DRAM報價持續上漲,預估EPS有機會再提升到6元以上,當時華亞科的股價20幾元,本益比(Price/Earnings Ratio,PER)還不到4倍。由於處在景氣循環股的初升段,股價淨值比可望持續提升,因此2014年時,我盡可能地做多華亞科,融資買滿、權證買滿,因為我深信我持續深耕研究的產業趨勢。

我除了追蹤報價,深入分析市場供需,也沒有忽略籌碼面的法人買賣超;果然,買進華亞科後,股價迅速脫離成本,讓我堅定持有信心。當時我確實執行「看對、壓大、抱長」的原則。就在2014年6月,華亞科漲到50元,順利獲利1倍。這時候,我個人已經累積到大約2,500萬元資產。

產業趨勢巨輪一旦滾動,相關個股終將受惠

2016年我加入了陞哥的投資團隊,當年上半年,學習到操作CBAS(Convertible Bond Asset SWAP,可轉債資產交換交易),這是1種連結可轉債的選擇權,買法是支付權利金,獲得可轉債的買權。當股價上漲,可賣出買權以賺取價差;若股價下跌,則損失權利金。這種商品可讓我用更高的槓桿,以及更低的成本參與股市,只是前提是要選對產業與個股,看對方向。當時我買進同欣電(6271)的CBAS,賺了10倍,200萬元獲利入袋;也參與到虹堡(5258)的波段上漲,獲利150萬元。但當然也不是每買必賺,投資創業家(8477)、訊芯-KY(6451)各虧了50萬元與100萬元。

到了2017年,台股啟動多頭走勢,我鎖定的主流產業包括快閃記憶體(NOR Flash)、AI、矽晶圓、金屬氧化物半導體場效電晶體(簡稱金氧半場效電晶體,Metal-Oxide-Semiconductor Field-Effect Transistor,MOSFET)、3D感測等。

操作的個股有AI產業的創意(3443)、世芯-KY(3661),以及矽晶圓中的合晶(6182)、MOSFET產業中的捷敏-KY(6525)、大中(6435)、尼克森(3317)等。自此,產業深耕、產業出發,加上供應鏈分析及拜訪公司,掌握領先的訊息,已經是我投資的靈魂與主軸。

跟隨趨勢走,憂慮不須有,對的產業、對的股票、對的故事、對的成長性與獲利,自然會有投資人共襄盛舉。這一年,靠著產業深耕與研究,獲利進帳700萬元,個人資產正式突破3,000萬元。能在37歲之前累積到超過3,000萬元的資產,除了運氣好、感謝上帝之外,我對於股票的熱忱與執著,還有研究員與基金操盤人的經歷、人脈、知識,以及人生當中所遇到的恩師與投資先進。

一直以來我深耕產業分析的投資主軸,大量研讀產業報告,拜訪公司,從整個產業鏈確認明確趨勢,找好買賣點,「看對、壓大、抱長」,讓我得以賺到個股上漲的大波段。儘管不是所有持股都同時大漲,卻也能透過適當的資產配置,減少個別股票的損失,因此能夠賺大賠小,讓資產成功累積上來。

很多人都知道投資要順勢而為,這個「勢」就是「趨勢」。身為產業分析投資人,我相信找到產業趨勢,就能往正確方向前進。因為,產業趨勢巨輪一旦滾動,相關個股終將受惠。

產業隊長教你看對主流產業選飆股

作者:張捷 

出版:Smart智富

出版日期:2020年5月

延伸閱讀:

為什麼,張忠謀認為一場疫情將永遠改變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

沒有它,國內所有5G、衛星產業都將停擺!穩懋陳進財憂心:5G關鍵拼圖還少一塊 

「看診+開會≒我的先生」 她心裡的陳時中,究竟是怎樣的人?

半導體龍頭赴美投資不能沒有的化工台灣隊 揭密!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聯電曹興誠悔不當初的西進路 「如果能重來...我希望沒有到大陸設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