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他曾因文革下放勞改、失學10年 如今成為國際級投資大師

2020-11-26
作者: 洪綾襄

▲單偉建原為享譽國際的投資家,近年卻因兩本著作一躍成為全球暢銷書作家。(圖/資料室)

10月下旬,誠品書店「華文創作類」暢銷書排行榜上,在國片原作小說、網路新銳作品集旁,竟然擠進1本500頁的精裝本大部頭—《走出戈壁:我的中美故事》。這本由香港《信報》出版的書,在台灣並沒有做行銷宣傳,卻在不到1個月內,擠進熱銷前10大。

作者「單偉建」,是一個台灣人陌生的名字;但在金融圈,單偉建卻是國際級的投資家與經濟學者。單偉建現為香港私募基金太盟集團(PAG Group)董事長兼首席執行長,管理資產規模達400億美元,擘畫大中華及亞太區的私募股權投資。

第1本書就大賣  獲選去年全球10大好書

很難想像這一位縱橫商場的金融大鱷,竟然在小學畢業前夕遇上文化大革命,15歲被下放到戈壁灘上做苦力,整整失學10年。然而,單偉建靠著頑強的意志刻苦自學,10年後把握歷史反轉的機遇,赴美攻讀博士學位,並出任全美頂尖的華頓商學院教授,進而成為私募股權投資的佼佼者。

擔任單偉建博士論文指導教授的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葉倫,在《走出戈壁》一書的前言提到,她對單偉建的第一印象是「滿臉笑容,富有魅力,但看起來需要飽餐一頓」;對於他能從一個沒有接受過中學教育、不懂英文的苦力,蛻變成美國頂尖學府的教授,也感到不可思議。

儘管人生極盡曲折,但單偉建作風低調,這段過去鮮為業界所知,直到2019年他以英文寫成的回憶錄《Out of the Gobi》出版後,翔實記載了那些生命裡的艱難與困苦,卻也流露出他積極樂觀的人生觀,獲得巨大回響,並獲英國《金融時報》評為2019年全球10大好書之一。好友鼓勵他再出版中文版,他便再花了整整1年完成寫作,並於今年7月於香港首刷。

單偉建坦言,他會著手整理50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正是為了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只是他在寫作時,沒想過美中會爆發貿易戰。如今美中緊張局勢升級,美軍頻繁進出南海,也令他也相當憂心。他認為,美中任何一方不太可能主動開火,因為誰也打不贏對方,但不能排除擦槍走火的可能性。

「美中兩個國家的確在利益上有許多衝突,即使拜登當選,也不會有根本性改變;不過,拜登會重啟多邊主義,發展友好的關係對中美雙方都有利,過於緊張對全世界都是不利的。」單偉建觀察。

問他,作為專業投資家、業餘寫作者,怎麼做到第1本書就大賣?他笑說,就算是傳頌30年併購經典案例—私募基金KKR於1988年併購雷諾納貝斯克(RJR Nabisco)案,也只講到如何在爾虞我詐之間拿下公司,卻沒人提到KKR在持有納貝斯克15年後才出場,而且轉手的價錢還倒虧了7500萬美元,是很不賺錢的一筆投資。「過五關斬六將人人愛提,很少人願意講敗走麥城的故事,我就是把那段很艱苦的過程講清楚而已。」

兩大投資標的 獨特性、具規模化潛力

今年他出版另一本新書《Money Games: The Inside Story of How American Dealmakers Saved Korea's Most Iconic Bank》也是類似的脈絡,主要是談1997年東南亞金融風暴後,他率領新橋資本團隊與韓國銀監會談判,以過人的財務操作,成功入主並協助瀕臨破產的南韓第一銀行翻身,5年後轉賣給渣打銀行的過程,10月出版的當週就登上亞馬遜暢銷書排行榜。新橋資本也曾於2005年取得深陷不良債權危機的深圳發展銀行控制權,經過5年的重整改造後,成功轉賣給平安銀行。

單偉建坦言:「投資是很殘酷的,要是沒有豐厚的回報,投資人隨時會撤資。」所以,他的投資標的必須有兩大特性。一是獨特性;像是搞銀行必須要有執照,有一定的進入壁壘,要不就是利基市場,獨有的知識產權等。二是具有規模化的潛力;六年前PAG以1億美元投資海洋音樂,成為最大股東,3年後轉賣給騰訊旗下的QQ音樂整合成騰訊音樂,如今市值達270億美元。

不過,對單偉建而言,2006年參股台新金,於2012年黯然出清全數股權,恐怕是最失敗的投資案之一。「原因是我們誤判了宏觀情勢。」他分析:1、當時新橋認為對台灣的銀行來講,最大的潛力來自於大陸;2、台新金以溢價收購彰銀,本來獲得財政部的支持,而新橋對政府的承諾從來沒有產生懷疑,但可惜這兩個前提後來都沒有實現。

單偉建形容,這樁併購原本快煮熟了,後來卻「被加了生飯」,台新在15年後終於決定要出售彰銀,恐怕也是掙扎了好一陣子,「這飯是無論如何都煮不熟,只好把它倒掉了」。他直言:「改造重整、創造價值說來容易,卻不是每個私募基金都能做到,有的私募基金為了取得主導權而舉債過高,反而給公司造成壓力,有的只看短期獲利,就把資產分拆出售;但私募基金真正賺錢的方式只有增加並創造價值,賤買高賣,哪有這麼容易?撞上大運了才有可能有那麼一兩次。」

兩點人生原則 不放棄、肯吃苦

回顧戈壁經驗,單偉建說,有兩點後來成為他的人生原則。第1點,不放棄。「我有10年沒上學,但我沒有放棄,一直在自學,所以文革後能到美國教書,所以要不斷地學習,準備自己,才能真正把握住機會。」他舉例,上禮拜公司要招聘1個人,履歷很漂亮,但就有個字,讓他極力反對,最後讓應試者解釋了一番,還是用了他。

「是哪個字?就是他在興趣欄上寫了Poker(撲克牌),我對這個字有強烈的反感。那時我們一天幹10幾個小時苦力下來,絕大多數的人都無心思做其他打算,而且前途無望,所以不是坐在炕上打撲克牌、下象棋,就是打籃球;但我每天還是都盡量去學習,10年後我才能在開放的社會存活下去,這也是為何我對撲克牌深惡痛絕,因為它糟蹋了一代人的生命。」

第2點則是肯吃苦。單偉建笑說,當你在戈壁灘上當過苦力,窩過糞肥,你會發現任何其他事都不是吃苦了。往事可鑑,來者可追,走出戈壁後,單偉建希望透過自己的經歷告訴人們,學習的力量可以多大。

 

延伸閱讀:

為什麼,張忠謀認為一場疫情將永遠改變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

沒有它,國內所有5G、衛星產業都將停擺!穩懋陳進財憂心:5G關鍵拼圖還少一塊 

「看診+開會≒我的先生」 她心裡的陳時中,究竟是怎樣的人?

半導體龍頭赴美投資不能沒有的化工台灣隊 揭密!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聯電曹興誠悔不當初的西進路 「如果能重來...我希望沒有到大陸設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