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好萊塢名人的零工經濟

2020-11-25
作者: 黃哲斌

▲零工經濟的來臨,藉由社群吸引忠實粉絲,保持黏著度。(圖/Pexels)

中國爆發武漢肺炎首例已滿1年,這場疫情對全球經濟的衝擊,還在醞釀發酵,無論產業鏈、貨幣、金融、工作模式⋯,持續陷入蛻變震盪。微觀層次來看,歐美疫情不退,催出一波個人數位經濟大浪,可能永恆改變商業世界的地貌。

例如,近年火熱的電子商務平台Shopify,打著「半小時架站開店」的口號,在疫情推升下,第2季起簽約商家不斷創新高。今年初,股價約400美元,下半年數度衝破1000美元大關,至今徘徊900美元不退。又像是金流整合平台Stripe,原本就是各界看好的FinTech新創服務,還未上市,市值粗估350億美元。

放棄資料獨占權 跳脫傳統平台框架

上述兩者,都在疫情期間淋漓發揮優勢,透過新架構、新思維、新模式,直接超車歷史悠久的PayPal與eBay。以Shopify為例,最吸引人之處在於跳脫傳統電商平台的「商城上架」模式,而是「協助架站開店」,商家可以輕鬆設計客製化頁面、串接Stripe金流;更厲害的殺招是,用戶能掌握買家資料與分析數據,不必被平台綁架,Shopify只收取服務費。

受疫情影響,美國數萬名新聞工作者被資遣或放無薪假,紛紛在新聞信平台Substack開設個人媒體,模式也有異曲同工之妙。Substack收取1成服務費,金流及訂戶資料全歸作者所有,藉此向新聞記者招手。

這是重要一課,當平台經濟趨於成熟,「資料是金礦」的觀念日漸普及,新創平台願意放棄資料獨占權,拱手還給創造人流的商家或創作者,與蘋果、臉書、谷歌等傳統平台相較,自然顯現獨特利基。這波個人數位經濟浪潮中,產值並非最大,但很特別的是OnlyFans與Cameo。它們都不是今年創立,總部位於倫敦的OnlyFans,4年前上線,是一個「付費訂閱的社群平台」,任何人申請帳號後,可向粉絲收費,換取觀看訂戶專屬內容。

毫無意外,這項服務吸引大量情色表演工作者,他們在Instagram或臉書經營粉絲,然後試圖將忠實鐵粉導流至OnlyFans,每月幾美元,就能換取更親密的照片或影片,《紐約時報》形容為「數位時代的鋼管舞表演」。

疫情驅使更多表演者轉向網路,解決他們無法外出工作的困境;此外,不少健身網紅也藉此提供一對一教學建議。無論健身或情色表演,關鍵在於「創造互動」,這些網紅必須牢記每位「熟客」的名字、生日等資料,適時打招呼或噓寒問暖,維繫社群關係。在隔離或封城狀態下,這些虛擬親密互動,成為迫切的心理需求。

Cameo是另一種網紅服務,網站名稱意為「客串」,站方與好萊塢名人、運動明星簽約,接受網友委託拍攝各種祝福短片,生日快樂、喬遷誌喜、新婚愉快、升職祝賀⋯,只要願意付費,附上大致賀詞,你的親友或同事就可能收到一段30秒左右的驚喜影片。

疫情讓許多運動員及演員中斷工作,他們在家無聊之際,更願意接受這種「零工經濟」的委託,而且他們能自行定價、保留最終是否接案的權利。因此,你會在Cameo上,看到不少驚喜名字,《哈利波特》的跩哥.馬份,499美元;資深打仔羅禮士,300美元。如果預算不夠,你可以找到一堆模仿藝人,山寨版的羅勃.狄尼洛、川普、阿諾.史瓦辛格等等,可能只需30美元。

如果你是運動迷,也能找到讓人意外的退休明星,像是BA傳奇球星天鉤賈霸、美式足球防守線衛李奧納德.馬歇爾,還有職棒大聯盟印地安人教頭泰利.法蘭克納。至於奧運三鐵國手,只需15美元,就會為你唱生日快樂歌。

名流大咖客串網紅 吸引粉絲掏腰包

他們像是名人版本的TaskRabbit,剩餘勞動力論件計酬,接受零工委託。他們之中,有些只為打發在家隔離的時光,有些標註捐出所有款項;有些較小牌的藝人,確實因而能貼補家用。

Cameo與OnlyFans的共通處,在於利用名氣光環,吸引粉絲付費;差異在於,前者是個案委託,後者是長期訂閱。OnlyFans之類的變現模式,有時被稱作「熱情經濟」(passion economy),意即由熱情與忠誠驅動,藉由互動的親密感,創造長期經濟價值。

目前在美國,類似個人訂閱服務還有線上課程的Podia、線上家教平台Outschool,網路提供最佳社交距離,這些以「關係」為輻輳點的經濟模式,都在疫情中更受歡迎。

一隻病毒,加速改變商業社會的古老模式,即使疫苗已現曙光,未來留下的,可能是一個更加繽紛多元的數位社會。

延伸閱讀:

每坪從1字頭狂飆到3字頭!揭開機捷、台中捷運沿線、南科房市飆漲面紗

房價永遠不會跌?破解賣房4大銷售話術

聯電股價飆18年新高帶旺「聯家軍」,這是短期現象還是翻身序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