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新台幣匯價創23年新高!謝金河:強台幣時代,大家最好有心理準備

2020-12-04
作者: 謝金河

▲社長謝金河。(圖/攝影組)

新台幣兌美元今(4)日盤中最高觸及28.25元,終場收28.521元,大升1.47角,創23年來新高,成交金額15.65億美元。

為了回應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結合東協10國,加上日、韓、紐、澳形成的亞洲供應鏈的衝擊,經濟部長王美花召集受到衝擊的9大產業,包括石化、鋼鐵、紡織、塑膠、工具機、機械、扣件、汽機車及面板9大產業共同研商對策,結果得到的結論是:比起RCEP,業者更擔心匯率的問題。

RCEP形式意義較大 台灣亟謀新出路

經濟部主管產業,但業者大吐苦水,更關心匯率的問題。而匯率的主管機關是中央銀行,央行這回並沒有派員來參加。從這個現象來看,這凸顯了兩個事實:一是在美國總統大選後,中國急欲主導RCEP,鞏固中國在亞洲的主導地位。RCEP正式運作後,由於中國加上東協10國,再加上紐澳日韓,這個囊括亞洲,除印度外的區域整合獨漏台灣,讓台灣很多不同陣營的政治人物趁勢唱衰台灣經濟,認為台灣經濟必遭到邊緣化。

其實為了避開RCEP衝擊,台灣傳統產業積極移轉生產線,台灣接單、海外生產比重一度高達58%。這次RCEP並沒有嚴格規範更多細節,例如環保、勞動條件,及政府補貼、技術竊取,還有人口市場規模的問題,預計RCEP上路後,形式會多於實質,甚至中國大軍進入東協市場,恐怕會引來更多問題。但沒有RCEP,台灣必須更積極向外尋找出路,這次美豬開放,大家更關切的是台美FTA(自由貿易協定)或BTA(雙邊貿易協定)。

我們為了開放美牛、美豬爭議了10幾年,即使是這次小英總統拍板開放美豬,也引來藍營政治人物的杯葛;未來開放日本核食爭議更大。很多政治人物都批評台灣不參加RCEP等會遭到邊緣化,可是面對開放市場,立刻築起高牆,這是心態的問題。業者置身其中,只能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很多傳統產業生產基地外移,這是產業的宿命。

但經濟部長召集業者會商RCEP回應策略,卻引來在匯率上大吐苦水。9大產業公會理事長都反映,新台幣兌美元來到「28」字頭,對產業衝擊太大,產業前景到明年第2季,都無法改善。螺絲公會理事長蔡圖晉說,台幣太強,單是扣件產業匯損就蒸發了50億元。他建議政府協助引導台幣貶值,蔡圖晉說,希望台幣能貶值5%,最好能回到36元兌1美元,至少也應貶值到29.5元兌1美元。顯見業者心態仍停留在早期台幣貶多升少的時代,經濟部長邀業者討論RCEP的問題,結果焦點反變成新台幣,這個現象十分值得討論。

台灣進入強台幣時代 產業要有心理準備

首先我們要了解,新台幣升貶是國際的因素,政府很難完全主導,這其中美元走勢是最主要核心。今年人民幣升值逾5%,升幅比台幣大,照理說中國是極權國家,可以完全左右匯價,但人民幣仍然強升;這是因為今年疫情襲擊美國,美國成了重災區,為了挽救經濟,美國聯準會(Fed)把利率降至0%至0.25%,美元存款利率降至貼近零,這使美元與其他貨幣的利差縮至最小,投資美元沒有優勢,利差加大的人民幣反成強勢貨幣。今年美元持續弱勢,人民幣、韓元、日圓、星幣、歐元、新台幣兌美元紛紛升值,台幣升值是國際匯市下的市場波動。

二是美中貿易戰促成台商回流。從2018年起登記回台投資的台商逾700多家,承諾投資的金額超過1.13兆元,眾多資金回流,這是推升新台幣升值最大的「基本面」。從長線走勢來看,新台幣才剛剛進入升值軌道,大家最好要有心理準備,產業人士如果希望台幣貶回30元,一方面台灣可能面對美國301指控匯率的懲罰。二是眾多資金回流,央行擋台幣升值,可能也會付出代價。

過去在彭淮南總裁時代,新台幣還可以保持「鬆緊帶」或「柳樹理論」,如今在弱美元時代,加上眾多資金回流,新台幣要刻意「壓低姿態」,難度可能愈來愈高。

現在台灣又進入一波強台幣時代,除了美元弱勢外,這一波台商回流力道不小,今年外資賣超台股逾5000億元,淨匯出也逾5000億元,照理說台幣會貶,但台幣仍強升,這也意味著從外面回流台灣的資金比外資匯出的更可觀。看台股一口氣漲到13951點就知道資金回流力道十分可觀。因此產業人士在經濟部長面前大吐苦水作用不大,而且大家要有心理準備迎接新台幣另一個上升浪。央行短線可以力守28.5元防線,但台幣升值是趨勢,產業中的公會理事長必須要有心理準備。

三是新台幣如果升值趨勢難改,產業當務之急是提升附加價值,這是升級的必然。過去有很長的時間,產業都希望維持低估或低價的新台幣來增強競爭力,久而久之,產業只知賺匯率財,忘了升級轉型。現在新台幣升值10%,企業毛利率若只有10%,利潤可能化為烏有。而對台幣升值,治標也治本的大計是產業升級,創造高附加價值。

同樣是工具機產業,像是氣動元件的亞德客已連續兩季毛利率拉高到50.8%,生產伺服器滑軌的川湖也都在50%以上,氣動元件的氣立有36%,滾珠螺桿的上銀在28%,直得在40%上下,但多數工具機產業如喬福、正峰、巨庭等毛利率只有十幾%,台幣升值,這些毛利率在10%上下的公司,馬上面臨虧損的命運。

紡織成衣的儒鴻毛利率接近30%,冠星、聚陽有24%,大多數紡織業毛利率都在10%以下,像南紡毛利率只有7%,本業出現虧損,優質的成衣代工產業,競爭力展現在毛利率上面。鋼鐵業今年股價率先跑到3位數的世紀鋼,因為切入離岸風力發電的水下工程,毛利率從個位數拉升到32.7%,世紀鋼轉攻離岸風電,競爭力與格局完全不一樣。

用高毛利抵擋匯損 企業應尋求創新升級

台灣有很長一段時間停留在低毛利率接單的哀怨,我們形容是「毛三到四」的產業,就是毛利率3%~4%,這種低毛利代工產業對匯價最敏感,一旦台幣升值,獲利立刻被吃掉。這些年很慶幸的是,台灣已朝著高附加價值產業邁進,最具代表性的是今年有3個季度台積電毛利率站在50%以上,這是一個標竿,台積電毛利率達53.4%,世界先進也拉上34%,聯電上了21%。台灣的IC設計業毛利率從40%起跳,信驊高達63.66%,祥碩到52.63%,而光學鏡頭大立光獨占鼇頭,毛利率最高一度達71%,玉晶光也一度到50.5%,這才是真正的高附加價值產業。也就是說,一家公司100元的營業額,如果毛利超過50元,這種高毛利的企業當然有能力抵抗匯率升值的波動。

如果新台幣升值是一個長期趨勢,那麼大家要有心理準備,迎接台灣下一個挑戰,啟動全面升級機制。企業要從全面提升毛利率,提高附加價值的方向努力,不能再靠政府用低估的匯價賺匯率的差價,這也是企業永續發展的一條不歸路,不管台幣升到哪裡,只有產業創新升級才是硬道理。

台幣升值,進口貨品成本下降,台灣內需消費力量會起來,簡單來說,就是我們把台幣變大了,台灣的實體購買力上升,下一個台灣可以追求人均所得達3萬美元的另一個新里程碑。新台幣升值可以提前讓台灣達成人均所得逾3萬美元的目標。

台幣升值是一刀兩刃,升值對出口商不利,卻也帶來產業轉型契機,同時也讓台灣價值提升,台幣升值有贏家、也有輸家,但大家要用健康的心態來面對這一波台幣升值的大事。

延伸閱讀:

台積電三奈米廠上樑 劉德音三大承諾透端倪

聯電股價飆18年新高帶旺「聯家軍」,這是短期現象還是翻身序曲?

新台幣升值勢頭不易擋 謝金河:趨勢不會只有1、2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