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疫後重生 靠新科技翻轉新經濟

2020-11-25
作者: 丹尼爾.施德特

▲(圖/Pixabay)

在西方,問題經年累月早已愈積愈多,形成的環境是經濟成長微弱、所得停滯、財富分配愈益不均、負債漸增且投機風氣漸長。這些都是金融及歐元危機遲未解決的直接後果。

此刻我們身處的是10年來第2次的嚴重經濟危機,前述問題因此盡顯。執政者們的作為透過放大鏡來看,很明顯是在閃避讓人難受且不受歡迎的決定。

針對前述問題的解方,就政治來說一樣毫不討喜:我們必須拒絕對低利資金上癮;相反地,要轉而投入增加生產力、減低過度負債的實在改革。此外,在歐盟內部,歐元已經更加讓各經濟體分歧而非團結一致。

疫情成為政客甩鍋的藉口

從政客的角度來看,病毒這個外部衝擊造成的危機真是可遇不可求,讓他們有絕佳的藉口,為近幾10年來造成的政治破壞後果提出補償,結果是仰賴更多的負債及空頭支票。央行資助政府的程度竟然與二戰時期相等,而且讓歐元區全體共同分擔債務,直到最近這些都還難以想像,如今已經或是很快就要成為事實。

此次與19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十分類似。時間來到「狂飆的2020年代」末,全球正面臨著高負債水準、投機漸增與國際間的失衡現象。衝擊讓全球陷入通縮性蕭條,各國唯有透過提高經濟軍事化程度來克服困境,最終導致第2次世界大戰,一切花費全由各國央行埋單。

可相比擬的還不只這些。當時一如現在,人們身處技術徹底變革的階段。一些新工業比如汽車、化學、航空等徹底改變了經濟與人民的生活。伴隨各階段技術變革的還有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的大幅動盪。已立足的產業為了生存而奮鬥,努力自我轉型以邁入這個新世界。新的產業甫以日益增強的實力站穩腳步。傳統產業透過財務工程而非投資新科技來努力提升利潤,這麼做並不罕見,卻是始料未及,近年來我們觀察到這樣的現象。

一如以往的危機,此次的新冠肺炎危機也將催生更多改變。我們注意到許多危機前即已存在的趨勢將會加速發展,有些則會消退。其中一些趨勢如下:

     ●   數位化及線上交易已經有了巨幅成長。即使沒有新冠病毒,現有供應商數量減少也是預料中事,只是現在他們正以更快的速度消失。存在於市中心的商店數量將會愈來愈少。

     ●   經驗顯示,線上會議能夠取代到世界各地出差。航空公司得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回復到新冠肺炎危機前的水準,如果真的有辦法再次達到的話。

     ●   經證實,在家工作不一定比在辦公室工作的生產力要差,「居家辦公室」在後疫情世界中勝出。

     ●   此刻全球化備感壓力,我們很樂意接受國內生產帶來的較高成本。

     ●   自動化、數位化及機器人使用浪潮正大舉挺進。

     ●   企業會再次謹慎營運,藉由較高的股東權益比以及更穩定的價值鏈,讓自身更加免疫於各種危機。

     ●   通膨回來了。原本考量到人口轉型,就已經預期通膨回歸,而今將會更快發生。

保護主義將阻礙經濟復甦

我們盼望執政者會持續留意1930年代學到的教訓。他們在貨幣政策及政府振興方案等方面已經有所作為。為了防止新的經濟大蕭條來臨,各方面都已經開始部署,藉此限縮給人民帶來的經濟後果。執政者持續倚靠合作而非衝突來解決問題,幾乎同樣重要。經濟大蕭條惡化於各國競逐保護主義之時。新冠病毒肆虐之前,保護主義趨勢已經成形,不僅是因為川普的立場。政府的貿易干涉,自金融危機以來已經大幅增加。

執政者傾向加強保護主義作為,我們應該反制。如果連值得信賴的《華盛頓郵報》討論肺炎病毒時都說可能源自中國軍方的一座實驗室,激烈的貿易戰會從可能變成現實的威脅,讓復甦更加奄奄一息。

我們能夠跳過1930年代的破壞性階段,直接往重建階段邁進,對此我仍然有信心。具體地說,這是指各國懷有積極的政府政策,各國央行慷慨相助,讓經濟能夠全面復甦。不過這不是說政府應該主導商業,這樣做是錯的。

然而,政府可以定義商業環境。新科技已經在起跑點上,準備好開啟全新的工業革命。這些新科技大多已具競爭力,補助並非必要,需要的反而是推進改變的架構。

後疫情時代的新經濟
全面解讀新冠病毒衝擊下的全球經濟脈動與因應策略 

作者:丹尼爾.施德特(Daniel Stelter) 
譯者:陳雅馨、葉咨佑 
出版: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11月

延伸閱讀:

兆元產值南科 全球科技戰焦點

拜登當選對台灣科技業是利是弊? 華為、半導體、供應鏈 3大關鍵策略全解析

疫後理財首選:「新三五」 兼具保障與穩健投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