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想當長壽企業?百年企業經營祕訣大公開

2020-11-24
作者: 孫蓉萍

▲各行業都需要思考企業傳承問題。由左至右依序為KPMG安侯建業會計師陳振乾、 臺灣金控董事長呂桔誠、福壽董事長洪堯昆、丸莊副總經理莊偉中、《財訊》社長 謝金河。(圖/陳俊松攝)

企業創辦人既然創立了事業,就希望它長命百歲,但往往事與願違。那麼究竟要怎麼做才能永續經營呢?《財訊》日前舉辦了論壇,請來專家學者和百年企業齊聚一堂,討論傳承智慧之道。

來自雲林縣的丸莊醬油至今已有111年歷史,副總經理莊偉中分享品牌成長過程。身為第4代的他,原本在科技業服務,回到家和父親一起打拚,從重新打造品牌形象開始,積極拓展新客群。丸莊也重視在地化和品質的精進,莊偉中說:「其實用國產契作黑豆的成本會提高,但它的好處是豆子新鮮、可以溯源,而且用單一品種可以讓風味穩定。」丸莊現在是台灣黑豆契作量最大的單一企業。

丸莊的百年堅持-專注

此外,丸莊還走出台灣。約5年前,新加坡的公司打電話到丸莊,莊偉中說:「我們還以為是詐騙集團,因為我們只是雲林西螺的小公司,居然有外商來敲門說要合作。」打電話來的豐益國際公司,是屬於亞洲糖王郭鶴年的事業;最後丸莊和豐益國際子公司益海嘉里公司,合資在中國推出「丸莊金龍魚」醬油品牌。「這家公司當時也評估過台灣其他廠商,最後選擇最小的我們,原因是看上品牌特色和技術力。這一味就做100年,我們的核心價值不會改變。」

福壽實業今年正好過100歲生日,董事長洪堯昆說,第1代也就是他祖父輩的6兄弟開設木製榨油機廠,從加工花生油、芝麻油起家,現在營運項目包括食用油脂、穀物食品、寵物食品、畜水產飼料、畜水產製品和農業資材。1965年,家族成員已經多達105人,因此分家,把事業分成油脂廠和麵粉廠兩部分。他認為:「企業如果要成長,分家不是壞事,因為這樣可以成長更快。」

雖是百年品牌,近年來循環經濟等議題廣泛被討論,福壽很早就開始實踐。早年農民習慣使用化學肥料,但是這樣會使得土質酸化,於是福壽輔導農民使用有機質肥料,和農民契作生產芝麻、花生。洪堯昆驕傲地說:「我們的花生油和芝麻油是台灣最安全的。」福壽1983年還推出寵物食品,是第一個本土製造的品牌,2013年起甚至在好市多上架。由於福壽收購非基改玉米來生產寵物食品,洪堯昆開玩笑說:「寵物吃得比人還好。」

臺銀的類家族思維-永續

台灣百年老字號以食品為主,但也有金融業的身影。臺灣銀行即有121年歷史,很難想像它已經度過石油危機、亞洲金融風暴等全球危機。臺灣金控暨臺灣銀行董事長呂桔誠指出,雖然臺銀不是家族企業,但有幾個特質和家族企業類似,首先凡事思考長期,不只看短期利益。臺銀也會在傳統和創新之間取得平衡,例如每學期到臺銀辦理就學貸款的學生約30萬人次,因此早在15年前就開始將助學貸款網路化,網路帳戶數已經超過360萬。

家族企業要持續傳承,光榮感很重要,呂桔誠也強調這一點,要讓行內眾多優秀人才保有光榮感。要做到這一點,他提出5個方針:以人為本、健全資產品質、績效成果驅動、前瞻服務導向、恪守金融普世價值與原則。儘管被定位為政策性銀行,去年仍賺了約120億元;除了獲利,資產品質和風險承擔能力也很重要,臺銀去年逾放比率為0.18%,備抵呆帳覆蓋率達到9倍之多。

呂桔誠同時也重視風險,「因為台灣的銀行在長治久安下,會開始鬆散,因此要注意紀律,讓它變成文化和企業的DNA」。

KPMG安侯建業家族辦公室主持會計師陳振乾輔導過許多家族企業,他把家族企業永續傳承成功的因素,歸納成3力,分別是決策力、支配力和價值力。他認為公司必須不斷做出對的決定,即使做了錯誤的決策,也不至於致命,這樣才有本錢去修正。經營者要能判斷這項事業能不能投資、要投資多少、何時要踩煞車等,也就是做好風險管理,這是很深的學問。

此外,家族如果沒有支配力來支持企業選出對的人出來做事,也是空談,因此要建構有效的所有權架構,來支撐企業的決策體系。最後還要有一定的堅持,找出支撐家族和企業永續傳承的核心價值,否則只會看到眼前的損益表,而看不到5年、10年後的願景。根據陳振乾的觀察,歐陸的百年企業都在這3種能力有水準以上的表現。他也提醒家族企業要及早開始討論傳承的事,凝聚家族間的共識,才能讓企業長青。

放眼全世界,超過百年企業數量最多的國家是日本,全球最古老的10家企業中,有9家是日本企業。日本260萬家企業中,百年企業約25000家,甚至有21家企業歷史超過1000年,而這些長壽企業的9成都是家族企業。日本100年經營研究機構代表理事後藤俊夫歸納這些企業長壽的原因,發現有6個共通點:1、採取長期經營的觀點;2、量力而為;3、發揮核心競爭力;4、重視利害關係人;5、妥善管理風險;6、有代代相傳的決心。

▲臺灣金控暨臺灣銀行董事長呂桔誠(中)認為,員工的光榮感和風險控管非常重要。(圖/陳俊松攝)

日企的長壽竅門-利他

他並且指出,日本家族企業雇用的員工數,占日本所有員工的比率是77%,顯示家族企業才是支撐國家經濟的主角。日本家族企業在上市公司中的占比平均是53%,它們的資產報酬率和自有資本比率都優於一般企業;2008年金融海嘯、2010年歐債危機,以及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這些企業的股價跌幅都跌於平均,顯示不論景氣好壞,家族企業的經營都趨於穩健。

此外,為了解企業如何因應疫情,100年經營研究機構今年5月針對長壽企業實施問卷調查,結果顯示8成受訪者的手頭周轉金存量超過6個月以上。面臨多次危機的經驗,這些企業知道要累積足夠的利益。

後藤俊夫強調,儘管受到疫情衝擊,從一些實例可以看到,長壽企業不裁員、為供應商找出路、和當地同業合作,從「利他」的角度出發,這才是企業永續的方法。「長壽企業歷經了多次危機存續到現在,它們正是後疫情時代企業經營的最佳典範。」

延伸閱讀:

兩階段創造兆元產值!台灣風電快轉將成「亞洲丹麥」?

台灣企業過得了百年挑戰?蔡鴻青:活下去的10個關鍵

如何讓企業二代順利接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