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兩階段創造兆元產值!台灣風電快轉將成「亞洲丹麥」?

2020-11-23
作者: 孫蓉萍

▲玉山銀行董事長黃男州(左一)、CIP台灣區董事總經理許乃文(左二)、經濟部 工業局副局長楊志清(右二),共同為台灣離岸風電產業獻策。(圖/陳俊松攝)

政府推動綠色能源不遺餘力,而離岸風電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多年前質疑和反對的聲浪不斷,在中央各部會、風場開發商、金融業者等各界人士的努力下,近年來終於有愈來愈多人看到它的重要性和發展潛力。《財訊》雙週刊特別舉辦了論壇,邀集這些業界的代表來討論,離岸風電如何本土化,進而翻轉台灣的新能源。

風電產業能在台灣,甚至被全世界注意,除了政府明確的政策之外,推手也很重要。行政院副院長沈榮津在擔任經濟部長時,即肩負了從無到有的艱巨任務。離岸風電在歐洲等地是成熟的技術,但對台灣人來說還很陌生,沈榮津強調百聞不如一見,因此特地飛去丹麥的港口親自體驗,才知道它有多麼巨大、供應鏈牽涉到多少廠商等。

重視外商 沈榮津全力配合

政府訂定明確的目標,就是2025年綠能發電占比要達到20%,其中離岸風電是5.7GW(10億瓦);同時政府還要推動本土化,讓國內產業升級。但國外業者對台灣的法規、供應鏈等狀況還很陌生,因此沈榮津將心比心,他說:「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外商要來看我,不論什麼時間我都沒問題,有些外商在台灣過境24小時,我也配合他的時間。」不放過任何一個溝通的機會,務必希望互相了解,促成商機。

所幸辛苦有了初步的成果。台灣第1座商業規模的離岸發電風場-海洋風電,128MW機組去年在苗栗縣竹南鎮龍鳳漁港開始商轉。此外,歐洲花了10幾年,離岸風電的躉購價格才達到5元到6元,但台灣只花7年,到2025年競標的價格就達到2.2元左右,許多人都把台灣當成典範。

經濟部政務次長曾文生補充說,台灣過去數10年的能源供給大約有98%來自進口,台灣經濟受油價影響很大;向國外購買能源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在6~15%之間,平均占10%,去年則花了437億美元。因此推動再生能源,不但能友善環境,還能增加國內投資,並且降低能源進口值,對總體經濟有所助益。政府的國產化策略是把結構分成兩部分:第1部分是塔架、陸上電力設施和水下基礎,目標是2022年前完成;再則是風力機零組件,預定2024年完成。政府估計2025年累計將創造1兆元產值和2萬人次的就業機會。

台中港新貌 離岸風機聚落

曾文生強調,綠能產業不只是創能、發展風電或太陽光電,並帶動相關產業升級,還包括節能、儲能和智慧電網等領域,可望有更多科技發展。例如智慧電網透過超級電腦的模擬,演算哪裡的電網可能脆弱、如何調度,「全球20大超級電腦有6部屬於同一個機關,就是美國能源部,因為他們需要每天計算,找出最適合的電力分配管理方式」。預料未來會在電網智慧化、大數據、AI等專業,衍生出各種不同的商機。

丹麥的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團隊曾參與超過50座大型能源基礎建設計畫,管理1.3兆元的投資。台灣區董事總經理許乃文指出,丹麥人口約550萬,風能相關從業人口達到3萬多人,而且有完整的離岸風電產業鏈,目前風力發電已經提供50%的電力,一年之中約有5~6天,全國百分之百的電力都由風力發電供應。

CIP在台灣開發彰芳和西島風場,並且和中鋼共同開發中能風場,裝置容量總共是900MW。彰芳和西島離岸風場建置成本超過950億元,將有超過80家本土廠商受惠。以水下基礎為例,CIP將62座水下基礎全數下單給世紀集團,金額達165億元,是台灣離岸風電史上單筆最高金額,也帶動世紀鋼及其下游商機。此外,製作葉片的天力離岸風電科技、生產輪轂鑄件的永冠能源等企業,也得到訂單,催生了台中港的離岸風機產業聚落。

許乃文特別提到丹麥的Esbjerg港,原本是一個小漁港,現在轉型為全球最大離岸風電港,全球75%裝置容量來自這個港,10%的居民從事相關工作;如果台灣發展成亞洲的丹麥,未來台中港就可望成為亞太的離岸風電集散港。

另一方面,綠能是全球趨勢,金融業也要跟上時代潮流。玉山銀行董事長黃男州說,綠能是台灣一定要走的路,金融業也要共襄盛舉;例如玉山2015年就參加「赤道原則」,去年7月1日也宣布,不再新承作燃煤火力電廠的專案融資,「這在台灣似乎很平常,但是在越南等海外分行所在地,絕大部分還是用燃煤。但我們覺得這樣對地球不好,寧願沒有收益也不做」。

玉山綠色專案融資持續成長,目前赤道原則案件已有26件,為市場第1,累積承作了640座太陽能電站,離岸風電裝置容量為2210MW,另外還對陸域風電和太陽光電融資。關於離岸風電,黃男州認為它的挑戰在於:1、風電運作整體的過程非常複雜,例如如何做水下工程、如何把風機吊上去、如何鋪設電纜等,台灣的銀行業對這些工程非常陌生;2、這是新型產業,台灣人缺乏經驗;3、不了解國際廠商;4、年期長、金額大、曝險集中。此外,在做專案融資時,要考慮到各種風險,包括白海豚生態環境、漁民和地主的權益、颱風和地震造成的影響等。

▲玉山銀行董事長黃男州強調綠能是趨勢,金融業也要積極參與。(圖/陳俊松攝)

風電在地化 需要3大因子

為了加強綠能專業,玉山銀行在內部組成離岸風電小組,同仁持續進修,了解相關的財務分析、工程技術、法律規範等,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才能在董事會上清楚地報告,並說服董事,達成共識,積極參與綠能事業。

經濟部工業局副局長楊志清則指出,本土化不是憑空想像,工業局共開了76場次的會議,請國內外廠商參與,多方徵詢意見,並且考量國內業者技術成熟度等因素,於2018年1月確定了離岸風電本土化的推動項目和期程。他引述經濟部次長林全能的說法指出,台灣離岸風電要能走得遠、走得穩、走得永續,需要有3隻腳:讓風場如期建置、本土供應鏈有自己的能量、重視生態環境共融。離岸風電在地化很辛苦,但是台灣廠商要把實力拿出來,展現在品質、價格和交貨期這3方面。

楊志清指出,初期難免會面臨困難和挑戰,例如風力機組要泡在海水裡20年,國內業者過去沒有經驗,或適用美規,而離岸風電很多適用歐規,銲接技術不同;此外,從業人員要求的等級也可能達到6G(全方位圓管銲接),甚至是6GR(全方位圓管銲接加障礙物),因此我們應該接受開發商帶來的新觀念和知識。

延伸閱讀:

中鋼、興達、台船風機焊裂問題不解 恐遭沃旭砍單

一家台積電撐起台灣綠電產業!謝金河:離岸風電,值得期待的新產業

世紀鋼讓謝金河超震撼!這位「土味」老董憑這點成台灣風電最大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