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疫情造成的經濟難題...拜登的新左派路線能讓美國復甦?

2020-11-20
作者: 《金融時報》精選

▲拿下史上最高票的拜登,勝選演講強調團結的美利堅合眾國。(圖/達志)

2009年2月,美國總統歐巴馬交給當時的副總統拜登一項吃重的任務:監督787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畫,讓美國擺脫全球金融危機引發的嚴重衰退。次日,拜登在白宮羅斯福廳回應:「我們絕對要化解這次經濟危機,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有破天荒的新格局;這是歷史性計畫,但我認為可以實現。」

上任初期可能維持貨幣寬鬆

將近12年之後,拜登再度面臨類似重任,而手中的權責已然更大。在總統大選中穩勝後,這位前德拉瓦州參議員會發現,自己承繼的是共和黨政府疫情下的經濟慘況,而他必須撐起美國的復甦。

民主黨希望這一次的經濟措施,能在就業與工資水準上立竿見影,繼而穩健復甦,更期盼能造福低收入及少數族群,帶來更綠色環保及高技能勞動力。拜登的政見名稱是「重建美好」(Build Back Better)-通過提高富人稅,籌資建設基礎設施、推動清潔能源、教育和健保等以兆美元計的公共服務,重建美國經濟。

近年來,經濟共識趨向贊同這些目標,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都建議美國提供額外的財政支援,以緩和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即使這意味著更高的赤字。這兩個組織也指出,有必要縮短收入差距與種族不平等、解決氣候變化的經濟風險。

拜登展開任期之初,美聯準會可能會保持寬鬆的貨幣政策,為增加政府支出和借款創造有利條件。但對拜登來說,如此宏大的經改誠非易事,國會的共和黨議員可能一開始就會出手阻撓新總統的議程。

中程支出2兆美元。這是拜登許諾投資綠能和基礎設施(從輕軌到電動汽車充電站、更大寬頻、建築升級)的金額。其他支出承諾則包括7750億美元的兒童保育與老人醫療,以及7000億美元用於「美國製造」的政府採購與研發。

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顧斯比(Austan Goolsbee)說:「拜登經濟計畫確實恢宏,10年前無人有此雄心。」但他警告說:「幾乎可以肯定共和黨人會立刻改口說緊縮和削減赤字至關重要,試圖阻止即將上任的民主黨總統執行民眾的授權。」同時,拜登也面臨民主黨內左翼的強力要求:堅守競選承諾、大膽行動,從而掣肘他運籌與妥協的能力。

拜登一旦入主白宮,他的經濟政策會受到諸多未知因素的影響。一個是他就職時新冠病毒是否依然肆虐,並威脅到經濟復甦。儘管數據顯示美國第3季GDP(國內生產毛額)彈升,但9月的就業人口仍比2月疫情肆虐前水準低1070萬個工作職位。第2個因素是川普和國會是否會在政府交替前,就新的2兆美元財政刺激方案達成協議,有新協議會減輕拜登政府迅速採取經濟行動的壓力。

共和黨議員可能開始唱反調

然而,最關鍵的還是民主黨是否能從共和黨手中拿回參議院的控制權,府會同黨更有利於拜登施政。拜登出任副總統之前做過數10年的參議員,他實現經濟優先事項的勝算可能超過近代大多數總統。歐巴馬政府遇到預算僵局,須與國會共和黨議員打交道時,出馬斡旋的就是拜登,也從而奠定了他務實交易者的聲譽。民主黨在疫情中主張政府強有力干預,似乎贏得民心,拜登可能因此及早取得更大的槓桿。

新的救濟措施中,拜登主張立即提撥2兆美元,幫助資金短缺的州和地方政府、更新聯邦緊急失業救濟、為小型企業提供新挹注。最後定案的金額可能會低於此數,一切要視總統上任之前國會是否通過其他救濟措施。服務業員工國際聯盟(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主席瑪·亨莉(Mary Kay Henry)說:「這種似乎是主流外的措施已成首批行動的一環,對人們的生活有變革性影響;我認為這是新政、馬歇爾計畫和1960年代民權法案在一個政府之下的總合。」

但就算有此厚望,許多民主黨和偏左的經濟學家都很清楚,10年前同樣影響深遠的經濟轉型是如何幻滅的。拜登主推的刺激計畫最初達到了目的,但事後來看,它的規模實在太小了,而歐巴馬政府增撥經費的提案也未獲通過。

該立法議程以醫改、減碳為主,民主黨在國會共和黨鷹派掌控下鎩羽;歐巴馬任內也始終未擺脫中間家庭平均收入成長遲滯的陰影。華府經濟政策智庫漢彌敦計畫(Hamilton Project)主任艾戴波(Wendy Edelberg):「我們做得不夠,也太快轉向撙節政策,我們看到許多部門都有經濟活動明顯被拖累的現象。」她說:「這一次,我們若在經濟復甦之前轉向緊縮政策,會非常令人沮喪。」

一旦全面執政GDP將大增

拜登目前的計畫主張短期刺激措施,例如對州和地方政府的援助及緊急失業救濟皆為赤字財政,而長期支出經費增長至少部分是靠通過提高21~28%的企業稅來支撐,並將提高年薪40萬美元以上的富人個人所得稅、對富豪徵收資本利得稅和提高薪資稅的稅率。

許多經濟學家認為,拜登計畫可在未來幾年提振美國經濟。牛津經濟研究所(Oxford Economics)表示,白宮與國會若均為民主黨主控,2021年的GDP成長將增為4%。

不過,國會中的共和黨已開始回歸財政鷹派立場。在積極支持川普2017年減稅措施和最初的疫情減免措施之後,包括部分的人士,許多人現在反對採取進一步的刺激措施,而且可能會變本加厲。德州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就表示:「我非常擔心債務問題。」

在歐巴馬時期與拜登密切合作的助理們說,拜登不太可能一上任就起草減少赤字計畫來安撫這些擔憂。金融危機後,歐巴馬政府的經濟官員不僅承受來自共和黨的壓力,也受到來自華爾街的壓力。前者提出了一項中期計畫避免債務危機發生,卻導致民主黨陷入分裂。

歐巴馬政府高階經濟顧問、現任職於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傅曼(Jason Furman)說:「在歐巴馬的白宮有一股聲音,但拜登不是那股聲音的一部分;而且就經濟而言,我認為根本不需要,現在的利率實際上比2009年低得多。」

拜登未參與經濟政策的細節-他的專長是在外交政策和司法領域,但前任官員表示,他傾向於採取基於內部共識的左翼立場,包括挽救汽車產業與金融監管。顧斯比說:「他的世界觀是留意工人和一般美國人,而不是去適應金融機構及大企業的需求。」拜登的前助理說,只要拜登選好對的團隊,挑戰不是問題。助理說:「他需要擢用一些真正有能力的人,自己則去扮演好決策者的角色。」

疫情造成經濟難題不可小覷

對拜登來說,當前的經濟救援在某些方面可能比10年前容易,主要是因為如今銀行的體質更好,失業率也在下降,不同於2009年。不過,艾戴波說,疫情造成和加速的經濟問題依舊龐大;企業關閉、人民永久失業或退出勞動力、父母賦閒在家兒女卻無醫療或教育可言。同時,危機迫使更多企業加快自動化,導致更大的整合和市場集中,這可能都需要政策做出反應。他說:「人們將要回到的勞動力市場,與疫情前的勞動力市場截然不同。」

歐巴馬總統2009年經濟刺激計畫的高級顧問德塞夫(Ed DeSeve)表示,拜登在分配資金上有效地避免了普遍的舞弊與浪費,這就是他的履歷。我們之間的每次談話都是關乎「上帝保佑美國,我們需要把這個做得更好」。

在首次的刺激計畫中,有一些明顯跡象顯示,拜登有興趣使用救助方案達成更廣泛的經濟目標-由此不難窺見他在10多年後制定的總統議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傅曼說:「他最專注於確保經濟方案具有變革性;如何從中建立智慧電網?如何從中取得更價廉的太陽能?如何在5年後擁有更好的基礎設施?他專心讓經濟刺激與援助變得更為恢宏。」


▲新冠病毒是否依然肆虐,將影響拜登的經濟政策。(圖/達志)

(陳喬譯)

延伸閱讀:

一次讀懂「拜登經濟學」 2021年台股投資策略全解析

拜登時代來臨!一個工人之子力推健保、挺同婚...花33年圓總統夢走進白宮

拜登當選對台灣科技業是利是弊? 華為、半導體、供應鏈 3大關鍵策略全解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