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魏尚進

亞洲開發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哥倫比亞大學金融與經濟學教授。

螞蟻若日後重啟IPO還能打破世界紀錄嗎?

2020-11-13
作者: 魏尚進

▲(圖/攝影組)

中國金融科技業者螞蟻集團發展受阻,監理當局暫停了11月5日在香港和上海證交所同時上市的計畫。螞蟻集團以數位支付和其他線上金融服務著稱,當局的行動可能是回應該公司控股股東馬雲最近的一場演講,馬雲在演講中批評中國的金融法規,他認為這些法規顯示當局對金融科技創新的理解和支持均不足。

螞蟻集團的首次公開發行(IPO)若按原定計畫完成,將是史上最大規模的IPO,計畫籌資344億美元(發行新股約為公司所有股份的11%)。據此推算,螞蟻集團總市值達3134億美元,將是中國第3大上市公司和全球第12大上市公司,超越摩根大通。

演算法評估信用風險 應可拓展海外市場

日後若重啟IPO,螞蟻集團還能打破世界紀錄嗎?如果當局以新法規限制螞蟻集團的商業活動,該公司的估值無疑將萎縮,但它在其短短的歷史上已經展現了創造力和韌性。該公司借助其數位支付應用程式在中國的人氣,成功擴展其他金融服務,包括銷售共同基金和保險產品,螞蟻集團還有其他成長機會。

例如螞蟻集團利用內部演算法,評估數位支付用戶的信用風險,包括但不限於經常在網上購物或賣東西的用戶。如果獲得中國監理機關批准,信用評分可以成為一項新的獨立業務,為供應鏈企業、房東、銀行和雇主提供服務。

海外擴張是另一個潛在的成長領域。相對於螞蟻集團在本地電子金融領域的強勢主導地位,海外業務微不足道。但是,憑藉其強大的演算法和技術能力,該公司應該有能力在許多國家找到市場需求,尤其是如果它能贏得外國監理機關的信任,並借助阿里巴巴國際擴張的話。

但這當中有巨大的不確定性。美國和印度最近對中國企業的限制提醒我們,螞蟻集團的海外發展前景可能取決於該公司無法控制的地緣政治動態。不過,螞蟻集團有多大的成長空間和新業務發展空間,更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的監理機關。一如美國和歐洲監理機關對歐美科技巨頭的態度,中國當局關注螞蟻集團在數位支付方面近乎壟斷的地位,以及對金融穩定和資料隱私造成難以預料的風險。

但這些問題必須與螞蟻集團和金融科技創新為社會創造的價值放在一起衡量。雖然有些創新可能擴大科技上的強勢者與弱勢者的差距,但螞蟻集團一直是推動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的一股力量。該公司的技術使數以百萬計的小型和微型企業獲得貸款(包括在中國比較貧窮和邊緣的地區),這些企業以前因為缺乏可作抵押的資產而無法獲得貸款。螞蟻集團也促進創業上的性別平等。在線下創業者中,男性與女性的比例是3:1。

一塊錢也能投資 餘額寶推動金融自由化

螞蟻集團也是中國利率自由化方面的無名英雄。利率和匯率可以說是任何一個經濟中最重要的其中兩個價格,而在金融科技革命之前,中國對支付給銀行存戶的利率設定上限(同時對放款利率設定下限),這意味著民眾從自身儲蓄賺到的報酬低於市場利率。向民眾的儲蓄支付市場利率,可以提高經濟效率,並有可能減輕中國的對外失衡。但必要的改革很難實行,因為得益於低存款利率的商業銀行幾乎完全沒有改革的動力,而利率方面的法規阻止個別銀行偏離現行做法。

2013年6月,螞蟻集團推出「餘額寶」,改變了這一切。餘額寶是一種容易參與、支付市場利率的貨幣市場基金─用戶可以近乎即時地購買和贖回基金,只需要1元人民幣就可以投資。數以百萬計的一般民眾因此認識到,他們不必忍受銀行的低利率。我與史丹佛大學的Greg Buchak和北京大學的胡佳胤合作的研究發現,餘額寶迫使中國的銀行推出自己的市場利率產品,實際上在中國各地引發了金融自由化。

一般中國消費者如今享有的銀行服務品質和規模,在這場無聲的金融革命之前是無法想像的。除了施加對社會有益的競爭壓力,螞蟻集團還幫助許多銀行擴展業務,並藉由聯合放款提升效率。

螞蟻集團擴張產生的大部分社會效益,是營利活動的副產品,因此是可持續的。螞蟻集團的一項重要業務是個人貸款,可以幫助民眾更好地因應收入或支出的波動。有人擔憂此類貸款普及可能導致不善理財者背負太多債務,或加劇他們的「行為偏誤」,因此導致更嚴重的金融不穩定。

但這種擔憂通常並非基於系統性的證據。在這個領域做更多研究,將有助確保螞蟻集團(廣泛而言是金融科技創新)的發展方式,不但有利於金融投資人,還能造福整個社會。

延伸閱讀:

螞蟻案不單純!謝金河:3重點牽動中南海政局變化

馬雲上市套現夢碎 索貝克:軍火股站上浪頭 資金潮湧向A股

螞蟻重新上市 恐等半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