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佳璇

精神科醫師 守備範圍從醫學中心到離島衛生所,兼作歷史人物隔空診斷

吳佳璇:一日健檢的滋味

2020-11-13
作者: 吳佳璇

▲(圖/Pexels)

疫情肆虐,全球失序,幸運的台灣已超過200天沒有本土病例,美、澳主流媒體相繼報導。同一天,北部某大型醫院附設健檢中心人聲鼎沸,數10位換上客製運動服的「顧客」,正由多位健康管理師陪同,開始一站又一站的一日自費健康檢查。

託妹妹的福,我以竹科某集團眷屬身分置身其中。觀察靈活調度的檢查動線,我好奇請教引導人員,「今天人很多吧?」

「還好,後疫情時代,健檢人潮都回來了,不過年底會更忙。」

「難不成有報復性健檢?」

「因為胃鏡和大腸鏡無痛麻醉花時間,每天還是有名額上限」,從臨床護理轉任的健康管理師臉上,堆滿訓練有素的笑容。

我從10年前開始自費健檢,也是受妹妹影響。她因為是科技業主管身分,已做過好幾年高階健檢,覺得學醫的姊姊只做陽春體檢太不可思議。加上那年母親因胰臟癌病逝,終於把我推進1956年率先實施6日健檢的台大醫院。

6日健檢?沒錯,早年的健檢,因受檢者未與一般病人分流,各項檢查須逐一等候,十分耗時。但10年前的台大,已跟上一日健檢潮流,不像我當實習醫師時 (1990年代中期)的標準「行程」,仍是3天2夜或2天1夜。

健檢如作戰 上演軍備競賽

約莫同一時期,部分私人醫院與專責健檢診所開始優化檢查流程,推出免住院的一日健檢,繼而引進正子掃描(PET)等高端影像檢查儀器,進入「軍備競賽」時期。

還記得第一次,我選了含胃鏡與大腸鏡的「入門款」,因為更昂貴的檢查邊際效應其實不高。況且健檢不是吃到飽,不是費用愈高項目愈多愈好。不同疾病病程各異,加上個人預算不一,必須聰明選擇篩檢工具。

陳皇光醫師在大作《你所不知道的健康檢查》中強調,健檢效益不會累積,且要綜合荷包深度、個別疾病風險,擬定適當篩檢間隔。我卻拖了8年才做第2次健檢,所幸無事。

那回我加做低劑量胸部電腦斷層掃描(LDCT)。但我不吸菸、沒有肺癌家族史或其他危險因子,應屬「目前沒有證據支持做肺癌篩檢」族群。

或許是名人效應。前後任副總統罹患肺腺癌經媒體大肆報導,蓋過LDCT造成過度診斷的爭議。其實,LDCT陽性預測率不算高,換言之,許多受檢者收到假警報,又做了更多檢查,飽受驚嚇後才確定是偽陽性。

又或許,自以為心理素質夠強,萬一查出異常,可以承受侵入性切片甚至手術,也願意忍耐每3~6個月追蹤一次的不確定感。竟小覷近年來有多少人因LDCT檢查結果受到巨大衝擊求助精神科,還發生過有人跪求外科醫師,要把直徑0.4公分的結節立即取出的非理性行為。

健檢有局限 人助還要自助

理想的健檢,應該是在症狀出現前就找出疾病,再透過調整生活方式或治療,改變健康狀態;然而真實世界裡,有人只做檢查,卻不改變生活形態(工作血汗依舊),或是遇上病程進展太快(如SARS僅有數日)和偵測到時多已無法治癒(如胰臟癌)的疾病時,都是健檢的局限。

這回健檢距上次約兩年半,篩檢間隔縮短的推力是身邊幾位壯年同行倒下-今年到底還要帶走多少人!已習慣檢查流程的我,趁難得的空檔坐在專門打造的雅致空間休息,突然聽到流利的日語對談,循聲一看,原來有一位日本人來檢查。

「有哦,新冠疫情前有很多陸客、也有一些東南亞客,和醫院經營很久的帛琉客。」管理師耐心回答。我知道醫學中心奉衛福部政策推展國際醫療,各有各的支援邦交國,原本應該是賠錢工作,想不到也能創造產值。

經政府公告的醫療院所,2012年起不必透過旅行社,可以代理申請觀光醫療簽證。2013年有近10萬人次的陸客來台接受醫美或健檢。然而隨著台海局勢與政策改變,2017年,只來了3萬名醫美陸客。

為因應國際醫療,管理師表示,院方晚間開日文課供同仁選修。至於來自東南亞各國的客人,目前靠當地出生早年赴台求學並留下來工作的同仁接待。和她邊走邊聊,我不知不覺走進一向望之生畏的婦科檢查室,「聽到母語會讓顧客感到安心」,她作了小結。

中場休息,我被引導至用膳室,脫下口罩,隔著社交距離享受營養師配製的養生餐點。當我一口咬下建教實習生特地介紹的鼎泰豐湯包,不禁心想,「這就是當代中產階級的滋味吧」。

延伸閱讀:

把口罩當裝飾品...吳佳璇:防疫新生活的榮景能持續多久?

躲不掉……你可能會長命百歲》4竅門花最少預算 補足長照風險

挑選醫療險  你要搞懂4大問題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