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螞蟻IPO喊卡、阿里巴巴遭反壟斷調查 中國為何對馬雲下重手?其實從頭到尾都只是「政治問題」...

2020-12-25
作者: 蔣清平

▲馬雲在金融峰會大膽發言,螞蟻集團隨即被暫緩上市。(圖/取自騰訊視頻畫面)

中國監管單位對阿里巴巴集團展開反壟斷調查,阿里巴巴ADR(美國存託憑證)24日慘摔13%,創有史以來最大跌幅。

阿里巴巴身為中國最具代表性的企業,中共當局為何一再對它出重手?一名央媒的財經新聞主管透露,「其實,這是從頭到尾,都是一啟跟監管無關的政治問題...。」

「如果雲知道,逃不開糾纏的牢⋯。」今年9月,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在淘寶K歌直播間和天后王菲隔空對唱,兩人合唱許茹芸的經典名曲《如果雲知道》,為了宣傳還刻意把「糾纏」改成「淘寶」。如今,馬雲遭到當局監管約談,果真應驗歌詞;只是,如果「雲」知道逃不過黨的手,他還敢口無遮攔嗎?

由阿里巴巴控股、馬雲實際控制的螞蟻集團,原本定於11月5日在上海、香港掛牌上市,計畫集資約344億美元,IPO(首次公開募股)規模為全球第1。就在上市前夕,10月24日,上海舉行第2屆外灘金融峰會上,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以視訊致詞,強調用規範的方式應對風險,在市場化、法治化的基礎上有序處置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要堅持金融創新與加強監管並重。

針對王岐山言論發難 批老人俱樂部扼殺創新

根據中國央媒提供的未刪剪發言影片,隨後上台的馬雲,在正式發言前先是態度輕佻開了玩笑「炸彈?我哪敢丟炸彈!」之後,擺明針對王岐山的言論發難,批評中國監管問題:「但是我們現在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監管。」馬雲還炮轟傳統銀行是當鋪思維、嘲諷《巴塞爾協議》像是「一個老年人俱樂部」扼殺創新。

當時一名在現場採訪的上海記者回憶:「我們都傻住了,這個論壇連習近平親信、下一任總理熱門人選的上海市委書記李強都出席開幕式並致辭,台下坐的是人民銀行前行長、政協副主席周小川等一掛資深財經官員,不是公然挑釁嗎?」

中共中央隨後密集出手,馬雲遭到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4大監管機構監管約談,最後螞蟻集團被暫緩上市半年。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指出,監管約談是嚴重警告;如果是券商負責人被約談,當年券商評級打分是要扣分的,嚴重影響評級和業務開展。

一名央媒負責財經新聞主管說:「這從頭到尾都是跟監管無關的政治問題,否則怎麼會准螞蟻上市;如果現在才發現存在風險等問題,緊急喊停上市,那應該是上市委員會成員、銀保監會主任要被查辦。」

「你相信在中國完全白手起家,沒有中共幫助,一名英文老師可以變成中國首富?」一名中國央媒財經新聞主管表示,馬雲是江浙人,他的事業跟中國前領導人江澤民有密切關係,他發跡於江澤民任期末,壯大於被江派完全架空的胡錦濤任期,淘寶網、支付寶都是在這段期間成立並迅速壟斷市場。

2012年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上台,在7名常委中,有4名屬於江澤民人馬,習發動反貪與江派展開鬥爭。2014年包括《紐約時報》等外媒披露,阿里巴巴集團有深厚的江派政治背景。江澤民孫子江志成所創辦的香港博裕投資、江派大將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的中信資本,還有多位太子黨皆有投資,粉碎馬雲白手起家的神話。

江派色彩濃厚 習近平出手不意外

習近平於2013年出任國家主席,黨政軍全面一把抓後,同年5月馬雲即宣布卸任阿里巴巴集團執行長。習團隊盯上馬雲已久,2015年1月,阿里巴巴被中國工商總局指出,長期放任旗下網路交易平台的違法經營,面臨成立以來最大誠信危機;同年中國股災,北京當局將矛頭指向馬雲,涉嫌協助太子黨放空期貨、再現金買進跌停股,進而兩邊套利,甚至成為「紅2代」們的洗錢工具。

北京一名熟悉內情人士表示,2017年7月間,馬雲掌控的香港《南華早報》竟報導習近平親信栗戰書家人在香港疑涉斂財,雖然後經刪稿道歉,但當年要舉行中共十九大,馬雲再度被懷疑是否又成為江派的鬥爭工具;隔年,馬雲宣布於2019年退休。

江派失勢多年,馬雲低調也就相安無事,卻在外灘炮打黨中央,中共立即圍剿。北京一名熟悉內情人士透露,北京已不信任他,加上螞蟻集團已經大到不能倒,「坐牢不至於,但交出實際控制權,然後公開認錯,免不了」。馬雲曾說:「災難來之前,要避免災難出現;來之後,要努力把災難變成機遇。」但他這次在劫難逃了,唯一的貢獻,是給中國企業家乃至大型台商上了一課。

延伸閱讀:

螞蟻案不單純!謝金河:3重點牽動中南海政局變化

螞蟻如何顛覆中國金融體系?上市前突喊卡,馬雲究竟踩了什麼紅線?

林坤正:狠甩台灣金融股的螞蟻金服 這家金融科技公司為何那麼值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