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美國大選爆爭議 拜登、川普是誰被設計了?

2020-11-11
作者: 吳嘉隆

▲(圖/Pixabay)

美國大選出現重大爭議,票投下去了卻沒有辦法開出來。表面上拜登自己宣布勝選,但是,這件事必須由聯邦選舉委員會正式公告了才算數。川普這邊則宣稱在許多州發現選務弊端,所以要提起訴訟,使大選正式進入法律戰這樣的延長賽。

網路上目前的傳言可分成兩類,第一類是關於所謂的選務弊端,包括(但不限於):民主黨籍州長轄下的州,不讓共和黨的監票員進入現場做有效監看;透過計票軟體的差錯,把原本屬於川普的選票,錯誤地登入為拜登的;已經去世的人被發現出來做通訊投票;投票所的工作人員集體舞弊,把許多選票直接扔進票櫃中。

第二類是川普這邊有事先準備,預防通訊投票可能留下的作弊空間,因此讓國土安全部印製有浮水印的防偽技術的選票,同時,也在許多投票所安裝祕密監視器,拍下投票所內的情況,包括工作人員的舞弊行為。

在局勢明朗之前,我們可沙盤推演兩種可能的情況,第1個是川普團隊打法律戰,提出選務弊端的證據或資料,要求法院主持公道,重新計票或驗票。第2是反川普的勢力繼續出招,用川普的話講,目的就是要把川普的大勝給活生生偷走。

反川普的勢力,主要是媒體、矽谷的科技業、華爾街的金融業、好萊塢的娛樂業等等,這些社會精英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可以在全球做資源優化配置,追逐廉價勞動力,或追逐新興消費市場。他們站在川普的對立面,因為川普的政策會擋到他們的財路。

川普雖然是有錢人,但是他是為社會底層而戰,要為他們創造就業機會,所以他的政策主要是兩點,就是對付非法移民,與對中國打貿易戰。川普有很多支持者是藍領階級、是中小企業,他們在全球化之下被打壓。

也就是說,過去30年的全球化,不只造成美國對中國的龐大貿易逆差,也讓製造業的外移傷害到勞工階級的就業機會與工資成長,造成了社會撕裂現象。拜登與川普之間的鬥爭,是全球化與反全球化之間的鬥爭,相當於社會撕裂之下的準內戰狀態。或許川普可以藉此機會整頓華盛頓圈內人,或建制派的腐敗,否則將來他下台之後可能要離開美國,以策安全。

延伸閱讀:

拜登上台的美中關係會怎麼辦?

美大選最後衝刺 愛榭克:面對復工潮升溫、房地產火熱,投資人該如何布局?

美大選拜登父子醜聞陷風波 吳嘉隆揭爆料背後的心機交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