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深度文〉超微、賽靈思合體 3大關鍵看懂高階運算大廠併購之戰

2020-10-29
作者: 林宗輝

▲(圖/攝影組)

超微(AMD)於台灣時間二十七日晚間正式宣布收購賽靈思(Xilinx),整宗交易額達350億美元,而有趣的是,全部交易都將以股票交換形式完成,交換比為1:1.7,完成交易後超微股東權益將占 74%,賽靈思股東占 26%。二者將合併為市值達1350億,擁有超過1.3萬名工程師的跨領域半導體巨頭。

賽靈思是全球最大的FPGA晶片供應商,FPGA作為半導體主要運算元件之一,且由於可重新程式化的特性,在包含伺服器、電信設備以及各種嵌入式產品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根據彭博以及Gartner的調查數字,其市佔超過50%以上,要比被英特爾收購的Altera的30%明顯高出不少。

但即便FPGA這種元件非常重要,穩居過半市佔的賽靈思今年以來在營收表現方面卻不是很理想,市值也都穩定在300億美元左右。相較之下,超微在消費性處理器市場重新站穩腳步,且遊戲GPU方面也將推出可與NVIDIA一較高下實產品的,市值正飛速逼近千億美元,唯一的缺憾就是伺服器市佔成長並沒有其它產品來得大。

另一方面,兩家公司採百分之百使用股票交換股權的方法合併,對現在股價居於高位的超微而言利大於弊,同時也能維持現金流,並大幅降低風險。事實上,就連輝達要迎娶安謀,半數聘金也是利用股票的形式收購,二者在收購策略上有相當類似的地方。

整體而言,這次合併案,可由三關鍵點,觀察高階運算市場因此產生的變化。

關鍵1:強挖英特爾牆角 超微可望擴大處理器市占 

超微收購賽靈思,首要目標應該還是要擴大超微的處理器架構市占。從賽靈思的產品來看,其實有相當多的方案必須搭配英特爾的處理器產品,尤其在無線接取網路(RAN)系統方面或者是AI運算伺服器方面,還是以搭配英特爾的處理器為主,英特爾在自家Altera架構與賽靈思兩頭都可以賺,並藉此確保其市佔能夠持續居高不下。

超微在伺服器領域雖然已成長不少,但整體市佔至今仍過不了10%,隨著收購賽靈思,未來預設的推薦搭配方案就能排除英特爾,轉而推廣超微自家的產品,一方面挖英特爾牆角,一方面又擴大自家的市場基礎,可以說是兩全其美的一招。

此外,對超微而言,收購賽靈思可以補足其在伺服器甚至電信市場的競爭力,而賽靈年營收大約在30億美元左右,重點是毛利率將近七成,相較超微約44%的毛利率,即便只是要透過賽靈思來擴大產品佈局,改善公司整體獲利能力,也是相當划算。

關鍵2:賽靈思找到出路  FPGA重要性可望提升

FPGA長久以來被英特爾當作是用來對抗輝達(NVIDIA)以GPU為基礎的AI帝國的重要武器,但事實上,FPGA在AI運算中,尤其是雲端運算,一直無法有效拓展市佔,也因為CUDA(統一運算架構)生態的強勢,對比FPGA應用的高開發難度,絕大多數AI加速伺服器上還是以輝達的GPU產品為主。


▲FPGA在整體AI運算架構中佔比仍相當有限(資料來源:gminsights)

英特爾因此已把重點擺在具備一定可程式化能力的Habana架構上。雖然FPGA對英特爾而言仍是重要的產品線之一,但隨著投資的收斂,以及新增產品線在既有功能的替代與內部競爭之下,重要性也也逐漸降低,最新一季的財報中,其PSG(可程式化運算)部門營收年減達19%,是自上一季以來連續兩季衰減。

而賽靈思的FPGA營收在2019年迎來高峰之後,2020年也同樣陷入低潮,但至少最新一季的財報中已經擺脫衰退,重新回到成長的路上,而營收水準要比英特爾的FPGA營收高出70%以上。

即使如此,在業務發展方面,賽靈思其實與英特爾的PSG部門一樣迷茫,推出的整合套裝軟體幫助客戶開發AI應用看似獲得了成效,使得來自資料中心的營收年成長達到30%,但即便如此,佔公司整體營收亦僅14%,其電信與寬頻業務都呈現下跌局面,因此也需要尋找新的出路,這也是賽靈思願意出嫁的重要理由之一。

關鍵3:三強爭相併購,產品線高度重疊

事實上,英特爾、超微與輝達早在上個世紀就已經開始互踩地盤的遊戲,英特爾和超微分別在1997年和2006年透過收購,跨入繪圖領域,目的在挑戰輝達的市場地位,但二者雙雙敗北。英特爾後來退出獨立GPU的市場,轉而經營整合式iGPU架構有成。當然,後續英特爾在CPU大獲全勝,仍持續不停收購,最終在2015年以167億美元的價格把FPGA納入囊中,正式跨入FPGA領域。但發展至今,Altera,或英特爾PSG的營收也要低於當初Altera獨立時的營收。

前不久,輝達以400億美元收購安謀,跨入自有中央處理器領域,頗有向英特爾與超微叫陣的意味;而如今,超微以350億美元收購賽靈思,正式跨入英特爾的資料中心應用領域,以應用來看,三者在半導體產品線已呈現高度重疊。

 

英特爾

超微

輝達

CPU

V

V

V(收購安謀)

AI

V(收購Habana)

V

V

伺服器

V

V

V(收購Mellanox)

遊戲GPU

V

V(收購ATI)

V

電信

V(收購Altera)

V(收購賽靈思)

V

遊戲機

X

V

V

自動駕駛

V(收購Mobileye)

V(收購賽靈思)

V

IoT

V

V

V

▲三家業者業務重疊性不斷增加(資料來源:財訊整理)

但三家半導體巨頭不斷互踩的結果,就是許多新創公司被收購、整併,有的從此就消失,連產品也不復存在,而許多收購案發展到最後也未得善終,比如說英特爾先前為了跨入資安領域,以77億美元收購了Mcafee,但不久後用31億美元認賠殺出,為了打AI市場而收購NERVANA,但沒想到輝達的Tensor Core太強大,只好放棄NERVANA另外花20億美元買Habana。超微2006年收購ATI之後就一蹶不振,直到2015年蘇姿豐接掌執行長才重見曙光,而此次收購賽靈思更是蘇姿豐接手超微後的第一次收購案。

輝達亦曾透過收購軟體基頻業者Icera進入通訊市場,但是被高通與聯發科聯手打到退出市場。英特爾在通訊領域亦嚐過苦頭,當初收購英飛凌(Infineon)的基頻部門也是想進入通訊市場,但是在投入近百億美元資金推出手機晶片之後,最終也落得鎩羽而歸,2019年整個基頻部門也已經出售給蘋果。

收購公司雖然是擴張業務的最快手段,但就結果來看,三家半導體巨頭跌倒的次數太多,因此,不論是此前輝達收購安謀,或者是這次超微收購賽靈思,業界都有不看好的聲音出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