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智能社會》恐怖秀

2020-10-28
作者: 黃哲斌

▲(圖/Pixabay)

最近,社群媒體討論度最高的影片,Netflix的《智能社會:進退兩難》應屬其一(以下簡稱《智能社會》)。沒錯,我們都在社群平台上,熱烈分享「社群平台好恐怖」的驚悚領悟。

它極端危險!你還是繼續執迷網路聲量

這是時代的一個玩笑,人類逐漸意識到臉書、谷歌、YouTube帶來的極端威脅,卻無法任性逃離。另一方面,內容創作者若希望發揮影響力,就必須借助「網路聲量」;換言之,愈能引發社群討論,甚至挑起爭議,意味著傳播滲透性愈強、共振迴波愈遠。正因如此,影片結束前開了玩笑,打出字幕「歡迎在社群網站追蹤我們」。

《智能社會》的題材並不新穎,「電子毒品」等論點也稍嫌老套,Netflix去年已有紀錄片《個資風暴:劍橋分析事件》,後者更加精確切入當代科技的核心爭議;或者,《直播風暴》、《人肉搜索》等劇情電影,也從不同角度貼近社群時代的兩難危機。

然而,《智能社會》受到注目,有幾個原因,主要是敘事架構設計,我稱之為「談話實境秀」加上「類戲劇」。全片以兩條軸線穿插剪接而成:一是專訪矽谷叛逃人士與學者專家,從他們的經驗視角,分析科技平台的危害;二是藉由虛構家庭的紛爭劇情,模擬智慧手機及軟體應用如何衝擊個體與社群。

訪談部分是全片核心,導演一網打盡我戲稱的「反科技烏托邦代表隊」。他們大多是矽谷「圈內人」,臉書離任營運高層、設計「讚」機制的技術主管、谷歌前倫理工程師、YouTube及推特程式設計師,還有臉書早期關鍵投資人、曾被馬克.祖克柏視為「創業導師」的羅傑.麥納米;如今,他們都是矽谷文化的嚴厲批評者。

導演以訪談形式,錄下這些科技人的反思與指控,顯得說服力十足;其中,最具魅力的是崔斯坦.哈里斯與傑倫.拉尼爾。前者曾是谷歌產品經理,任職期間寫了一份內部文件,強調程式設計高度牽動人類行為,因而呼籲開發人員,避免過度剝削用戶隱私與注意力,這份文件在矽谷暴紅,但在谷歌高層冷處理下,結果不了了之。

哈里斯辭職創辦名為「善用時間」的倡議組織,批評科技公司濫用隱私、助長假資訊、造成手機成癮及政治極化等現象;他倡導「人道科技」的理念,鼓吹矽谷企業不能一味追求用戶成長與獲利,必須兼顧社會永續與民主價值。他的倡議博得不少共鳴,谷歌與蘋果手機陸續推出降低網路成癮的程式,「善用時間」一詞也被臉書挪用。

你網路成癮!他倡導矽谷企業「人道科技」

傑倫.拉尼爾則是「虛擬實境」一詞創造者,也是矽谷的技術先鋒。拉尼爾談虛擬實境的專書,至今仍是經典,除此,他寫的《別讓科技統治你》、《刪除社交媒體帳號的十個理由》,都從科技人角度,論證「科技發展過猶不及」。

此外,《智能社會》還訪問了幾位研究相關議題的學者,他們也是熱門話題書的作者,《監控資本主義時代》的肖莎娜.祖博夫、《為什麼我們製造出玻璃心世代?》的強納森.海德特、《大數據的傲慢與偏見》的凱西.歐尼爾,他們各由研究領域出發,分析科技平台陷入困境的因果。

簡言之,企業追求成長的天性、拉高股東獲利及市值的壓力,加上演算法及人工智慧發展神速,讓科技公司難以抵抗誘惑,不斷追求自身利益極大化、忽視社會後果,明知在懸崖邊緣策馬狂奔,卻無法停下腳步。

片中,傑倫.拉尼爾舉出一個淺顯例子。當年,維基百科創辦人吉米.威爾斯堅持非營利模式,拒絕網站商業化;否則,以維基百科的流量與影響力,一旦效法其他平台邏輯,「基於用戶地域與偏好,讓廣告主競標,於是同一則維基條目透過演算法,顯示不同內容」,此舉雖可讓網站獲利極大化,卻是人類追求共同知識的噩夢。

除了訪談,為了避免太像談話性節目,影片另一軸線是虛構兩代家庭的數位難題,劇情觸及手機成癮、社群媒體焦慮、網路霸凌、假新聞、線上極端團體等等;雖然增強戲劇衝突效果,卻模糊了訪談軸線的真實與可信。因此,本片其實不像紀錄片,更像一齣玫瑰瞳鈴眼的恐怖秀。

堪稱黑色幽默的是,全片厲聲批判科技平台濫用演算法,卻由高度依賴演算法推薦的Netflix製播,當我點選本片,Netflix告訴我:《智能社會》與我的適配程度是93%。

延伸閱讀:

你的瀏覽器是Chrome、IE還是火狐? 黃哲斌:帝國夾縫的火狐夢

黃哲斌:VR與AR:蘋果未來生命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