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老店如何變企業?台灣250家百年老店長壽的祕密

2020-10-29
作者: 孫蓉萍、游筱燕

▲泉利鐵店第五代傳人李一男,每天仍開心地守著這家200年老店。(圖/資料室)

儘管已經10月,南部正午的太陽依然熾熱,平日的台南鹽水區橋南老街人車稀落。泉利鐵店第5代負責人李一男數十年來如一日,戴著斗笠,在掛著「打鐵老舖」木頭招牌的店內工作。

從店內的設備和工具,可以看出歲月的痕跡。雖然沒有正式記錄這家店的創立時間,李一男把祖宗八代背得一清二楚。「祖先來自福建泉州,來台灣其實已經第8代,第一代靠別人給的二百銀兩賣雜貨賺了大錢,第2代敗光,第3代的李麟禧2百多年前拚命保住現在的店面,自己還去學打鐵,才讓打鐵店傳到現在。從李麟禧算起,我是第5代,我兒子也在店裡工作。」像講古一樣,連路過的阿婆也搬了凳子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

考驗一》避免傳承鬧雙包   泉利鐵店一代傳一子,跪求也沒用

泉利鐵店的祖宗很有智慧,擔心鬧雙包的糾紛,很早就決定一代只傳一個兒子,李一男說:「我叔叔曾經跪求阿公把店傳給他,阿公還是不肯。」左邊是工作室,右邊是銷售處,產品從古至今都沒變,包括菜刀、柴刀、鋤頭等。牆上貼著泛黃的報導,顧客來自四面八方,甚至有人從日本等地特別來購買。結帳後老闆只用報紙包著刀就交給客人,雖然拿在手上有點擔心割傷,但小時候的回憶湧了上來。

仔細留意,可以發現台灣各地都不乏這樣的老店。據《財訊》雙週刊統計,全台至少有250家百年老店,另外還有很多像泉利鐵店這樣創立年分不可考的老字號,度過百年來各種考驗,代代流傳至今。這些企業中,半數以上是糕餅、小吃和其他食品,另外是工藝和醫藥相關行業。例如彰化振味珍阿振肉包、台南鹽水林家肉圓、雲林北港元福麻油廠等,專注本業,並且和當地緊密結合,名聲自然遠播。

考驗二》與時俱進的壓力   老店賣的是不變,企業賣的是改變

不過這樣的成功,卻可能阻礙了企業化的發展。KPMG安侯建業家族辦公室主持會計師陳振乾說,以產業別來看,台灣百年老店都和生活有關,但這些「老店」多半不容易發展成「企業」,原因在於它的特殊性,複製性低,很難產品化,「以台南的牛肉湯為例,如果不當場吃,就沒有那個氛圍,好像味道就不對了。」而且多數經營者的心態是,保守經營就好,每天開店就有人來排隊,只要不揮霍,後代子孫也不愁吃穿。

在全球化的趨勢下,這樣的經營模式面臨考驗。以工藝為例,老師傅的手工無可取代,但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指出,「職人的手藝是能力,不是事業,工藝再厲害,還是會反映在成本和售價上」。當國外低價產品加入市場後,這樣的商品就會逐漸失去競爭力。而且技術不斷進步,產業甚至整個被淘汰,例如數位相機出現,使得軟片業沒落;智慧型手機興起,又讓相機、手錶的銷路大幅下滑。一些老企業墨守成規,或太相信以往的成功經驗,忽略到消費者習性已經改變,最後很可能被時代的洪流淹沒。

此外,長壽企業常和家族企業畫上等號,而且根據KPMG對國內中小企業的調查,超過9成的家族企業希望將經營權傳承給以子女為主的家族成員。但現在生育人數少,孩子也不一定願意接班,台灣人有時寧願收掉,也不讓外人接,或把祖傳祕方外流,使得後繼無人,也成為企業傳承的一大隱憂。另一方面,家族子女人數眾多時,又可能發生意見不一、爭奪股權等糾紛。

作法一》長壽日企賺「利益」   讓世界和人類幸福,自己也會受惠

放眼全球成功的百年企業,大致可以歸納出幾個共通點,第一就是持續改變。陳振乾指出,企業會不斷投資和精進,在這個過程中會檢視方向,敏銳捕捉市場變化,在原有的技術上持續堆疊。「老店賣的是不變,企業賣的是改變,但是核心不會變」。

▲北港的森興燈籠店內,第六代接班人林胤騰全神貫注地手繪燈籠。(圖/潘重安攝)

已有34年歷史的日本首家本土諮詢顧問業者析道(CDI)公司,也曾為多家日本百年企業提供經營建議,社長石井光太郎指出,日本百年企業的共通點之一,也是固守主軸,但持續改變,而且新生。例如日本汽車業雖是2次大戰後才形成,其實豐田汽車原先是纖維自動織機製造商,汽車供應鏈很多也都是百年企業,它們隨環境變化,持續調整了業務內容。

又如全球工具機大廠發那科公司可以往上追溯到通訊設備業者富士通、發電機業者富士電機、銅線廠商古河電氣工業,最早到1875年成立的銅礦開發業者古河金屬工業,也就是說,古河金屬固守本業,同時不斷進化和分支,技術有連續性,成功地生出5家優秀的上市公司。

第二個共通點是重視社會利益,也就是不只是做生意,注重家族的獲利,還擁有遠大的願景,並且照顧員工、股東、供應商等,例如讓北部饕客可以就近吃到南部的排隊美食,也算是盡一種社會責任。與台灣相比,無獨有偶的是日本對「利益」的思想。石井光太郎說,日本明治維新以後,日本把英文profit(利潤),翻譯成利益,但原先利益這個詞是佛教用語,意思是神佛會給人恩惠,或因人或物而受惠。透過公司組織,對世界和人類幸福有所貢獻,最後自己也會受惠。

▲左:發跡於士林的郭元益, 不論綠豆糕或西式喜餅都是許多人的最愛。(圖/郭元益提供)右:1920年成立的福壽實業,已經傳承三代。(圖/福壽實業提供)

作法二》建立規則防爭產   公私須分明,家族傳承要處理人性

至於具體作法,第一步很簡單,卻有很多家族企業做不到,就是公私分明。企業草創之初,創業者也沒想到自己會成功,家裡和公司的錢調來調去也無可厚非,但經營上軌道後,就應把家裡和公司的錢分乾淨。陳振乾說,它的意義表現在兩方面,第一是企業文化,因為員工看到家族公器私用,不會信任這家公司。第二是這樣的公司也無法聘請到好的專業經理人,因為他不想連老闆家裡的水電費也要負責;沒有好的人才,公司經營就不可能傑出。

接下來是要建立共識、形成規則,但根據歐洲的經驗,形成規則之前,要有一個仲裁者,而且家族必須在家族氛圍還和諧時就建立規則,等到起衝突、有裂痕時,已經無法理性對話了,台灣很多家族在長輩過世後為爭產吵得不可開交,就是因為先前沒建立規則。陳振乾指出,最好在年輕一輩35歲之前就先協調好,因為這一代通常尚未婚嫁,或子女還小。如果50歲才來談,他可能要幫已經成年的小孩爭利,「家族傳承就是要處理人性,這時候他自己和家族的利害關係已經離得很遠,很難拉回來。」

案例》邁向國際的挑戰   丸莊醬油說服家族,甕釀變量產

例如1909年成立的丸莊醬油,經過百年的開枝散葉,家族人數與日俱增,和諧度也會影響品牌永續,董事長莊英堯認為家族糾紛會引發分家,而分家可能讓事業規模愈來愈小,所以凡事不要太計較,多一些尊重和彈性,但是公司大決策方向須主事者堅持,股東不能過分影響,才不至於偏了軌道。

▲1909年成立的丸莊醬油。(圖/丸莊醬油提供)

丸莊2017年邁出台灣,與亞洲糖王、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的益海嘉里旗下事業合作,雙方各出資一半成立的「丸莊金龍魚醬油」品牌,攜手進攻中國市場,雙方合計投資約20億元新台幣,對丸莊來說,不只是百年來最大的單筆投資,甕釀轉成大量生產的製程技術,更是挑戰;3期完工後的產能,可以超過台灣整年所有廠牌加總的醬油產量。

丸莊副總經理莊偉中說,由於投資金額大,至今家族的人也非全部贊同,最後是不強迫投資,由贊成的家族成員,以及家族的好友們一起出資。好消息是,目前中國上市不到一年,營業額已經超越台灣;丸莊也因為與國際大食品廠合作,切磋求進步,學到了更現代化的作法。

▲丸莊醬油董事長莊英堯 (右)和副總經理莊偉中父子同心協力,讓百年醬油品牌走出國外。(圖/丸莊醬油提供)

傳承也有很多方式,不一定要做總經理或執行長才叫交棒。例如家族的人當董事長、專業經理人當執行長,也是一種方式。董事長負責企業的策略、文化、價值,這些就是專業經理人決策時的框架,例如董事長遵循崇本務實的家訓,就不會允許專業經理人把辦公室設在租金昂貴的市中心精華地段。家族沒有合適接班人選時,也可以擔任董事,由其他優秀人才出任要職,或許多年後再擔任總經理。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各行各業,石井光太郎指出,12年前的金融海嘯像是內臟或血液生病了,金融的問題導致人的血液無法順利輸送;但這次疫情像是人很健康,卻被綁起來動彈不得。如果不是觀光、交通等受到致命衝擊的企業,雖然身子動不了,但也只能忍耐,保持體力,並且思考:鬆綁後如何迅速展開行動、擬訂策略。

▲瑞興錫舖第四代李漢卿(右)帶領兒子李政豪(中)和李政忠,傳承百年工藝。(圖/彭世杰攝)

省思》百年老店怎變企業?   疫情危機當轉機,順勢決策未來

蔡鴻青在《百年企業策略轉折點:活下去的十個關鍵》一書中指出,百年企業能永續長青,就是因為在歷史上的重大轉折點做出正確的決策,這些難關包括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1930年代全球大蕭條、兩次世界大戰、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3年SARS和2008年金融海嘯。他也相信達爾文物競天擇的理論,因為疫情活不下來的企業就應該被淘汰,集中養分給好公司,讓它們茁壯。

或許受美中貿易戰影響,一些企業撤離中國,今年以來關心傳承議題的人特別多。如何從百年老店走向百年企業;不只自己和家族獲利,更能讓關係人也受益,相信在未來百年也會是考驗。

延伸閱讀:

老牌糧油店福壽分權又分家  建立百年治理新模式

五代相傳糕餅店李亭香  聚焦台式烘焙,讓古早味變年輕

3個百年工藝世家 靠「創新」傳承數代拚出好成績

相關文章

TOP